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历史 >

彭加木是谁

目录

孩纸_莫恋爱Y

回复 1 楼 2016-11-02

彭加木是谁

彭加木

  彭加木于1925年生于广东番禺。

  1947年,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毕业后,到北京大学农学院任教,专攻农业化学。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6年,中国科学院准备组织一个综合科学考察委员会,分赴边疆各地调查资源,他主动放弃出国学习的机会,积极向组织提出要求,赴新疆考察。他在给郭沫若的信中说:“我志愿到边疆去,这是夙愿。……我具有从荒野中踏出一条道路的勇气!”

  1957年,身患恶性肿瘤,回到上海治疗。他以顽强的意志同疾病作斗争,病情稍有好转就重返边疆。先后踏遍云南、福建、甘肃、陕西、广东、新疆等十多个省区,曾十五次进疆考察并帮助改建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后任该院副院长。还三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调查自然资源和自然条件,为开创边疆科研工作倾注心血,并为发展我国的植物病毒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

  1980年5月,他带领一支综合考察队进入新疆罗布泊考察,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揭开了罗布泊的奥秘。

  1980年6月17日上午10时,考察队在库木库都克附近扎营。其时,汽油和水所剩无几。为了解决这一困难,继续东进考察,他独自外出找水走向沙漠深处,不幸失踪,之后一直未找到他的遗体。对于他的失踪,在全国曾风传过各种说法猜测。多年来,官方和民间曾多次发起寻找,均一无所获。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的光荣称号。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19247.html

香菇guliang

回复 2 楼 2016-11-02

官方通告的彭加木失踪缘由

  1980年5月2日至6月5日,断断续续、曲曲折折,历时一个多月,罗布泊综合科学考察队队长彭加木,率领9名科考队员,冲破重重艰难险阻,第一次由北向南成功纵穿罗布泊,胜利到达罗布泊南岸米兰农场,打破了“无人敢与魔鬼之湖挑战”的神话。

  在米兰农场,科考队仅休整了短短的5天,又于6月11日驱车东进继续考察,途中曾遭遇过骇人听闻的沙尘暴和无数次沼泽陷车,还有可怕的迷路。

  6月16日傍晚,他们终于艰难地来到罗布泊东岸库木库都克。此时,科考队从米兰农场补充的汽油已因一路多舛消耗无几,带的水也只剩下可怜的十几公斤,而且装在高温下的铁桶里,一周过去,颜色和酱油一般,散发着难闻的铁锈味,根本不能饮用。严重缺油、缺水、缺食物,队员们疲惫不堪、弹尽粮绝、面临绝境、危及生命。

  在这生死关头,彭加木于当晚9时半亲自起草,向马兰基地前沿指挥部“720“发出了求救的告急电报:“我们今天20点到达库鲁库多克以西大约十公里,我们缺油和水,请求紧急支援油三百公斤,水五百公斤,现有的水只能维持至十八日。请转告乌市扑获一头小骆驼。”

  库鲁库多克?这是什么地方?部队首长一看地图,罗布泊以东根本没有叫“库鲁库多克”的,而是标有“库木库都克”,部队首长断定,彭加木他们遇险就在此处。

  “720”指挥部收到电报,翌日晨9时回电:“同意送物资,就地待命。”并要求报告大本营坐标和地形特征。科考队立即回电,报告他们所处的地方为:东经91°50′;北纬40°17′。标志是:地面上插有一杆红旗。部队知道坐标后,马上再次确定,就是库木库都克,决定派直升飞机紧急救援,先送去500公斤水。

  可彭加木心里又犯了嘀咕:直升飞机送水,代价太高了。一斤水要十几块钱啊!那个时候的十几块钱等于现在是多少呢?恐怕不止一二百块钱吧!他思之再三,决定亲自出去找水,他自信一定能找到水。

  彭加木处变不惊,依旧在冷静分析:从库木库都克这译成汉语为“沙井”的名字看,从在“720”听到军人说库木库都克以东不远的“八一泉”有水的信息看,他想,这个地方一定能找到水源。

  彭加木打开自带的军用地图,更让他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惊喜:地图上离库木库都克不远标有“红八井”、“红十井”,库木库都克又是“沙井”,稍远一点还有“八一泉”,不远处又是疏勒河古河道,因此,他充满信心地断定:附近肯定有水!

