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历史 >

古代如何攻城

目录

柏森0616

回复 1 楼 2016-11-03

古代八种攻城方法

  对于现代战争,我们想到的是漫天的炮火和狂轰滥炸。倾刻之间就可以将一个城市炸得满目疮痍,完全没有什么地面建筑可以抵挡炮弹的威力。但在古代战争,要想攻破一座城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横在你面前的是一堵高大的围墙,要想把城中之物收入囊中,必得先,而且墙上还有雷石滚木等着你。这堵围墙就是城市防御的核心----城墙。

  城墙作为一座城市的最精密防御体系,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如同于人没有了心,关系着一座城市的存亡,所以也有城破人亡之说,城墙的作用主要是依靠城墙用少量兵力对大量敌对兵力进行防御。

  历史上有太多出名的城市防御战,公元1268年~1273年蒙古对南宋的襄阳进行了长达6年的围城攻城战,南宋军民依靠襄阳坚固的城墙整整抵挡了蒙古铁骑6年。

  1围城:重兵包围,断你粮截你水,饿你个三五年,你自个儿开门投降。

  被敌军围城是可怕的,粮食一天天减少,体力一天天消弱……战争史上多次发生过因为被围城而吃人肉的事件。

  2火攻:以弓箭,投石器,将火种投入敌人城内,可对敌人造成重大伤害。

  细数古代战争中那些变态的攻城装备! 细数古代战争中那些变态的攻城装备!

  3地道战:

  地道战可不是冀中平原抗日军民们的专利,在古代,攻打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市会造成己方重大损失。

  孙子兵法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时,硬碰硬的攻城是最愚蠢的办法。

  4水攻

  顾名思义,就是以水代兵,攻击敌人。

  水攻的主要形式有“筑坝淹城”、“决堤冲敌”、“绝水困敌”等。

  古代城墙多为土夯,用水浇灌自然成了攻城的一种捷径,先放水泡你两三天,我不动你城墙就会土崩瓦解变成稀泥。

  5土攻

  直接用土去填对方城市。印象中好像蒙古攻打某座城池时用到过这种方法。十万骑兵每人提一包沙土丢在敌人城墙下,短短半日便可筑起一座土山,然后大军直接顺着土山进城,一路屠杀,威猛霸气。

  6瘟疫

  用投石器把腐烂的牛羊甚至人的尸体、以及大粪投入敌方城市,借此散播疾病和瘟疫,让敌人无反手之力。

  十分恶心变态的招数!

  7噪音

  也是一种恶心的招数,数万乃至数十万将士站在你家门口敲锣打鼓破口大骂,日夜不停地制造噪音,一天两天还好,十天半个月你精神必将崩溃。

  8间谍渗入

  都知道特洛伊木马计吧?混进去一帮特种兵,里应外合,让人十分头疼。

  以上都是古代战争中较为常用的攻城方法。

  总的来说,攻城一方占据着绝对优势,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拉着尸体回国,人家也不会跑出城池追你。虽然硬碰硬会损失很大,但总的来说攻城方掌握着战场主动权,而历史上也多是以攻城方攻破敌人城池而宣告战役结束。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19285.html

xinsuioyi

回复 2 楼 2016-11-03

为什么古代人打仗就跌攻城

  城市是人口和经济中心

  首先,不要用现代军事学智慧去指导古人的战争。什么“农村包围城市”,这都是现代人的打法,在现代的环境下才有利于展开,拿这个衡量古人的战术就好像拿现代生物分类学批评《本草纲目》一样。“后出转精”,跟古人比我们都是天才,但这么比对古人是不公平的。而且,这些东西是否适合古代的军事组织形式和战争目的,显然也是有争议的。

  城市是居民聚落的核心,政权的载体在城里,所以是相对而言可靠的易守难攻的要点,是人口的核心区域,也是主要战略物资的储存站,对周围地区具有辐射、掌控效果。通常掌握了城市,就实质性地掌握了周边地区的控制权,同时获得了城市的物资和防御工事,可以算是有效的根据地了。

