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残疾女孩父母讨债被杀 索赔百万仅获赔5万

目录

定州小美妞

回复 1 楼 2016-11-24

残疾女孩父母讨债被杀 索赔百万仅获赔5万

  连日来,邯郸市临漳县黄开河村张盼盼看着厚厚的一沓判决书欲哭无泪。她的父母因为向邻居讨要5万元借款,被对方残忍杀害抛尸机井。法院日前一审判决故意杀人犯死刑,但对于被害人一方提出的总计上百万元的各种赔偿诉求,其中仅有52409元的丧葬费得到法律支持。张盼盼对此疑惑不解,交通事故赔偿包含死亡赔偿金、生活抚养费等,为何故意杀人案件赔偿却寥寥无几呢?

  讨要借款招来杀身之祸

  张盼盼今年23岁,自幼双腿残疾无法行走,被人们称为“轮椅妹”。一年前,她的父亲借给邻居赵彬彬5万元钱,没成想给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被告人赵彬彬因为做生意向邻居张某(男、50岁)借款人民币5万元。2016年1月25日19时许,张某因借款到期来到赵彬彬家,二人因还款事宜发生争执吵骂。争吵中,赵彬彬用木棍将张某打倒在地,再用绳子等捆绑其手脚,并用胶带缠住张某的口鼻和颈部。当赵彬彬将张某装入编织袋时,张某的妻子孔某(48岁)来到赵家,赵彬彬用同样的办法把孔某杀害。随后,抛 尸自家麦地南侧的废弃机井中。

  26日13时许,被害人孔某的妹妹到赵彬彬家寻找姐姐,赵彬彬以开车去接张某夫妇为由,诱骗对方一同前往。途中,赵彬彬谎称面包车出现故障,趁孔某的妹妹不备,从车上先后拿出铁锤、铁棍朝其头部击打。危急时刻,因为有行人经过此处,赵彬彬驾车躲避撞上电线杆,孔某的妹妹乘机逃脱,后被送往医院抢救,经鉴定构成轻伤。

  当日18时30分许,赵彬彬到当地公安机关投案。

  被告被判死刑 附带民事赔偿5万余元

  由于张盼盼身体严重残疾,家中还有一个11岁的弟弟需要照顾,她向法院提出丧葬费52409元、死亡赔偿金4420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330843元等多项赔偿诉求。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均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故均不予支持。被告人赵彬彬犯罪后果特别严重,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故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处被告人赵彬彬死刑;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盼盼等人经济损失52409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孔某的妹妹经济损失2167.93元。

  父母双亡,一审判决仅赔偿被害人子女经济损失5万余元,不少网民认为不可思议,甚至质疑法律的公正性。

  对于“刑事诉讼法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这一备受社会关注的话题,记者在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刊发过的一篇文章中看到,新刑事诉讼法第99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针对物质损失的赔偿范围有三项不包括的明确规定,即物质损失不包括犯罪分子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而使其遭受的物质损失;不包括精神损害赔偿金;不包括死亡赔偿金或死亡补偿费。

  11月22日上午,对于“轮椅妹”张盼盼的不幸遭遇和法律困惑,律师建议被害人一方申请政府救助,或者单独起诉故意杀人犯赵彬彬和其配偶,要求返还5万元借款。

  考虑到张盼盼的弟弟属于未成年人,她还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渠道,要求被告人赵彬彬根据实际情况赔偿一定数额的抚养费。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035.html

smilecandle

回复 2 楼 2016-11-24

刑事赔偿方式和计算标准?

