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军事 >

中国空军3架飞机赴马执行失联客机搜救新任务

目录

山人老来俏

回复 1 楼 2016-02-16

中国空军3架飞机赴马执行失联客机搜救新任务

  马航客机失联后,空军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全力开展搜救行动。空军这次紧急赴马执行失联客机搜救新任务,是根据国家海上搜救中心和马方统一安排进行的。

  根据马来西亚公布的搜救线索,空军对3月8日3时至10时中国西南西北4省区值班雷达信息进行了排查,目前没有发现马航失联客机在中国境内的任何迹象

  空军将根据马航失联客机搜救任务的现实需要和搜救区域的新变化,不断提高搜救行动的针对性。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空军官兵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本网北京3月21日电(杨振黎璇)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上校3月21日表示,按照中央军委命令,空军2架伊尔-76飞机和1架运-8飞机,21日上午8时许从海南三亚凤凰机场相继起飞,急赴马来西亚某空军基地,执行马航失联客机搜救新任务。

  申进科说,马航客机失联后,中国政府动用一切力量全力搜救,空军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全力开展搜救行动。这次派3架飞机赴马来西亚执行搜救新任务,是根据国家海上搜救中心和马方统一安排进行的。此前,空军奉命派出两架飞机在疑似失联海域空中搜寻7架次,飞行41158公里,空中搜寻面积7.3万平方公里,千方百计搜寻失联客机。

  申进科表示,根据马来西亚公布的搜救线索,空军对3月8日3时至10时,中国西南西北4省区值班雷达信息进行了排查,并对获取的数据和原始记录资料进行详尽分析。截至目前,没有发现马航失联客机在中国境内的任何迹象。

  申进科介绍,这次赴马来西亚执行搜救任务的空军航空兵某师,具有遂行海外军事行动的经验。按照空军指示命令,该师2架伊尔-76飞机和1架运-8飞机,于3月20日分别从湖北、河南两个军用机场飞赴海南三亚凤凰机场集结。21日8时许,3架飞机从三亚凤凰机场紧急起飞,向马来西亚某空军基地转场。从20日开始,空军成立专项指挥组,具体负责赴马搜救任务的科学实施和现场组织指挥。

  申进科表示,空军3架飞机飞抵马来西亚某空军基地后,将根据马航失联客机搜救任务的现实需要和搜救区域的新变化,不断提高搜救行动的针对性。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758393.html

纳西姑娘312

回复 2 楼 2016-02-16

乌克兰亲俄武装是俄军特种兵假扮 难掩俄语口音

  从顿涅茨克向北,一路经康斯坦汀诺夫卡镇、斯拉维扬斯克市等亲俄势力占领的乌克兰东部城镇,《环球时报》记者反复遭遇两类区别明显的“亲俄武装”:一类是一眼能看出武装起来的当地亲俄民众;一类是被称为“小绿人”的职业军事人员。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2日报道,乌克兰官方于20日向 CNN提供了一组身着绿色制服的武装人员照片,并称这些图片表明俄罗斯的秘密部队正在乌克兰东部地区从事“破坏和侦察活动”。这些在乌克兰东部扮演着重要角色的武装人员到底是什么人?《环球时报》记者近距离接触“小绿人”,试图了解他们的真实身份。

  美欧指责俄入侵乌东有“铁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简·帕萨基21日宣称:“最新的这些照片说明,在乌克兰东部占领政府大楼的人跟俄罗斯有关系,是俄罗斯与武装人员有关联的铁证,也说明俄罗斯特种部队出现在乌克兰东部。”

  帕萨基所说的照片是过去两天来乌克兰临时政府向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观察员、美国《纽约时报》和乌克兰本国媒体广为散发的“俄特种部队进驻乌东部”的系列组照。在这一组照中,一名被乌克兰临时政府锁定、名叫伊戈尔·伊万诺维奇·斯特洛科夫的男子格外引人关注。这名现年50来岁、因为留着大胡子格外招眼的男子据说是俄军格鲁乌的高级特工。根据乌克兰临时政府的照片显示,他最早出现在2008年俄军特种部队在格鲁吉亚行动的照片上,当时他身着迷彩服,臂章显示他是格鲁乌的一员。今年2至3月,这名男子又出现在克里米亚,参加了当时夺占克里米亚乌克兰军事基地的行动,仍然身着迷彩服,但没有任何臂章。4月14日,他又出现在乌克兰东部斯拉维扬斯克市政大楼的攻占行动中,还是一身迷彩服没有臂章。《环球时报》记者在乌克兰英文报纸《基辅邮报》头版大照片的角落里也找到该男子的身影。