  城市是人口的聚集地

  对城市的攻击是为了扩大地盘,获得稳定的防御工事。如果仅仅靠外围包围,在外围修建像城墙那样好的防御工事是困难的,等敌人援兵集中上来,内外夹击,覆军杀将,这样的战术屡见不鲜。而且,在农村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得到给养的。在敌人地盘上作战,己方给养运输不便,仅靠农村聚落因粮于敌条件又很苛刻,(如果不是在收获的时候,粮食都储存在城市了,农村比城市的优势也就是树比较多)敌人会很开心的。非攻城的战役非常多,但只有当你攻下一座城,你所得到的才算稍微告一段落。

  还有一点大概是因为古代运输不发达,城池都是作为该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和资源集散地点,比方说南到北运输一批货物必须要经过这个城池;或者说你有一批货要卖掉只有这里才能拿到最优惠价格之类的价值。打下来就代表你得到了该地区的实际控制权咯。

  双方在野外大决战情况也很多

  双方打仗也不一定要攻破城市 野外交战也时常发生

  通常而言,由于进攻的主动权在自己(也就是你想什么时候进攻什么时候进攻),有一定水平的将领都会选择对己方有利的时机展开攻城作战(如守军兵力薄弱,戒备不严,粮草不充足,士气低靡,将领无能,将帅不合,有内应等条件中的一个或多个,加之以己方力量强大)。如果不考虑进攻时机而硬碰硬,个人读史的经验上看,效果通常不会太怎么样的。

  很多古代军事家在注意到攻城可以获得的优势的同时也看到了如果硬碰硬会功不补患的现实。譬如《孙子兵法 谋攻篇第三》上有云:“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轒辒,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闉,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双方大军野外决战的情况也很多。另外像蛙跳、游击战等形态较少见但同样也存在,例如第二次布匿战争中汉尼拔的天才表演。

  守方会经常面临以多打少的局面

  攻城当然很常见,因为守方需要分散布置防守力量,攻方集中进攻力量,又掌握选择权。所以守方总是会面临少打多的局面,自然需要通过各种形式的防御工事提高防守耐久性、同时等待援兵到达。之后则变成两种情况:1援兵到达,形成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为主要目的的野外主力决战。2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攻城也就成为了双方决战。


贵族丨诺

回复 3 楼 2016-11-03

古代著名攻城器械

  一.巢车

  巢车又名楼车,主要作为古代攻城的战略性武器存在,是一种专供观察敌情用的瞭望车,车底部装有轮子,可以推动,车上用坚木竖起两根长柱,柱子顶端设一辘轳轴 (滑车),用绳索系一小板屋于辘轳上,板屋高9尺,方4尺,四面开有12个瞭望孔,外面蒙有生牛皮,以防敌人矢石破坏。屋内可容纳两人,通过辘轳车升高数丈,攻城时可观察城内敌兵情况。公元前575年鄢陵之战时,楚共王曾在太宰伯州犁的陪同下,亲自登上巢车察看敌情。23年王莽军围攻昆阳时,造高10余丈的大型巢车,用来观察城内守军动态,称为云车。

  宋代又出现一种将望楼固定在高竿上的“望楼车”。这种车以坚木为竿,高8丈,顶端置板层,方阔5尺,内容纳一入执白旗瞭望敌人动静,用简单的旗语同下面的将士通报敌情。将旗卷起表示无敌人,开旗则敌人来;旗竿平伸则敌人近,旗竿垂直则敌到;敌人退却将旗竿慢慢举起,敌人已退走又将旗卷起。望楼车,车底有轮可来回推动;竖杆上有脚踏橛,可供哨兵上下攀登;竖杆旁用粗绳索斜拉固定;望楼本身下装转轴,可四面旋转观察。这种望楼车比巢车高大,观察视野开阔。后来随着观察器材的不断改进,置有固定的瞭望塔,观察敌情。

  二.木幔

  木幔,是古代一种装有木板作掩护的攻城车。是古人在攻城在对付守城方类似箭石等投掷物时想出的办法,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用草、布、木、皮等各种材料造出一大块东西,挑起悬挂在城墙外,就能对抛射物进行缓冲。它们被称为“籍幕”、“布幔”、“木幔”、“篱笆”、“皮帘”等。《宋书·武帝纪上》:“ 张纲 治攻具成,设诸奇巧,飞楼木幔之属,莫不毕备。”《通典·兵十三》:“以板为幔,立桔槔於四轮车上,悬幔逼城堞间,使趫捷者蚁附而上,矢石所不能及,谓之木幔。”

