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网约车女司机凌晨被杀 嫌犯刚满18岁

目录

天山脚下920

回复 1 楼 2016-11-24

网约车女司机凌晨被杀 嫌犯刚满18岁

  11月21日早上9点多,嘉兴市南湖区七星街道串塘港河边,有村民发现靠河的菜地里停着一部黑色轿车,车门开着,后排座上还有少量血迹。

  接警后,南湖警方立即展开调查,从河中打捞出一具女尸,身上有多处刀伤。

  网约车女司机凌晨接单被杀害 曾主动问是否用车案发现场

滴滴

  经查,受害者姓杜,河南人,49岁,在嘉善摆地摊,闲时做滴滴司机。

  5小时后,2名犯罪嫌疑人孙某、张某在嘉兴一小区落网。

  孙某30岁,江苏人,有抢劫前科,吃过7年官司;张某刚满18周岁,贵州人,跟孙某租住在一起,两人在同一家工厂打工。

  他们交代,11月20日晚上9点多,他们本计划在酒吧门口碰瓷酒驾的司机,讹点钱。等待过程中,受害人杜某主动询问两人是否需要坐车,还给了他们名片。

  当晚12点,碰瓷不成的两人给杜某打电话,要求用车。其间孙某说,要去家里拿东西,再去朋友家。实际上,他去拿了作案用的工具。

  车子开到320国道杨庙路口往东200米时,两人以凶器要挟,抢走了杜某身上700多元现金和一条金项链,之后又连捅数刀使杜某失去反抗能力,威逼她说出银行卡密码。

  两人从ATM机上取出了卡里的4800元钱,把车开到案发现场,将杜某和作案工具扔进河里。原本他们还想毁了车子,但轿车卡在泥地里,最后作罢。

  第二天,两人坐车来到湖州,准备把抢劫来的金项链换成现金。由于湖州市金银市场监控严格,兑换金银饰品需要对身份证进行备案,两人只好用抢来的27.3克的金项链换了一条27克的金项链。并用“洗白”后的项链换取了6800元现金。

  事后,两人将赃物平分。

  回到嘉兴后,两人被民警抓获。目前赃款已经全部追回。

  警方提醒,司机朋友在夜间行车要注意安全,不要随便让陌生人搭车,以免悲剧再次发生。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015.html

SM6D8F

回复 2 楼 2016-11-24

滴滴司机凌晨接死亡订单

滴滴

  凌晨,快车司机杨永烟接到了一张订单,搭车乘客就在终点处将其杀害,事后将杨永烟抛尸在一条萝岗区河中。据悉,警方6日凌晨已将疑犯抓获,该案具体细节仍在调查之中。杨永烟的女儿杨小姐告诉记者,父亲杨永烟46岁,在一个大型商场维修部上班,为人老实厚道,平时经常帮工友顶夜班,但如果不回家都会说一声。为了让家里生活的更好一点,几个月前,杨永烟想起趁下班的空隙,利用几年前买的小车做快车补贴一下家里的开销。

  3月5日凌晨1时许,一般来说,兼职做快车的杨永烟也该回家了。于是,老婆给杨永烟打了电话,问怎么还不回家,杨永烟匆匆回了一句:“马上就回家了。”但整整过了一夜,家人并没有等到杨永烟,电话也关机了。就在前一晚,杨永烟曾与工友通宵打牌,最后睡在工友的宿舍里。家人一度以为可能又是打牌去了,醒了之后就去上班。可杨永烟老婆第二天继续打电话,仍然关机,工友们也反映前一天下班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杨永烟了。家人急忙在朋友发布寻人启事,并向警方报案。通过调看警方监控录像,3月5日凌晨两点多,红棉大道的监控摄像头拍到,杨永烟开车,后排做了一名男乘客,但到了三点多,平山的监控摄像头则拍到开车的人换了男乘客,看年纪只有20出头。

  6日凌晨,警方在花都永发小区抓获了疑凶,疑凶也带着警方到了现场去指认。杨小姐告诉记者,经了解,杨永烟的最后一张快车订单是在一点多的时候接到的,接送地址是从花都的永发小区玛莎莉酒吧到拥军公车站,路程并不远。但就在抵达目的地之后,男乘客疑凶残忍地杀害了杨永烟。“行凶地点就在车站后面,杂草丛生,十分荒芜”。


nice泗水人

回复 3 楼 2016-11-24

滴滴打车的安全隐患

  前两天经朋友推荐,体验了两次嘀嘀打车。果然是方便至极。第一次在周五下午3点,加价五元,30秒响应,10分钟等待。第二次在周五下午6点,加价十元,20秒响应,5分钟等待。作为乘客,我省去了在路上不可预知的等待时间。对司机而言,不仅降低了空驶率,而且有了额外的加价收入。

  但通过对司机使用情况的观察,我对嘀嘀打车应用的安全隐患感到担忧。第一次我坐在副驾驶,行驶在西直门到苏州街的道路上,司机的手机几乎每隔几十秒就有一次叫车申请。司机仔细地听着出发地,目的地和加价信息,并快速做出判断。如果司机决定接下这单生意,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点击,否则就会被其他司机抢去。为了抢到最适合自己的客户,他甚至在嘀嘀语音播报的时候示意我不要说话。在这个过程中,司机不仅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对订单的分析上,甚至要做出低头拿起手机,找准屏幕上按钮的位置,快速按下的操作。可以说这是一个比开车打电话更加危险的行为。

  第二次使用嘀嘀租车,我选择了坐在后座。这个司机可能也意识到了安全上的隐患,使用了支架将手机安放在挡风玻璃下,这样就不必做出低头的动作。而且他佩戴了蓝牙耳机,不像第一个司机那样,需要在嘈杂的环境中“侧耳”倾听。但同样的问题是,他一直在“抢”。抢着做出判断,抢着接下自己认为合适的订单。

  作为一款司机在驾驶过程中频繁使用的应用,嘀嘀打车不能像一般的移动App一样,只考虑体验,性能,流量等问题。它必须要对司机和乘客的安全负责。

  笔者建议,可以从两方面来提高安全性:

  第一,去掉“抢单”模式,而代之以“摇号”模式。

  当一个请求发出后,系统给所有司机一分钟的时间。凡是在一分钟之内做出应答的司机,都有资格进入摇号环节。由系统随机抽取中签司机。这样司机就有更充裕的时间做思考和操作手机,可以更加从容。这个“摇号”的环节,是可以产生盈利模式的,这个无需多言。

  第二,优化地点和路线匹配,只把请求发送给真正适合接单的司机。

  目前滴滴打车只匹配了司机和乘客之间的距离,把请求发送给乘客周围3到4公里的司机。 系统应该考虑更多的因素,实现更加精确的匹配。比如,该司机当前乘客的目的地,该司机目前所在线路的拥堵情况等。通过精确匹配,减少推送到司机手机上的信息,从而减少对司机的干扰,也可以提高安全性。

  目前市场上打车应用很多,但还没有哪一家把安全作为要点。如果哪家公司能够联合交管部门,制定这类应用的安全标准,可以说是抢占了行业的制高点。这也是这个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必须。


  推荐阅读:

  网约车车费4月内翻倍

  网约车新政背后的考量

  网约车新政违法 新政还将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