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历史 >

日本陪浴女服务美军

目录

GS0H5U

回复 1 楼 2016-11-11

日本陪浴女服务美军

陪浴女

  在日本,有温泉的地方,就有“陪浴小姐”。当然有“陪浴小姐”服务的国家,也不止日本一个国家,但日本“陪浴小姐”的服务绝对堪称一流。这组照片显示的是,1951年,在日本东京,一家名叫“东温”的洗浴中心开张营业了。它的最大特色就是异性陪浴,一时间人们趋之若鹜,但去得最多的还是驻日的美国大兵们。

陪浴女

陪浴女

陪浴女

陪浴女

陪浴女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19562.html

abcd4321585

回复 2 楼 2016-11-11

“慰安夫”与“慰安妇”完全不同的待遇

QQ截图20161111120228.jpg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麦克阿瑟率领的美军进驻日本,一时间,日本朝野人心惶惶。因为日军在中国等亚洲国家干了太多伤天害理之事,所以在日本人心目中有一种传统的看法:胜利的一方必然要凌辱战败一方国家的妇女。因此日本政府的思维是:为保全皇族、贵族、公卿、上层社会妇女的贞操和日本人纯正血统的延续,要建立一个“性的防波堤”——招募民间女子为美军提供姓服务。于是在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指示下,日本东京警视厅建立了“特殊慰安设施协会”,翻译成英文就是“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简称RAA。日本民间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RAA通过全国招募的形式让很多普通百姓家的年轻女子变成慰安妇。在RAA全盛时期,在日本全国各地有约7万名“从业人员”。

  二战后的日本,RAA为美国大兵征集日本年轻女姓做“慰安妇”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RAA奉命为美国女兵在日本征集年轻男姓做“慰安夫”的事,却很少有人知道。美国女兵为何需要“慰安”呢?据说,这是因为美国讲求“在一切方面男女平等”,美国军队认为“那些为国家在战场上拼命的女性一样拥有享受胜利的权利”。既然男大兵可以有慰安妇,那女大兵也可以有慰安夫了。

  相对于命运悲惨的日本慰安妇,慰安夫们的境遇很不错。在由日本昭和研究所编着、日本仙台大学教授百濑孝监修的《知道战后的日本吗?——占领军对日本的统治和教化》一书中,收录了当时一名“美军女姓士兵用慰安夫”的故事。

  这位名叫赳田纯一的慰安夫是在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为进驻名古屋的美国女兵而招募的。当时美军对RAA招募来的日本民间男子,首先全部进行了严格的身体检查。从心脏、胃、眼睛到皮肤、肌肉、血液、尿液,还有性病、痔疮等都进行了严格的检查,给每个体检合格的年轻男子分配一间房子。

  赳田纯一迎来的第一名“客人”就是之前对尉安夫进行考核的女下士。这个女下士当初一眼看中了他,并将其留了下来。他对女下士身材的描述是这样的:“乳房犹如两个饭盒(日本饭盒是圆筒形的),她的腰让人想起故乡的牛。”

  慰安夫们的“工作”是每隔一天“出勤”,日工资3美元。此外还会得到牛肉、黄油、奶酪等“只要是用于恢复体力,拿多少都行的东西”。那时普通日本百姓每天只能吃山芋,并且还吃不饱。慰安夫这份“工作”算是很难得,就是体力上有些吃不消!半年时间内,女下士除处理必要的军务以外,剩下的时间全部要这名慰安夫“服侍”。当这名女下士返回美国之时,还“止不住地流下热泪”。


知名小号9

回复 3 楼 2016-11-11

RAA招募“慰安妇”为美军服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以麦克阿瑟将军为首的美军进驻日本。几万名美军即将进驻的消息,让日本人极度恐慌。当时的社会调查表明,对美军占领的恐怖和担心中,担忧妇女遭暴行凌辱的比例遥遥领先,被列在第一位。产生这种想法,首先是日本人长期处于“如果战败,男人将全被阉割,女人将全被作为娼妓”的宣传中,其次,战争中日军在亚洲各地的暴行,显然也成为日本人对占领军想象的最重要参照。

  针对这种恐慌,日本内阁紧急讨论对策,结论是参照日本在战争中建立的慰安妇制度,为进驻美军提供“慰安”设施和性服务,来减少美军对日本平民女性的侵扰。建立这种设施当时预算需要5000万日元,对战败的日本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而大藏省财税局长池田勇人却很快批准了这笔钱,他的看法是“用这笔钱换取日本女性的贞节和血统的延续,可说是十分划算。”