  三.轒轀车

  轒轀(fényūn)车,古代攻城武器名。为四轮无底木车,上蒙牛皮抵御城上箭矢,人在车中推车前行,可掩护士卒抵近城墙进行攻击,但无法直接破坏城墙。一车可藏十人左右。据《武经总要》记载:轀轒车,下虚上盖,如斧刃(其车梯盘勿施桄板,中可容人着地推车),载以四车轮,其盖以独绳为脊,以生牛皮革蒙之。中可蔽十人,坟隍推之,直抵城下攻厥。

  在南北朝的时候经过侯景的改良成“尖头木驴”,据《太平御览》、《梁书》及《通典》,因《通典·兵典》的详细记载:梁将侯景反,兵逼建业,皆危惧。梁将羊侃为守城督,因伪称得外射书,云「邵陵王、西昌侯兵已至近路」,乃少安。贼为尖头木驴攻城,矢石所不能制。侃作雉尾炬,施铁镞,以油灌之,掷驴上,焚之俄尽。

  为增加行车的安定性,该器具路轮又增加成为六个,车长为一丈五尺(4.7 公尺),高八尺(2.504公尺)。《武备志.军资乘攻二》记载:古时攻城战车。六轮,上横大木为脊,长一丈五尺,高八尺,上尖下方,外蒙以生牛皮,内载十人;推逼城下,以攻城作地道。

  四.撞车

  撞车,是中国古代量破坏城墙或城门的主要兵器,靠冲撞的力量破坏城池的防御措施。《三才图会·器用五·撞车图说》记载:“撞车:上设撞木,以铁叶裹其首,逐便移徙,伺飞梯临城,则撞之。”

  五.临冲

  临冲,又称临冲吕公车或吕公车,相传此车便是由姜太公发明的,因其受封于吕地,所以尊称为吕公。而实际上,临冲吕公车最早成型应该追溯到宋代,明代才有较多应用。

  临冲吕公车是古代一种巨型攻城战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战车。车高数丈,长数十丈,车内分上下五层,每层有梯子可供上下,车中可载几百名武士,配有机弩毒矢,枪戟刀矛等兵器和破坏城墙设施的器械。进攻时众人将车推到城脚,车顶可与城墙齐,兵士们通过天桥冲到城上与敌人拼杀,车下面用撞木等工具破坏城墙。这种庞然大物似的兵车在战斗中并不常见,它形体笨重,受地形限制,很难发挥威力,但它的突然出现,往往对守城兵士有一种巨大的威慑力,从而乱其阵脚。

  1621年,明熹宗派朱燮元守备成都,平息四川永宁宣抚使奢崇明的叛乱。当时,叛军将成都团团围住,昼夜攻打,用钩梯爬城,在城外垒土山,设工事,居高临下,用强弩射城上守兵。守军用火炮、火箭反击,双方相持不下。这天城外忽然喊声大起,守军发现远处一个庞然大物似的战车用许多牛拉着,向城边接近,车顶上一人披发仗剑,装神弄鬼,车中数百名武士,张强弩待发,车两翼有云楼,可俯瞰城中。战车驱近时,霎时毒矢俱下,城上守兵惊慌失措。朱燮元见状沉着若定,告诉官兵这就是吕公车。立即命令架设巨型石炮,以千钧石弹轰击车体,又用大炮击牛,牛回身奔跑,吕公车顿时乱了阵脚,自顾不暇。

  六.云梯

  云梯应该是我们最熟悉的古代攻城器具,是古人用于攀越城墙攻城的用具。它并不是很多影视作品中最常见到的那种,长得像一个竹梯的东西。这种器具有的种类其下带有轮子,可以推动行驶,故也被称为“云梯车”,配备有防盾,绞车,抓钩等器具,有的带有用滑轮升降设备。 云梯的发明者一般认为是春秋时期鲁国能工巧匠公输盘(鲁班),其时楚惠王为了达到称雄目的,命令公输盘制造了历史上的第一架云梯。《淮南子·兵略训》许慎注曰“云梯可依云而立,所以瞰敌之城中”说明云梯另外一个用途可以登高望远侦探敌情。

