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历史 >

“石门战迹”遭拆成“光秃秃” 原住民称政府抹灭历史

目录

善恶整齐躬

回复 1 楼 2016-11-23

“石门战迹”遭拆成“光秃秃” 原住民称政府抹灭历史

  台湾屏东县石门古战场有一座纪念碑,碑文“澄清海宇还我河山”流露出当年当地人反抗日军的决心。

石碑

  但据台媒11月21日报道,碑上的字迹现已被拆掉,当地民众十分错愕。

  对于拆除碑文,屏东县文化处强调没有政治因素,只是想了解日据时期的字迹是否存在,拆下的碑文已被存放,正在研究如何呈现这两段历史。

  民众讥讽道:“是抹灭历史的转型正义吗?”身为“牡丹社事件”受害者后代的原住民也觉得不受尊重。

  “没先考据就拆成光秃秃,实在一头雾水!”来自高雄的游客摇头说,趁著天气微凉到四重溪泡温泉,顺道前往石门古战场等景点走走,没想到石碑上的字全消失,周边也没有任何说明,不知道是历史景点遭破坏,还是政府维修做一半,非常夸张。

  石门古战场是“牡丹社事件”遗迹的一部分,在日据时期就以“石门战迹”被指定为史迹。

  1874年5月,日军于屏东县射寮村登陆台湾岛,随后入侵石门(今屏东县牡丹乡石门村)。抗日派原住民强烈抵抗,但以失败告终,牡丹社酋长阿禄古父子身亡。

  “牡丹社事件”后,1936年,日方在此兴建铜制的“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以彰显日军在“牡丹社事件”中的“功绩”。

石碑

  台湾日据时期“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原貌

  国民党政府赴台后,屏东首任县长张山钟将碑文改为“澄清海宇还我河山”。

  2011年,屏东县政府依据“文化资产保存法”将纪念碑列为“碑碣”类历史建筑。

  最近,石门古战场遗迹刚由屏东县牡丹乡公所收回管理。

  牡丹乡长陈英铭表示,县文化处拆除碑文事前完全没有通知公所,原住民都有“不受尊重”的感觉,甚至以为是乡公所做的“好事”。他认为县里至少应该先和地方讨论,让乡公所先与居民沟通,避免出现“有碑无文”的尴尬景象。

  牡丹乡一位老人说,根据口耳相传的历史,“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几个字,在日据结束后就疑遭民众凿坏,如果想恢复原有样貌,也应考证清楚再拆除,留下空白石碑实在不伦不类。

  但屏东县文化处指出,县里一直规划要恢复“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原有历史样貌,本以为日据时代字样只是被覆盖,所以拆下现有碑文,先保存在县文资所。

  没想到拆下后发现原文已经不见,县文化处认为两个时代的碑文都属历史遗迹,待年底“文资审议委员会”讨论后,再决定石柱上呈现哪个时代的碑文,而另一个碑文也会在一旁展示,并说明这段历史。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19982.html

呼啦啦1994

回复 2 楼 2016-11-23

牡丹社事件介绍

  琉球王国原本在明朝时为中国的藩属国,中国与琉球的宗藩关系有五百多年之久。自明初以来,琉球与中国的关系就很密切,琉球不断向中国进贡,琉球历代国王都接受中国册封。1372年,明朝太祖朱元璋对中山王察度发布诏谕。山北、中山、山南三王向明政府朝贡。琉球成为明王朝的藩属。清朝建立以后,琉球使节于1646年来华,受到顺治帝的接见。从此,琉球使节与清廷往来不断。1662年,清廷派遣兵科副礼官张学礼为正使出使琉球。此后,每逢琉球新王继位,都有清朝使节前往册封与庆贺。1663年(清康熙二年)和1756年(清乾隆二十一年),清帝两次赐印给琉球国王,乾隆所赐之印写有“琉球国王之印”字样。但是日本在江户幕府时期武力迫使琉球王国向日本进贡,等于琉球王国同时跟中国(当时为清朝)与日本称臣进贡,所以日本明治政府建立后一直想让琉球王国只向日本政府进贡称臣,进而并吞琉球,因此便等待机会下手。

  而在台湾方面,清朝虽然在1683年顺利的将台湾纳入清帝国版图中,但是对于台湾的态度却一直犹疑不定,所以对于台湾的治理态度仅只于已经开发的区域,而对于尚未开发区域则以划分界线的方式限制人民越界开垦,并且不纳入统治范围内,因此成为后来日本出兵的有利条件。

  1871年(中国清同治十年,日本明治4年)10月一艘琉球宫古岛民的进贡船在回那霸航行时遭遇台风,漂流至台湾南端,船上69名乘客溺死3人,有66人上岛登岸。但后来他们因闯入高士佛社台湾原住民住地,遭台湾原住民杀害54人,逃过一劫的其余12人则在当地汉人营救下前往台南府城,然后转往福州乘船归国。

