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财经 >

发改委降息降准文章措辞“被删”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目录

男儿患无志wdl

回复 1 楼 2016-08-04

发改委降息降准文章措辞“被删” 释放什么重大信号

1470280598421755.png

  “坚定不移降低各种企业成本。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这是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3日上午发布的《更好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一文中的建议。但到了3日下午,上述字句已被删除。此举引发强烈关注。

  一些观点认为,删文举动可能隐含了一个信息:到目前为止,降准、降息不在政府和央行的考虑范围。

  不过,一名接近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并非是一份已经正式出台、生效的文件,只是发改委政研室一份储备性的、前瞻性的研究报告,这种研究报告在发改委政研室有很多,要根据经济形势择机出台或不出台。通常情况下,这类文件就算是能够正式发布,也要经过多重程序,或许还要进行修改。

  财政部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单纯的货币政策效应已经甚微,“大家更寄希望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来提振经济,或者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删文可能是由于媒体的过度解读或市场的敏感反应。”

  央行网站3日傍晚的最新文章显示,2016年央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称,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增强针对性和有效性。

  是否有必要降息、降准

  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的一些专家表示,发改委政策研究室是一个发改委内部的研究机构,其研究视角和其他市场研究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是以经济的走势为出发点,因此也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并不意味着未来政策一定会这样做。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也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就是篇政策研究性质的报告,并不具有市场所猜度的那样是释放某种政策信号,删改是为了避免市场过度解读。”

  也有观点认为,降息、降准的政策决策权在央行,甚至是国务院,发改委政策研究室此次发文建议择机降息、降准可能会误导市场,这或许是上述建议被删的主要原因。

  那么当前阶段究竟是否有必要降息、降准?

  央行2015年进行了5次降息,目前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至4.35%,五年以上的商业贷款基准利率降至4.9%。

  上述接近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人士表示,目前经济形势发展的趋势还不是非常清晰,作为储备政策,提出降息、降准还是可以研究的。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本报表示,从经济增速情况来看,企业融资成本要下降还是有必要、有空间的,这种情况下还是要降息。

  但他同时强调,降息还是要考虑另外一方面,就是对人民币汇率会不会带来一定压力。眼下,美国进入加息周期,如果此时降息,人民币贬值压力会更大。这会带来两方面效果:一方面,对出口可能有效果,但不见得很大;另一方面,贬值或许会加速资本流出,导致中国投资增速的下降。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本报记者表示,民间融资的真实成本被高估,对企业而言现有的利率水平其实并不高。

  根据他的研究测算,目前民营企业的融资利率在6.6%~6.7%,距离最高位的9.6%已经大幅下跌。尤其是融资利率和企业息税前利润率比较,现在的息差几乎与2012年在同一水平。

  是否继续降准,要根据流动性情况判断,这要看外汇占款是否继续减少。今年6月外汇占款较5月减少了977.27亿元。据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解读,减少主要与英国“脱欧”公投导致的金融市场波动有关。在此之前,5月外汇占款环比减少337亿元,降幅连续5个月收窄。

  连平表示,除了降准,目前央行有很多可替代的调控工具未满足短期、中期的流动性安排。而降准对各方面的影响可能会比较大。

  鲁政委表示,从整个国家大的政策导向来看,进一步降准的可能性也不大。

  今年5月9日,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的撰文中,首次提出了“房地产泡沫”,并且警示了风险。7月2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抑制资产泡沫”,业内人士解读这主要指向房地产行业。

  “这样的政策背景下,一旦继续降准,很容易造成市场的误读,尤其是在房地产上。”鲁政委对本报记者表示。

  上述财政部官员也表示,近期来看,降息、降准的空间都不大,即使真的降息、降准了,政策的边际效应也在递减。


推荐阅读:

  加大去库存力度发改委补贴居民购房

  发改委:楼市调控存五大问题 须进一步规范秩序

  发改委要求各地切实做好稳定价格总水平工作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15928.html

Defendre

回复 2 楼 2016-08-04

货币政策如何助力去产能

  虽然如今提振经济更需要财政政策及结构性改革的发力,但稳健货币政策的重要性依然不可替代。

  鲁政委的一种说法很有趣:“2010年、2011年经济过热,2012年是一个往下转的时间节点,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的状况还不算差,由此表明,现在的利率回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水平。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还存活不下去,那是不是‘僵尸企业’呢,或者还有其他什么方面存在问题?”

  我国上半年去产能成绩单日前相继“出炉”。上半年钢铁、煤炭产业去产能任务仅完成全年目标的30%和29%。要实现全年任务目标,意味着下半年将要完成全年任务的70%左右,去产能压力加大。

  国资委党委近日在《求是》杂志刊发署名文章《坚决打好提质增效攻坚战》中提到,结合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对石油石化、火电、汽车、煤炭等创效压力较大的企业开展专项督导。

  那么,货币政策能在去产能中扮演何种角色?

  连平表示,货币政策对于去产能的直接作用不大,“去产能更多是一个结构的问题,还是要通过信贷的方式,比如对产能过剩的行业信贷投放严格控制,或者通过结构性工具让资金流向政策支持的行业等。”

  鲁政委表示,从债券市场的表现可以看出,目前钢铁、煤炭、有色、化工等行业的信用利差比较大,融资成本比较高,但是医药、城投债等融资成本都比较低,利率甚至可以说达到历史最低位。这是一种非常健康的现象,应该乐观其成。只有差异化的融资成本,才能促使落后产能、僵尸企业退出市场。

  当然,去产能绝不只是清退、整合那么简单。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去产能确实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和阻力。地方政府有对地方GDP、税收和社会稳定的考量,企业的债务问题、人员安置问题和历史遗留问题,都制约了去产能的速度。此外,价格的反弹使产能过剩的企业对市场仍抱有期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国企研究室主任项安波对本报记者表示,去产能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一是中央财政已设立了千亿级的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奖补资金,要发挥好其化解过剩产能、员工安置等方面的作用;二是要积极稳妥推进宝钢、武钢两大钢铁央企的重组整合;三是发挥新成立的央企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国源)在去产能和促发展方面的作用。

  胡迟表示,上半年已经制定好去产能的目标任务和完成路径,下半年的进度一般会快于上半年,再加上国资委督导力度加大会倒逼去产能加速,全年去产能的目标是很有希望达成的。

广宁龙飞

回复 3 楼 2016-08-04

2015年央行历次降准降息一览

五次降准降息一览表

  2月4日:降准0.5个百分点

  2月4日,中国央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央行宣布对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4个百分点。

  3月1日:降息0.25个百分点

  2月28日,中国央行自2015年3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4月20日:降准1个百分点

  4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4月20日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5月11日:对称降息0.25个百分点

  5月10日,中国央行宣布自2015年5月11日起金融机构人民币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1%;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25%,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

  6月28日:降息0.25个百分点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

  6月27日,中国央行宣布降息0.25个百分点,同时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

  8月26日:降息0.25个百分点降准0.25个百分点

  2015年8月26日起,再次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以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75%;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同时,放开一年期以上(不含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活期存款以及一年期以下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不变。

  10月24日:降准0.5个百分点 降息0.25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10月24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以进一步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5%;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人民银行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相应调整;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保持不变。同时,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并抓紧完善利率的市场化形成和调控机制,加强央行对利率体系的调控和监督指导,提高货币政策传导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