  对于乌克兰临时政府的指控和公布的“铁证”,俄罗斯总统普京两度否认俄特种部队或者特工进入乌克兰东部,斯拉维扬斯克“人民市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小绿人”确非乌克兰东部当地人,而是来自俄罗斯的“前战友和好朋友”。这位“人民市长”也曾是苏军军官,这次把前政府官员赶跑后,他就向“前战友们”呼吁:“我所能求助的当然是以前的战友了,他们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甚至摩尔多瓦。”

  “小绿人”确是职业化特种兵

  《环球时报》记者今年先后与“小绿人”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多个城镇近距离接触,他们的职业化水平令人印象深刻。“小绿人”跟媒体打交道的手法相当娴熟。今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公投前后,将乌军控制在基地内动弹不得的“小绿人”从来不阻止国际媒体对他们拍照,乐于跟当地居民交谈合影,以至于他们被克里米亚民众称为“礼貌的入侵者”。在斯拉维扬斯克的市政大楼前,“小绿人”用流利的英语和俄语招呼前来采访的国际媒体和俄罗斯记者,只要有好奇的当地孩子跑过来,他们就会主动跟孩子们交谈,好让国际媒体记者拍下他们与当地居民“其乐融融”的画面。不过,当一名妇女带着她女儿过来质疑斯拉维扬斯克“人民市长”是否 “引狼入室”时,一名“小绿人”立即将她带到远离记者的列宁雕像下,反复询问与核查她的身份。在“小绿人”装甲部队的驻地,《环球时报》记者获特许“可以远距离拍照”,拍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装甲部队集结情景,而至少有两名乌克兰女记者因为“偷拍”而遭“小绿人”逮捕扣押。相比之下,真正由乌克兰东部亲俄民众组成的“亲俄武装”人员跟媒体打交道要不成熟得多,比如《环球时报》记者在距离顿涅茨克北60公里处拍摄他们构筑路障时,两名男子立即飞奔过来,喝令记者立即删除相关照片。当陪同采访人员亮出俄罗斯采访证后,他们才不情愿地离去。

  “小绿人”的俄语口音几乎无法掩饰。陪同《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是顿涅茨克当地的俄罗斯族记者奥列格,他透露,尽管乌东部俄罗斯族和俄罗斯人说的全是俄语,但语音语调和用词上均很不一样:“只要‘小绿人’一开口,我就能知道他来自俄罗斯哪个地方。”

  “小绿人”的武器装备是清一色俄军标配。《环球时报》记者通过对比克里米亚“小绿人”、乌克兰东部“小绿人”和俄军伞兵突击队的装备后发现,他们所穿的新型绿色数码丛林作战迷彩完全一样,且着装合体;所携带的是特种部队专用的维列克斯新型冲锋枪或者旧式短柄冲锋枪,这两种型号的冲锋枪乌克兰军队均没有装备,亲俄罗斯的“东部自卫队”就更不可能如此大量获得;“小绿人”的特色头盔和身上的防护装备更是俄军伞兵部队去年刚刚装备到位的。

  “小绿人”的战术动作同样惊人。比如说当乌军的装甲部队上周三刚刚抵达斯拉维扬斯克附近宣布倒戈后,一伙纪律严明的“小绿人”马上来到现场担负起戒备,他们大声地与看热闹的百姓交谈,宣称自己来自俄罗斯,还有一名“小绿人”熟练地钻进装甲车,开了一大圈取悦当地民众。这样的战术动作远非从来没有拿起过武器或者退役已久的老兵所能办到的。

  “非寻常战争”的执行者

  对于“小绿人”的出现和他们的角色,国际军事观察家也有特别的感受。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反情报官约翰·R·辛德勒将克里米亚和现在的乌克兰东部描述为“非寻常战争”:“这是一个由间谍、特战部队,甚至某种意义上的恐吓组成的新型行动,能实现任何以往常规战争不能达到的政治目的。”能够发动这类战争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俄罗斯。

  北约盟军最高司令菲利普·M·布雷德罗夫将军22日在分析俄军特战队新型战法时称,克里米亚是俄军特战部队新型战争战法的首次“路演”:先以演习为由避免外界注意,隐藏真实的战争准备;然后派出特战队迅速进入克里米亚控制设施;一旦作战行动展开,迅速切断电话线,干扰通讯设施,并且用网络战切断乌军与乌军总指挥部的一切通联,最终不战而胜乌克兰军队。

  据俄新网22日报道,乌克兰OstroV通讯社援引安全局新闻秘书马琳娜·奥斯塔片科的话称,节日期间暂停的乌克兰东部特别行动继续进行。

韩尚化妆工作室

回复 3 楼 2016-02-16

吴胜利不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员单独会面

  今天下午,海军方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梁阳介绍了说,本次论坛是中国海军首次承办西太平洋论坛海军年会。论坛年会将在22日和23日举行两天,主要是回顾过去一年论坛各项活动开展情况,并确认未来十年论坛活动有关安排,组织研讨交流,围绕搜救马航失联客机行动各国海军进行讨论等。