  6月16日下午,他曾派专搞水文地质的副队长汪文先等出去找水,可汪文先找了几个地方,挖下一米多深,不见丝毫水气。

  彭加木不甘心,又带领陈百录等出去找“沙井”,结果,找到的“沙井”只是半间房大小的沙坑而已,滴水皆无。

  6月17日队员们正吃早饭时,彭加木又提出,开车往东沿疏勒河谷地去再远一点的地方找水。他的指导思想是:飞机运水,价格昂贵,能给国家节约就节约;另外,不要轻易麻烦部队,这次考察已经给他们增添了不少负担,能自己解决的就尽量自己解决。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发现了宝贵的水源地,就为今后的罗布泊考察提供极大的方便。同时,他从春天拍摄大型记录片《丝绸之路》的影片那里了解到,附近的红十井一带也有水。

  彭加木的意见是,不要坐等,应该开车到羊达克、红十井一带去找。为此,他与大家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队员们说,马兰基地部队前线“720”已经回电同意送水,科考队困境已得缓解;另外,开车走那么远,单程就有120多公里,汽油本来已十分紧张,要慎重为好。再说,单车出去也有危险。……

  彭加木则认为,咱们如果找到水源,部队就没必要用直升飞机花那么大代价送水!

  在沉闷的气氛中,彭加木走出帐篷,到越野车里看地图,他还是坚持去找水。心情同样沉重的队员们有的打扑克,有的在帐篷里睡觉。

  接近中午,科考队又收到部队电报,说,飞机将于18日往库木库都克送水500公斤,请科考队原地等候。副队长汪文先高兴地拿着电文去报告彭加木,一看队长不在,以为到附近沙包后面去方便,没有在意,便回到了帐篷。

  又过去半小时,司机王万轩去车里拿衣服,首先看见了那张摊开的军用地图,但却没有看见彭加木。

  王万轩有些疑惑:这张地图彭队长一直随身保管着,是从来不乱放的,今天是怎么啦?他想收起地图,又看见旁边有半张16开带红格的信纸,上面用铅笔写着:“我往东去找水井彭17/6.10:30”……

  彭加木留下的字条——6月17日的“7”字,还是由“6”字改过来的。显然,这是彭加木的字迹,是他悄悄留下的,然后只身离开了大本营。然而,就是这一句“我往东去找水井”,却成了世人难解的7字之谜!


嵇尚诚

回复 3 楼 2016-11-02

民间版彭加木失踪

  早在十年**之前,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西北地区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由此可见他们毫无知觉,否则不会在双脚由于过度摩擦以致腐烂的情况下仍然不知疲倦地疯跑。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装饰品的碎片还有一块玉镰,当时已经开始对此事进行了一些不够充分的调查。随后文化大革命爆发,国家行政机构实际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只得就此搁置。

  文革结束后,军方首先提出继续调查(所以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的队员组成其实很微妙,主要成员是军队里的人,还有很多方面的专家,包括民间的专家,大家可以猜到是什么人。但最大疑点是文革之前那些去淘古物的青年的出事原因,而又在其胃中发现未知植物,军方将此事故断定为未知生化事故,其实是为了培养特种部队),所以最后选定为彭加木领队,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古城遗址、事故源头、采集植物标本。此时只是一个单项调查项目,国家并没有成立专门机构的计划。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调查的结果有些匪夷所思,科考队找到了古城遗址,竟然却再次发生了事故。他们去了哪里?遇到了什么?这是在当时就列为绝密级的东西。出发时是大队人马,却没有几个人活着回来,这其中还有一人受了重伤,彭加木同志突然失踪只是一个个案而已,之所以被重视是因为一起失踪的还有那神秘的植物标本!