  一、赔偿方式

  我国国家赔偿方式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方式,能够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的,予以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

  (一)支付赔偿金

  (二)返还财产

  (三)恢复原状

  以上三种赔偿方式,既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另外,检察机关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对依法确认有国家赔偿法第15条第(一)、(二)项规定的情形之一,并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二、计算标准

  国家赔偿法规定赔偿标准的原则是,既要使受害人所受到的损失得到适当的弥补,又要考虑国家的经济和财力负担状况。我国国家赔偿标准基本采用慰抚性原则。

  1、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计算标准

  国家赔偿法第26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2、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权的,赔偿金按照下列规定计算:

  (1)造成身体损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以及赔偿因误工减少的收人。减少的收人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最高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5倍。

  (2)造成部分或全部丧失能力的,应当支付医疗费以及残疾赔偿金。残疾赔偿金根据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确定,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最高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10倍;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20倍;造成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对其扶养的无劳动能力的人,应当支付生活费。

  (3)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对死者生前扶养的无劳动能力的人,还应当支付生活费。

  三、财产权损害赔偿的计算标准

  1.罚款、罚金、追缴、没收财产或者违反国家规定征收财物,摊派费用的赔偿。对于罚款、罚金、追缴、没收财产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财产权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征收财物、摊派费用的行为,属于物之失去控制,与之相适应的最好赔偿是返还财产。

  2.查封、扣压、冻结财产造成的赔偿。查封、扣压、冻结财产的,应当解除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应当返还财产损坏的,能够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不能恢复原状的,国家承担赔偿责任,按照损害程度给付相应的赔偿金。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

  3.财产已经拍卖的赔偿。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财产实行违法强制措施后,如果对财产已经进行了拍卖,原物已经不存在或已为他人所有,恢复原状已不可能,便应给与金钱赔偿。对已拍卖财产的赔偿,国家赔偿法规定是给付拍卖所得价款。

  4.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的损害赔偿。这种侵害并非直接指向财产,而是剥夺和限制受害人的权利,其后果往往是造成企业停产或法人消灭。对此,国家赔偿法规定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造成损害的,赔偿停产停业期间必要的经常性费用开支。所谓“必要的经常性”的费用开支是指企业、商店、公民等停产停业期间用于维持其生存的基本开支,如水电费、房屋租金、职工基本工资等。其中职工基本工资是按国家统一规定的劳保工资的平均数来计算的。但不赔偿法人或组织在正常情况下,在此期间必定能获得的利益,也不赔偿停产停业期间的一切开支,而只是赔偿必要的经常性费用,并且是赔偿损失的一部分而非全部。

  5.财产权其他损害赔偿。国家赔偿法规定,对财产权造成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

通州纹渊阁

回复 3 楼 2016-11-24

被害人索赔84万仅获赔4万

  索赔88.5万余元,而法院判赔4.3万余元,被司机杨雪鸥驾车拖拽致死的停车收费员丁某死亡后,家人并没能获得死亡赔偿金,法院判赔的只是有据可查的物质损失。去年长春“盗车杀婴”案的一审中,被告人周喜军“死刑、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17098.5元”的判决也曾引发过公众的讨论:故意杀人案中,凶手被判赔多少才合适?

  去年1月1日新《刑诉法》实施及最高院司法解释颁布之后,全国法院都在附带民事判决中取消了死亡赔偿金,此举大大减少了“法律白条”,但同时也让一些受害人家属陷入了“家里没了顶梁柱,连赔偿都肯定得不到”的窘境。

  索赔与判赔 金额差84万

  4月9日,杨雪鸥因停车收费纠纷故意杀人一案一审宣判。被告杨雪鸥因故意杀人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并赔偿受害人家属4.3万余元。记者了解到,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人杨雪鸥赔偿死亡赔偿金人民币729380元,误工费人民币10000元、交通费人民币10000元,住宿费人民币5000元,丧葬费人民币31338.5元,精神抚慰金人民币100000元,共计人民币885718.5元。

  法院查明的损失中只涉及“物质损失”,其中包括丧葬费人民币31338.5元,误工费人民币3000元,交通费人民币6000元,住宿费人民币3000元,共计人民币43338.5元。目前,杨雪鸥已交纳赔偿款人民币3万元,余款则要求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支付。

  死亡赔偿金执行难 导致“法律白条”频现

  去年1月1日起实施的新刑诉法第99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它明确了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即“物质损失”。