  1873年11月,日本政府派外务卿副岛种臣以“中国派遣特命全权大臣”的身分出使中国,针对宫古岛人遇害事件试探清廷的态度。随员柳原前光到清政府总理衙门询问琉球漂流民被杀事宜。柳原前光提出:“贵国台湾之地……贵国所施治者仅及该岛之半,其东部土番之地,贵国全未行使政权,番人仍保持独立状态。前年冬我国人民漂流至该地,遭其掠杀,故我国政府将遣使问罪。”清廷总理衙门大臣吏部尚书毛昶熙及户部尚书董恂表示:“番民之杀琉民,既闻其事,……。夫二岛俱我属土,属土之人相杀,裁决在我。我恤琉人,自有措置,何预贵国事而烦过问?”柳原前光争辩说,琉球为日本的国土,清政府应惩罚杀害琉球人的番民。毛昶熙说:“杀人者皆生番,故且置化外。……皆不服王化。”柳原前光说:“生番害人,贵国舍而不治,我却将问罪岛人。”

  清廷官方表示遇害之宫古岛人皆已接受中国之抚恤及遣返处理,此事件与日本无关。副岛种臣则大争琉球为其属地,又陈述小田县民遇害的详情,并且问为何清朝不惩办台番,毛、董则以“生番”(不顺服清廷的台湾原住民)不服王化为理由推搪。又说:“生番系我化外之民,问罪与否,听凭贵国办理。”,这正中副岛种臣之下怀,“化外之民”的说法成为日本出兵台湾的接口和依据,是次出兵是为“牡丹社事件”。


女女女女女女滴

回复 3 楼 2016-11-23

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事件

  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列强侵略矛头直指中国,造成了中国边疆危机四伏。台湾战略地位显要,成为美国、法国等列强武力侵犯的重点。明治维新一开始,日本在对外政策上确立了“开疆拓土”的侵略总方针。地处日本西南太平洋上的琉球和台湾成为其对外扩张的首选目标。

  1871年12月,60多名琉球人乘船遭遇台风,漂流到台湾南部登陆,其中54人被台湾土著居民杀害,其它人被清政府送回国。日本以琉球漂流民在台湾被杀为借口,在美国驻厦门总领事、自称“台湾通”的李仙得的协助下,立即向清政府发难,乘机侵略台湾。

  1873年11月,日本政府派外务卿副岛种臣出使中国,随员柳原前光到清政府总理衙门询问琉球漂流民被杀事宜。柳原前光提出:“贵国台湾之地……贵国所施治者仅及该岛之半,其东部土番之地,贵国全未行使政权,番人仍保持独立状态。前年冬我国人民漂流至该地,遭其掠杀,故我国政府将遣使问罪。”总理衙门大臣毛昶熙等回答说:“番民之杀琉民,既闻其事,……。夫二岛俱我属土,属土之人相杀,裁决在我。我恤琉人,自有措置,何预贵国事而烦过问?”柳原前光争辩说,琉球为日本的国土,清政府应惩罚杀害琉球人的番民。毛昶熙说:“杀人者皆生番,故且置化外。……皆不服王化。”柳原前光说:“生番害人,贵国舍而不治,我却将问罪岛人。

  1874年2月6日,日本政府通过《台湾番地处分要略》。4月组成所谓的“台湾生番探险队”3000人,由陆军中将西乡从道率舰队侵略台湾,并在琅峤登陆。5月18日,日军开始与台湾当地居民交战。牡丹社酋长阿实禄父子等战死。7月,日军以龟山为中心建立都督府。

  清政府得知日军侵犯台湾消息后,立即向日本政府提出质问,并派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率军直赴台湾。沈葆桢等到达台湾后,一面与日军交涉,一面积极备战。日军由于不服台湾水土,士兵病死较多。日本政府考虑到不能立即军事占领台湾,于是转而用外交手段解决问题。经过一番外交斗争后,清政府与日本政府于10月31日签订《北京专条》,清政府付给“日本国从前被害难民之家”抚恤银10万两和日军在台“修道建房等”40万两。12月20日,日军从台湾全部撤走。

  日本第一次对外侵略扩张首选的目标即为中国台湾,给清政府敲响了警钟,同时也暴露了日本霸占台湾的野心。

  1879年,日本武力吞并了琉球,设冲绳县。台湾的安全再次受到威胁。1885年10月,清政府下诏在台湾建省,成为中国第20个行省。

  1874年4月27日,日本借口琉球“牡丹社事件”,悍然出兵台湾。日本此次出兵,其实质是为了占领整个台湾岛。此事与美国人李仙得有关。以往史书对此叙述不祥。此次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的资助,在日本查找资料过程中,发现一系列的资料能够证明日本此次征台从策划到实施确实都与美国退役军人李仙得(Charles William Le Gendre)相关联。李仙得为日本政府提出了一系列的外交策略。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占领台湾。他策划让日本取得清政府对台湾蕃地无有效统治的所谓“化外之地”的口实,进而为出兵台湾提供籍口。同时,他还为日本提出了具体的攻台作战计划书。现将此“计划书”中译文呈献给各个朋友,并加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