  战国时期的云梯,从战国水陆攻战纹铜鉴所示图案判断 ,系由3部分构成:底部装有车轮,可以移动;梯身可上下仰俯,靠人力扛抬,倚架于城墙壁上;梯顶端装有钩状物,用以钩援城缘,并可保护梯首免遭守军的推拒和破坏。唐朝的云梯比战国时期有很大改进:梯身(主梯)以一定角度固定装置在底盘上;在主梯之外,又增设一具活动的上城梯(副梯),其顶端装有一对辘轳,登城时可以沿着城墙壁面上下滑动,谓之飞云梯;云梯的底部则“以大木为床,下置六轮”。由于主梯采用了固定式装置,简化了架梯程序,缩短了架梯时间,而活动的上城梯的设计,则大大降低了云梯在接敌前的高度。攻城时只需将主梯停靠城下,然后再在主梯上架设上城梯,便可“枕城而上”,从而减少了敌前架梯的危险和艰难,同时又保证云梯在登城前不过早与城缘接近,免遭守军破坏。宋朝的云梯结构有了更大的改进,采用了中间以转轴联接的折叠式结构,并在梯底部增添了防护设施。此外,上城梯(副梯)也出现了多种形式,有飞梯、竹飞梯、蹑头飞梯等。这些改进,使登城接敌运动简便迅速。明朝以后,由于火器的迅速发展,这种笨重的木制云梯也逐渐被废弃,推出历史的战争舞台。

  七.壕桥

  壕桥又称为“飞江”或“飞桥”,是古人为了通过城外的壕沟或护城河等障碍,作为攻城军机动性的便桥。我国自战国时代便有使用壕桥的纪录,根据《六韬·虎韬·军用》的纪录中有:“渡沟堑飞桥,一间广一丈五尺(4.7公尺),长二丈(6.26公尺)以上,着转关、辘轳、八具,以环利通索张之。”由此可知宋代之前我国在壕桥的发展方面已极为成熟,不但应用了销轴、辘轳等机械装置,其桥宽达一丈五尺,若一次使用八具,可以提供宽达十二丈(37.56公尺)的正面供部队通过。

  《武经总要》记载,宋时壕桥已普遍装上轮子,做成车型,以便推徙。所载的宋代壕桥类器材总共有五种,壕桥的宽度是视城壕或护城河的宽度而定,这些壕桥多半是在围城时攻方观测后就地取材制作的。为了运输的方便,壕桥的桥座下有两个大轮子,以便攻城军可以出其不意的部署壕桥,使部队迅速通过桥面,进行攻坚作业。为了确保桥面的安定性,壕桥的前端有两个用来固定的小轮,当小轮陷入对岸的土壤中,就可以使桥更为稳定,此种特殊设计比起前代用许多绳子固定的方法,显然较为进步。而到了唐代,护城河宽达二丈。制造壕桥不易找到巨大木材;桥过长时,使用也不便。 所以当壕沟或护城河过宽时,则利用机构较为复杂的折叠桥。

  八.投石车

  投石车想必大家也不会陌生,它是利用杠杆原理抛射石弹的大型人力远射兵器,它的出现,是技术的进步也是战争的需要。如中国象棋黑方的炮写作“炮(石包)”,就是投石车,火字偏旁的炮,古文中多指的是炮烙。春秋时期已开始使用,隋唐以后成为攻守城的重要兵器。但宋代较隋唐更有进一步的发展,不仅用于攻守城,而且用于野战。古书中的“抛石”、“飞石”指的就是投石车。

  最初的投石车结构非常简单,只是用一根巨大的杠杆,长端是用皮套或是木筐装载的石块,短端系上几十根绳索,当命令下达时,数十人同时拉动绳索,利用杠杆原理将石块抛出。中国战争史上投石车首次大规模使用,应当是李信攻楚的时候,楚军秘密准备了大批投石车,当秦军渡河时突然同时发射,无数尖利的石块乌云般砸向秦军,二十万秦军全面溃败,李信自己也兵败自杀,可见当时投石车的威力,堪称古代远攻武器之王。随着技术的发展,投石车也越来越先进,很多三国游戏中的“霹雳车”就是战国时代投石车的改进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