  最高院司法解释第155条划定了“物质损失”的范围。它包括“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用具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毛立新律师告诉记者,从2004年之后的一段时间,各地法院在刑事判决中,一般会支持“死亡赔偿金”的主张。这是由于2004年时最高院曾出台过一个民事司法解释,其中提到人身损害赔偿中可以主张死亡赔偿金,额度一般以当地年人均收入的20倍来计算。尽管存在农村和城市的差别,但总的来说数额还是较高。此后几年,刑事判决中也越来越多的借鉴这个标准。

  “但是很快司法实践中遇到了不少问题。”毛立新说,“比如传统上认为‘人财不能两失’,一些已经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件里,被告人家属对死亡赔偿金的执行极不配合。或者一些被告人确实无力支付,赔偿金的额度远超过了他们能支付的程度。这既造成了‘执行难’,也使得不少受害人家属拿着判决却得不到钱,使得法院判决变成了法律白条。”

  记者了解到,在某些判决了死亡赔偿金的案例中,曾经出现过被告人本人“一无所有”,名下毫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他的近亲属却是不折不扣的“土豪”。而这种情况下,一旦法院调解失败,被告人的近亲属“自愿”支付赔偿金的路走不通,那么最后法院作出判决之后,关于财产的部分也必将陷入“执行难”的境地:根据法律规定,被判赔的只是被告人本人,他的亲属们并无法定代为赔偿的义务。

  死亡赔偿金 赔的是精神还是物质?

  除了执行难以外,法理上也还存在着争议。“比如应该怎样界定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一种观点认为,它是一种精神抚慰性质的赔偿。不过既然是精神抚慰性质的,被告人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刑事处罚,那就应该已经是对受害人家属的精神进行了抚慰。因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就不该支持精神损害赔偿。”毛立新说,同时另有一种意见则认为,死亡赔偿金其实也是死者家属的物质损失,因为它是计算死者本来在有生之年可以创造的财富,因此才有了“年均收入20倍”,也就是一个人20年所能创造的物质财富的标准。“因为在法理上理解的不统一,也让它在实践中遇到了问题。”

  毛立新说,这种做法导致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民事案件中如果其中一方死亡,其家属可以获得至少几十万的死亡赔偿金,而刑事案件中,被害人一方可能死得更惨烈,法院却只支持“物质损失”,二者金额上相差极大。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认为,凡是已经‘物化’的损失,都应该列入附带民事赔偿的范围。“比如被害人因被告的伤害行为,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那么此后治疗时产生的费用,就叫物化。或者,凡有固定公式可以计算的,也应该被视为‘物化’。死亡赔偿金就有它的固定公式,我认为它实际上应该列入赔偿范围的。”

  “被害人是否应该得到赔偿,叫做应然权利,实际能否真正得到赔偿,是实然权利。二者本来就不是一致的,从法理上,法院只用考虑法律上是否妥当,用不着从被告人有无赔偿能力的角度去想。”洪道德说。

  另行提起诉讼 家属难度很大

  记者查阅1年多来多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最终解决方式,发现法院方面都在最终宣判前尽可能促成双方接受调解。一旦双方达成一致,判决之前款项就已经到位,并无执行问题。但如果双方达不成谅解,必须依靠判决来确定金额时,判决的额度往往十分有限。

  如果刑事附带民事的赔偿遇到困境,被害人家属能否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索讨赔偿?毛立新认为,理论上当然可以,但在现实当中,获得满意判决并能够获得切实赔偿的比例并不高。

  按照法律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死者家属不需要交纳诉讼费,如果是在民事侵权案件中单独起诉,受害方则要按照起诉赔偿的金额交纳诉讼费,同时家属也将承担更多的举证责任,法院是否能够支持,从整体上看也并不乐观。

  “在杨雪鸥故意杀人的案子里,如果一审之后某一方或双方提出上诉,在二审的时候法院还会主持调解,届时如果双方能达成某种妥协,也许死者家属获得的赔偿会更多。”毛立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