  有罗布泊的牧人报告发现出现这种情况:天气发生异常,地表环境有短时间的重大变化,随即又会恢复原状。   虽然彭加木的考察队出现了严重事故,但是也有了重大发现——他们找到了一个基本保持完整但很难形容的工程设施。这个设施里有大量设备,大部分都失效了或目前为止不知道如何使用,个别设备的功能被甄别出来了,其中最重要的发现就是——双鱼玉佩。

  为什么叫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外形,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初次发现它灵异的功能时,是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

  为什么彭加木失踪了?不是这个人找不到了,而是出现了两个彭加木!在此情况下只能对外宣布彭加木失踪。这只是彭加木消失的一种可能性,关于他消失原因的传闻不计其数,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他晕倒后被风沙掩埋。   1956~1960年之间,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但是,后来**主席把**的靶场选在那里,直接全部解决了。

  50到60年代,罗布泊经常出现异常,经常有目击者发现根本无法用地球科学来解释异类生命,随着影响面的越来越大,政府开始介入,最后由于相互之间的缺乏了解,与某些异类起来冲突。那些异类的一些载具和行动方式根本不是地球人类可以理解的,由于冲突中的被辐射源照过的人会变成无生命特征的生命体。所以在那个时代精确的对罗布泊常有异类出没的地区进行了几次核爆(对外则宣称是核弹测试且只引爆了一颗核弹)。

  中国核爆问题得到美苏两大国态度大转变式的默许,特别是苏联的容忍,是因为试爆地不远处的确出现了所谓“闯入者”。这些所谓的闯入者其实就是被地底深处的细菌感染的生物。美国的一个导演躬逢其会,后来还拍摄了类似的电影。

  那个时候出来的沙民(**残余),中国有电影拍过这段事情。他们生产力极顽强,妇女没有血压还能自然分娩,夜间借助微光即可精准射杀监视的战士。一名老年沙民的体力也接近一名年轻的士兵。这批人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后来80年代彭加木率领考察团进入罗布泊,他们前期工作做得非常周密。但最后还是出事,其原因不在彭,而是考察队中出现敌特,且牵涉到高层博弈,所以最后只能放弃对彭的寻找。但彭一行的目的已经被当时的外媒报道(见亚洲自由之声)渲染了 。

  后来又进行了多次寻找彭的秘密行动。因为彭警惕到特务的潜入,而他对考察组的不信任导致要独立求援,找水是一个暗号而已。考察队当时严重缺水,考察队向部队求救要求送水后部队立刻答应,但是彭加木却还是坚持一个人外出找水,并且没有和任何队员打招呼,只是在车里面留下一张纸条“我向东去找水井”,就一个人独自走进了茫茫大漠之中。几小时后,队员见彭加木还没回来,担心他出事,立刻开车沿着他的沿途的脚印前去寻找,然而一直找到脚印最终消失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后来国家曾经动用军队进行了几次大规模寻找也一无所获,彭加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大漠中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今天依然下落不明。其随身携带的数据也随之湮灭,不过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其实当时的很多问题,现在依然尚不清楚。只能说人心比灵异事件更复杂,有时实在难辨敌友。


菲菲妈1234

回复 4 楼 2016-11-02

网上相关传闻

  1. 罗布泊病毒

   按照网上各种关于彭加木的帖子来分析,确实属于一种植物病毒,也可能为n1病毒,也就是常说的南极病毒,此病毒有一定的潜伏期。随后等地传闻的僵尸事件很可能是被传播者到传染到此区域所导致。该病毒并不直接感染人类,之所以出现人类的感染者是因为有人食用了带此病毒的植物。出现人类感染者后,该病毒很可能以体液交换的方式进行传播,所以危险性就变的非常的高。而沙民事件也应该是由于同样的关系所致,根据沙民事件还可以推论出,有部分人在被此病毒感染后并没有完全丧失神志,那么此病毒确实可以用来制造超级战士,所以此项目有军方背景而且搜寻彭加木的规模如此之大也可以理解了,这样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只科考队里有沈冠冕和彭加木两个植物方面的专家了,同样也说明了彭加木的第三次科考就是为寻找感染此病毒的植物。而彭带走的样品应该就是此植物的标本。