  在提问环节,有记者问日方是否有舰船来华参演。梁阳回答说,并没有向日方发出邀请。

  梁阳回答:“众所周知,由于日本领导人的错误言行,和日本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错误行动,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也严重影响了中日双边关系,在目前情况下,不适合邀请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相关舰艇来华参加海军成立日相关活动。”

  他同时强调,除了会议安排的必要见面之外,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没有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员会面的计划。

  菲律宾方面的情况也颇受媒体关注,对于菲方是否会派人参加年会,梁阳给予了肯定的答复:“根据章程和惯例,我们向所有成员国发出了参会的邀请,并且得到了菲律宾军方的确认,将派人参加论坛年会的相关活动。”

爱摇滚青年

回复 4 楼 2016-02-16

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James Joseph Dresnok,或曰Joe Dresnok,是唯一健在的生活在平壤的美军逃兵。朝鲜战争结束后,总计有5名美军士兵越过38线叛逃朝鲜,除他外另有: Larry Allen Abshier,1962年5月叛逃,死于1983年平壤。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Jerry Wayne Parrish,1963年叛逃,死于1996年平壤。 Charles Robert Jenkins ,大名鼎鼎的詹金斯,1963年叛逃,今定居日本。 Joseph White,1982年叛逃,1985年被朝鲜宣布死亡。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Dresnok在朝鲜的生活一直是个迷,直到詹金斯脱离朝鲜,好奇的人们才从他嘴里得知Dresnok的相关信息。而2007年,美国在经过与朝鲜方面6年的协商才获准对Dresnok的采访,James Joseph Dresnok的故事和在平壤的生活状况才大白于天下。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经过改造和学习,1972年,4名美国逃兵正式成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公民。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Dresnok的人生高潮出现在1978年,他参演的一部朝鲜电影《无名英雄》一炮打响,从此成为扮演美国侵略军的电影专业户明星。此后Dresnok参加了数十部电影的拍摄,成为朝鲜人家喻户晓的“超级巨星”。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不拍电影的日子,他作为教授在学校教英语和做革命著作英文版翻译工作。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幸福的一家生活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黄颛顼

回复 5 楼 2016-02-16

原定青岛海上阅兵活动因马航客机搜寻未果取消

  海军新闻发言人梁阳今天告诉记者,经中央军委批准,海军将于本月下旬在青岛举办西太平洋海军论坛第14届年会,并结合论坛年会组织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日多国海上联合演习。

  在谈到是否将举行海上阅兵活动时,梁阳说,中方对马航失联客机的搜救工作高度重视,中国海军先后投入多批多型兵力,在相关海域展开不间断地搜救行动。由于目前马航客机失联原因不明,多方长时间搜寻未果,给所有乘客家庭造成了极大伤害,在此特殊情况和氛围下,中方决定在中国海军成立日之际不举行多国海上阅兵活动。

  针对此前有外媒报道称本次论坛年会中方未邀请日本派军舰参加海上联合演习,梁阳表示,此次海上联合演习不是论坛框架下活动,是中国海军成立日纪念活动,为此,中方既邀请了论坛成员国,也邀请了非论坛成员国派军舰参加。

____大艺术家_

回复 6 楼 2016-02-16

东海舰队演练妙招诱敌 火箭深弹摧毁潜艇

  近日,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舰艇编队挺进训练海域。记者在马鞍山舰看到,训练海区浓雾弥漫,能见度不断降低,但最大威胁不是恶劣天气,而是来自水下:潜艇!

  敌在暗,我在明。记者知道,水面舰艇与潜艇对抗,历来是潜艇占优势。眼下这场不对称对抗,舰艇编队有几分胜算,还是未知数。就在记者不禁为他们捏一把汗时,急促的战斗警报声突然响起响,4艘舰艇迅速组成反潜队形,形成了一条数海里宽的封锁线,编队攻潜战斗打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作战指挥室里异常寂静,只剩下各职手快速敲击键盘的啪啪声,然而狡猾的“鲨鱼”始终没有出现。记者在该舰听音员室看见,声纳操作手吴海玲正侧耳倾听,不放过任何可疑回声。数分钟后,马鞍山舰舰尾方向出现回波,但很快,听音员又报告回音消失。

  编队指挥员、支队长许海华冷静推测,“敌”潜艇可能处在声纳有效作用距离边缘,当即命令编队转换航向,请艇入“网”。

  果不其然,不一会,听音员重新发现目标并稳定跟踪,指挥仪当即计算出目标运动要素。随着编队指挥员许海华一声令下,4艘舰艇火箭深弹齐发,从不同方向、不同距离扑向“目标”,刹那间水面浪花翻腾,水柱冲天,潜艇抱憾折戟沉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