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军事 >

菲律宾转向中国 亚太将要洗牌

目录

阿波罗酒吧金波

回复 1 楼 2016-10-18

杜特尔特180度大转弯 奥巴马东盟峰会陷孤立

杜特尔特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本周将出访中国和日本,举行会谈。此举将检验他的反美言论是否将导致亚洲海域的根本性安全洗牌。”英国《金融时报》17日高举地缘政治棱镜观察杜特尔特此次出访。文章称,到目前为止,杜特尔特“倒向中国”的承诺在日本仅仅引起些许担心。日本是杜特尔特此次地区外交行程的第二站。如果菲律宾这般改变政策,日本的战略利益受到的威胁是最大的。东京把菲律宾视为最重要的战略重点之一,已加强与该国的经济和防务合作。鉴于自身与中国之间存在海上领土争端,日本希望与该地区的其他国家保持共同阵线。

  《华尔街日报》对杜特尔特的怨恨流露无遗。该报17日载文称,2012年黄岩岛事件之后,美国与菲律宾签署新的协议,更多美军进入菲律宾。但71岁的杜特尔特仅上台100天就给这种长期的关系带来不确定,打击了美国的声望,也潜在损害了美国推动的反制中国主导亚太地区的努力。报道称,杜特尔特意在颠覆东南亚微妙的地缘政治。《日本经济新闻》同日称,当杜特尔特19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握手时,两人将重塑东南亚政治的未来。美国《石英》网站认为,杜特尔特转向北京不只对于菲律宾,对于整个东南亚地区也是一个重大变化。“杜特尔特从美国走向中国人的阵营,令许多国家猝不及防,比如新加坡,该国经济上深受中国影响,而仲裁庭仲裁之后新加坡曾呼吁遵守仲裁结果”。文章写道,杜特尔特曾说“我打算放弃美国联盟,与中俄建立一个新联盟”,与阿基诺三世执政时相比这是非常巨大的转变,即使只是停在口头上也具有巨大的短期影响。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杜特尔特一手破坏了美国希望利用法律战作为借口加强军事存在的计划,奥巴马希望利用仲裁庭结果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施压迫使其接受,但杜特尔特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使得奥巴马在东盟峰会期间看上去陷入孤立。

  菲律宾德拉萨尔大学政治学教授海德里安16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曾有欧盟官员对他说:当提请仲裁的国家都突然表现出完全不同的立场,为什么我们还要采取强硬立场?

  对菲律宾的转向华盛顿似乎无能为力,《纽约时报》的文章甚至隐隐透出“菲律宾这届人民不行”的意味。该报13日的文章称,杜特尔特在国外受到鄙视,但在国内仍受欢迎。对许多菲律宾人来说,杜特尔特的情绪性爆发,尽管粗鲁无礼,却是一种无畏和乐于行动的象征,菲律宾人认为之前懦弱的领导人导致了暴力犯罪、吸毒、基础设施不足以及广泛的贫穷。9月末的民调显示,83%的菲律宾人很信任他。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18637.html

ME7F2T

回复 2 楼 2016-10-18

中菲南海仲裁结果

  建立在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非法行为和诉求基础上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12日就涉及领土主权及海洋划界等仲裁庭本无管辖权的事项作出了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对此,中国政府多次郑重声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对此案没有管辖权。仲裁庭裁决是非法无效的,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仲裁庭非法裁定其对当事双方涉及南海的历史性权利和海洋权利渊源的争端具有管辖权,并得出无效结论称“并无证据显示历史上中国对该水域或其资源拥有排他性的控制权”、“中国对‘九段线’内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

  关于岛礁地位,仲裁庭罔顾领土主权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事项、中国已将涉及海洋划界争端排除强制仲裁、岛礁地位及其海洋权利与海洋划界密不可分的事实,得出荒谬结论称“南沙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海洋区域”、“南沙群岛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共同产生海洋区域”。

  仲裁庭还无视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主权的历史事实,对中国在南海行为的合法性妄加裁决。

  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提起仲裁程序始于2013年1月,此后应菲请求建立的仲裁庭和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不顾中国一再反对,执意推进仲裁程序并作出裁决。去年10月,仲裁庭裁定对菲部分诉求拥有管辖权,并将其余仲裁事项的管辖权问题留至与案件实体问题一并审理,引起国际法学界普遍质疑。

  此前,中国政府多次郑重声明,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对此案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仲裁庭自行扩权和越权,强行对有关事项进行审理,损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享有的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破坏《公约》争端解决体系的完整性。中国在处理涉及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问题上,一贯主张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解决。

  7月12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就所谓南海仲裁庭裁决结果发表谈话:

  第一,南海仲裁案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这一本质必须予以彻底的揭露。

  第二,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是在依法维护国际法治和地区规则。

  第三,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拥有坚实的历史和法律根基,不受所谓仲裁庭裁决的影响。

  第四,中国将继续致力于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端,维护好本地区的和平稳定。


花衣坊实体潮店

回复 3 楼 2016-10-18

马英九表示反对南海仲裁

  据台湾媒体报道,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15日赴海洋大学参加校庆,以及赵锡成、赵小兰父女的名誉博士颁授典礼。马英九在致词时表示,国际仲裁法庭今年7月作出南海争议仲裁,但把太平岛认定成礁而不是岛,违背了程序正义。马英九强调,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他主张要反对到底。

  马英九表示,海牙国际常设仲裁法庭在今年7月12日,就南海争议做出仲裁判断,把太平岛认定为岩礁而不是岛屿,不仅违背程序正义,同时也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21条的规定。

  马英九认为,绝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并强调,“我早就主张我们要反对到底”,海洋法既然订了,就要依法行事,不能别出心裁增加许多的条件,应继续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2012年8月5日,马英九提出东海和平倡议,主要根据“主权在民、搁置争议、和平互惠、共同开发”原则处理争议,也因为这样,8个月后和日本签订“台日渔业协议”,让台湾渔民能在差不多两个台湾大的优质渔场捕鱼作业,不受到日本干扰,不仅让台湾鱼货量增加3倍,双方的渔业纠纷也从2012年的17件,到2013年降为零。

  马英九进而在2015年5月提出南海和平倡议,也在当年的11月签订“台菲渔业事务执法合作协议”,让双方渔业纠纷大幅减少。



心空灬煌火

回复 4 楼 2016-10-18

东亚系列峰会上南海争端淡化 中国获外交胜利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日至9日赴老挝万象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国际舆论注意到,少数域外国家借机炒作南海问题的图谋并未得逞,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淡化分歧,显示中国与东盟国家正致力于寻求合作,维护地区稳定,中国收获了一场“外交胜利”。

  在刚刚结束的东亚峰会上,东南亚国家领导人并未附和美国在所谓南海仲裁案上的立场,《华尔街日报》网站8日报道说,中国取得了一场“外交胜利”。东盟国家领导人在南海问题上采用温和声调,即便是提出南海仲裁案申诉的菲律宾,也未在相关会议上提及这一问题。

  文章还说,东盟的温和态度与个别域外国家的喋喋不休形成对比,东盟国家意识到有必要寻求可行的解决方案来管理争端,而不是毫无必要地给紧张局势火上浇油。

  《华尔街日报》网站另一篇报道说,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设立外交高官热线平台,这是为避免南海发生意外军事冲突而采取的新举措。相关协议反映出东南亚国家现在基本已不再纠缠于此前南海仲裁庭裁决造成的紧张局面,而是把重心放在确保该地区稳定上。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文章也注意到,东盟国家就南海问题发表了“温和声明”,未在与中方共同通过的声明中提及南海仲裁案。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邮报》8日在题为《东盟-中国将重建本地区互信》的文章中,高度评价7日中国与东盟通过的《中国与东盟国家应对海上紧急事态外交高官热线平台指导方针》和《中国与东盟国家关于在南海适用〈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联合声明》两份文件。文章认为这显示了各方专注于构建地区互信,致力于摆脱过去数月的紧张局势、面向未来继续前进的意愿。

  文章还说,随着两份成果文件的落实,南海局势有望更加可控,印尼总统佐科相信,两份文件的贯彻落实将极大地促进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日本共同社8日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原本打算在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上实现“就东海和南海问题应对中国的战略”。然而安倍未能构筑对华包围网,也没能找到解决海洋问题的“突破口”。

  日本《朝日新闻》8日报道说,对于临时仲裁庭裁决结果,就连提起仲裁的菲律宾也保持了沉默,出现了裁决结果很快将“无力化”的迹象。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没有提及“仲裁裁决”“南海的主权”等字眼。

  “中国与东盟国家就南海问题达成的共识,将有助于维护东南亚和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同时也有利于防止域外国家破坏本地区和平,这是此次系列峰会最大的成果之一。”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赛义德·乔杜里说。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陈刚看来,中国和东盟摆脱了之前所谓南海仲裁案带来的干扰,在和平、友好的氛围下举行会议并取得共识,通过了文件,成果之丰硕超出预期。

  越南外交学院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陈越泰指出,东盟和中国就严格执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达成共识,是值得肯定的进步,“将会为地区的和平稳定作出贡献”。

  “由直接当事方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这是解决纷争、防止局势升级的有效途径。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只能导致争端的解决遥遥无期,各方应采纳合理建议,尽一切努力维持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亚历山大·拉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