  2. 感染者

   《丧尸生存手册》开始所提到的丧尸围攻电站(气象站)就发生在罗布泊,所以围攻气象站的所谓的“丧尸”必然是感染了罗布泊未知植物病毒的感染者,由此可见罗布泊未知植物病毒类似于《生化危机》的T病毒,不过这个是80年代末的事情,据此可以断定确实发生了此事件。而且更可以推论出,感染者并非完全丧失神智,而是至少保留了一部分的人类本能,否则就不可能做出围攻这样有组织的行为,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可能属于一次实验事故。沙民事件里的远古人类也可以解释了,可能在罗布泊的地下有一个远古人类的遗址,那里的人类就是由于此病毒的爆发而突然全体死亡,由于罗布泊的地理特性,此批人类在死亡后尸体并不会完全腐化而是成为干尸,这样客观上就有让他们体内的病毒在低温干燥的情况下进入休眠期而得以保存至今。而同样可以推断,此病毒在感染人体后会感染神经细胞,也就是接管了大脑和脊髓的部分功能,相信这也就是感染者保持部分人类本能的原因。在经过了漫长岁月后,相信在50年代就有人类(很可能是**残余军队)闯入了此遗址,并且使用火把照明,导致遗址内温度升高从而使病毒从休眠期苏醒,进而发生了类似诈尸的状况,在人类和远古感染者发生冲突后,有部分人类得以逃脱,也有部分远古感染者追出地表后被人看见,这样就成为了沙民事件里的远古人类。

  3. 遗址

   此遗址的入口应该只是一个盗洞,入口的位置应该是位于盐碱地上。这样推论的原因是因为荒芜的罗布泊最多的就是墓地而且人烟稀少,所以沙民跑到罗布泊试图生存,似乎也只能靠盗墓为生。而盗洞应该是不可能开在沙漠区域的,因为随风而起的风沙足以活埋整只队伍,所以完全没有可能性。这个推论也验证了,为什么最后彭加木的脚印是消失在盐碱地上的原因。找水的人跑到盐碱地上是多么让人奇怪的一件事情,所以真相只有一个,彭加木根本不是去找水,而是去找遗址的入口。而沙民和军队在60年代对于遗址入口的大概位置有过接触,也许军队就是从那时得到的。结合以上的推论,可以断定彭加木找到了此入口并且进入了里面。相信彭加木最后应该已经被找到,但是彭加木很可能已经被感染,所以做为机密的一部分没有向外界公布,但是彭加木的家属或许已经隐隐约约的知道消息。此遗址的内部区域,应该是位于某个地下洞穴之内,很多的小说里都有罗布泊的地下深渊的描述,比如天下霸唱(张牧野)的小说,相信也不是空穴来风。公开的论文里也有罗布泊地下水带的描述,这就说明罗布泊地下确实存在洞穴,怎么可能只有河流却没有洞穴?但是很有意思的是网上没有任何关于罗布泊地下洞穴的公开资料,这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欲盖弥彰?

  4.双鱼玉佩

  今天看来,“双鱼玉佩”装置可能是一个“超人类文明的时间机器或物质转移装置”,极有可能是用于某种物质的超距离输送及复制。这种装置使被传送的物质具有了类似于佛教中的神足通的功能,即可以自在无碍的在多个物质空间进行传输。当复制出一条鱼后,科学家们感到很惊奇,为了证明复制的鱼和原始的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在鱼的一侧作了标记,结果复制出的鱼也有这个标记,不过位置是相反,与中国的阴阳太极鱼的阴抱阳、阳负阴的藕合结构异常相似。两条鱼在同一时刻的动作完全不同,就象是两条不相干的鱼在游动。为了证明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把其中一条鱼注射了毒药,这条鱼很快死了,但奇怪的事出现了,另外一条鱼仍然活着!但在七小时后这条鱼也死了,于是证明了这两条鱼之间的关系仍然是同一条鱼,只是经过玉佩装置的功能,呈现了两条处在不同时空状态下的不同状态。从鱼都死亡的时间延续上说,这个装置往返另一个未知物质空间的时差在7小时,天知道那是什么世界……   由于这个神秘事件的出现,极大的震撼了中国的科学研究方向,因此在八十年代中叶出现了气功热,人体研究热,如严新、柯云路等。不过那些人都是骗子和神棍。真正的这些东西是少数几个国家雪藏的顶级秘密,因为据说从其中预示的人类未来命运结局来说,保密比公开更为妥善。

  实际上,双鱼玉佩事件引发出一系列的深思,我们人类对自己,对地球,对星际的了解依然太少,在当今科学探索的前沿地带我们遇到了一个前所未知的领域,尽管我们很想勘破那个神秘的世界,但这个又是当代科学所不能掌握和解释的。这个装置的研究至今没有任何进展,有传闻该装置已经损坏,有传闻相关部门将此装置暂时封存,等待日后研究。

  但是无庸讳言,双鱼玉佩事件促使了中国科学界的观念转变,尤其是对辩证唯物主义的条件性和局限性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