  起初,日本政府对“国家卖春”的行为还是有所掩饰的,要求各个慰安所的经营者只能以个人身份,而不能以国家政府名义,而慰安妇也准备利用当时日本社会的公娼私娼充当。然而,在进行征集时,却遇到了意料不到的困难。

  8月21日,东京警视厅召集各卖春业巨头开会,要求他们动员手下妓女为盟军提供慰安服务,结果却颇为难堪。对此前所未闻的“国家要求”,大妓院“吉原”的老板成川敏的回答最有代表性,“对昨日的敌人,今天就用身体侍奉,这当然也可以强制命令,但就是妓女,能不能接受也不好说。请允许我们回去商量。”事实上老板们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妓女们对这条命令反应很强烈。长期受到的宣传是一条理由。另外,妓女中流传着“西洋人和日本人身体不一样,和他们做那种事会被弄成两半”的说法,于是去做这种事,就有了赴死的悲壮。

  结果,愿意合作的妓女数量连最初要求的1/3都未达到。日本政府无奈撕下面子,用报纸广告的方式征集良家妇女。于是,出现了前面的一幕。当时的日本,失业率极高,且“男性优先就业”,很多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的日本女性处于饿死的边缘,所以,看到这样的广告,应募者自然众多。根据统计,这些女性中,应募时默认可以从事性服务的不到20%,但在政府和卖春业老板的软硬兼施下,大多难逃沦为慰安妇的命运。

  日本内务省给这些女性起的名称是“特别挺身队员”,根据记载,当时免费为她们“开展服务”提供的标准配给用品有床、被、枕头、睡衣、长裙、洗漱用具、食物、卫生纸,以及避孕套和印度神油。

  事实上,这些女性的命运十分悲惨。最早开设的小町园慰安所,原本是在9月2日开业,但是,8月28日,一批美国兵就冲进这里,痛打了服务员,并用搏俫士忑强奸了在那里的全部慰安妇。日方记载,其中半数慰安妇是第一次见到外国人,其时的恐怖惊慌,恍如地狱之门开启。同样的事情在其他地方也有发生,横滨的互乐庄原计划9月1日开业。但在前一天晚上,却闯来100多名黑人士兵,用卡宾枪胁迫,将其内的14名慰安妇轮奸,惨叫呼号彻夜,日本警察不敢过问。

  这些,事后日本新闻界按照占领军总部的命令,都不予报道。即便“正常”营业的慰安所,其情景也非常人所能接受。一个化名“玛丽”曾在小町园慰安所从事慰安服务的女子说:“没日没夜,美国兵嚼着口香糖在外面排队等着,女人们在屋子里形同监禁,根本没有拒绝的自由。”“最高的一天接客55人,储备好的避孕套和搏俫士忑基本上都可以用光。”

  而在慰安妇们“为了国家”,“努力奉公”时,日本上层却是另一番景象。一方面日本上层密令避免皇族、公族、财阀家庭的女性被卷入慰安行为,换句话说就是让下层女性的“慰安”来保卫上层家族的贞操。另一方面,原来叫嚣战争最强烈狂妄的日本右翼,又急忙投入到RAA的事业中,从中大肆渔利。美国兵享受性服务的价钱差不多是一个人一百日元,相当于当时日本人平均月工资的两倍,根据合同慰安妇只得到很少一部分,大部分收入落入了右翼财阀的腰包。

  但是,这个“兴旺”的产业,却在1946年遭到了腰斩的命运。原因出在小小的避孕套上。

  尽管日本的“慰安所”配备了避孕套,但肯使用的美国兵却寥寥无几,而占领军的淫威又无法抗拒,结果,造成了RAA慰安所中性病的盛行。RAA的慰安妇中,有性病的超过了90%。

  这引发了大洋彼岸美军的妻子、亲人们一片抗议之声。尤其是有记者深入日本的慰安所,将其内情拍摄,带回美国公布,更引发了轩然大波。

  日本政府随即下令遣散慰安妇,5.5万名慰安妇,没有任何补偿就被赶到了街上。这些慰安妇,很多继续从事色情行业,或在RAA经营的“茶舍”“咖啡厅”“酒吧”等地为美军服务,成为被美军称作“潘潘”的暗娼(美日间的默契,以暗娼代替公娼,继续慰安服务,实际上RAA4年后才正式终止);或者为美军包养,称为“安丽”。

  在整个美军占领日本期间,尽管日美两国在舆论督促下多次试图取缔这种半地下的“慰安”服务,却因为上层的三心二意,始终不能根除。这期间,美国军医“改良”了梅毒的治疗方法,改口服片剂为从龟头直接注射药物,试图用这种极为痛苦的治疗方法稍稍遏制美国大兵的行为,而日本警察在街上追逐“潘潘”,更是那段时期一道无奈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