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丈夫包养情妇想离婚故意家暴

目录

Levis_Dragon

回复 1 楼 2016-11-25

丈夫包养情妇想离婚故意家暴

  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家庭暴力法》贯彻实施后的第一个“国际反家庭暴力日”。市 妇联根据相关家暴案例,结合武汉市今年推出实行的,市公安局、市民政局、市司法局、市卫计委、市法院、市妇联等单位部门联合采取的“六方联动”反家暴工作法,教广大妇女群众或家庭成员如何对家暴说“不”。

  故意家暴逼迫妻子离婚

  “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打过我, 现在动手就是想逼我离婚!”陈静(化名)与丈夫李志(化名)结婚已有15年,共同养育了4个孩子,最小的现在才1岁多。两人从一无所有打拼到有房有车,一 起走过了很多风雨。如今事业越做越大,李志在外面包养了一个20出头的情妇,“现在他觉得外面那个年轻又漂亮,嫌弃我带不出去了,就要跟我离婚,我不同 意,他就威胁我,说要打死我。”陈静说,结婚15年来,两人即使再怎么吵,对方也没对她动过手,所以听到这段威胁,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也觉得丈夫说的离婚 不过是气话。

  没想到,李志现在要么不回家,一回家就提离婚的事,陈静不同意,他就破口大骂,最近这几次,更是动手打了陈静,“我说什么也不同意离婚,他见说服不了我,就动手扇我耳光,还拿脚踹我。”

  被打得浑身是伤的陈静如今有家不敢归,“只要我在家,他就打我,他就是想逼我走,要我离婚。”陈静认为,丈夫的家暴行为是一时鬼迷心窍,为了逼迫她离婚而故意家暴,“他越这样,我越不离,我就是想好好和他谈清楚,我也想知道我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专家点评]

  市妇联维权咨询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认为,陈静希望和丈夫好好沟通,可以申请基层妇联组织或司法所的调解员对双方进行调解。

  如果夫妻感情确已破裂,陈静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建议去其住所地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还可申请庇护救助,设在武汉市救助站的“反家暴庇护救助站”可以为她提供一定时限的庇护。庇护站为其提供免费食宿、心理疏导、婚姻辅导等服务。

  陈静应积极依法收集丈夫实施家暴及出轨的证据,在向法院提起离婚请求的同时,还可以提起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维护自己的权益。

  被家暴没报警 想离婚没证据

  “他不肯承认对我家暴,现在我想离婚,却没有证据,怎么办?”今年40岁的齐艳(化名)与丈夫高明(化名)是高中同学,两人的感情基础很好,结婚后一起经营一 家早餐店,生意红红火火,儿子也很听话。但是近几年,齐艳的丈夫不再专心做生意,而沉迷于玩乐,除了大把大把的花钱赌博外,还染上毒瘾。齐艳多次耐心劝 说,对方却充耳不闻。

  今年更过分,高明竟带着外面的女人回家吸毒,齐艳回家看到这一幕后大怒,于是两人由争吵上升到大打出手,齐艳被打倒在地,身上肋骨多处骨折,“但我当时考虑到,毕竟是夫妻一场,而且我还想和他过下去,就没有报警。”没想到,就是这一时心软,让高明抓到了她的软肋。

  在此之后,高明肆无忌惮地带陌生人回家吸毒,更偷偷变卖家中的值钱物品,只要齐艳不给钱他,他就大打出手,经常打得齐艳头破血流。经过几个月的挣扎,齐艳发 现丈夫已经变了一个人,她实在是无法忍受家暴的痛苦,于是提出离婚,但是对方不同意。“我说他对我施行家暴,绝对可以离,他却反问我,证据在哪里?这让我 哑口无言,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专家点评]

  市妇联维权咨询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提醒,遭遇家暴时,应大声呼 救,让邻里知道,留作证人证言,同时应立即拨打110报警,警察的出警记录是有力的家暴证据;遭遇家暴后,应对自己的外伤拍照,并及时到大型三甲医院或武 汉市家庭暴力伤情司法鉴定站进行伤情鉴定,积极取证。

  一旦进行诉讼离婚,这些都可以当作家庭暴力的证据,甚至是追究责任人相关法律责任的依据,如果不积极采取措施,不仅实施暴力的人得不到惩治,在诉讼离婚的时候主张赔偿也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

  齐艳有向法院提出离婚起诉的权利,判断离婚不是以家暴作为衡量标准,家暴是影响夫妻感情的因素,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才是判决离婚的依据。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045.html

九指神丐x

回复 2 楼 2016-11-25

教你婚前如何判断"家暴渣男"

  15年前,一部以家庭暴力为主题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在全国引起轰动,其反映出的家暴给女性带来的伤痛和阴影让很多观众刻骨铭心。其实,在婚前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观察到对方是否有家暴倾向。在“国际反家庭暴力日”来临之际,由重庆市妇联主办的“12338情系白丝带——‘反家暴 促和谐’”主题沙龙分享活动举行,心理专家在活动中表示,女性要杜绝暧昧,警惕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边缘型人格障碍等特征的男性。

  “家暴频频发生,但有时警务繁忙、支援力度有限,如何通过有技巧的报警,引起警方的关注?”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敬华在分享时告诉女性嘉宾们,遭受到家暴,在报警时,应把严重性和家暴程度明确地告诉警方,讲明已遭受到哪些伤害,“如果不把情况说清楚,即使屡次报警,警务人员也可能认为是夫妻天天吵架,不会引起重视。”岳敬华说,同时也可以通过亲人朋友帮助报警,再次提醒警方事态危险,通过多方途径引起关注。

  岳敬华表示,遭受到家暴的女性也可在事态严重时,向当地法院提交书面申请,申请人身保护令。

  活动中,心理专家代小红也表示,其实女性应该在结婚前就慎重考虑,可通过一些观察判断出恋人是否有家暴倾向。“最好的方式是接触他的家庭,观察他父母相处的状态,如果他母亲有遭受家暴的历史,那他本人有家暴倾向的可能性也很大。”代小红说,如果在还未接触到对方家庭时,也可通过对其个人的性格观察判断。“如果父母从小溺爱他,性格非常自我,就会形成自恋型人格障碍,一旦不被满足就会有家暴可能。”代小红分析说,还有一种边缘型人格障碍,情绪非常不稳定,还有很强依赖性和控制欲,对方就会情绪失控,出现家暴、自残等现象,“所以女性在恋爱时,当发现与对方不合适时,就不要继续玩暧昧,要果断做出判断。”

  家庭暴力一直是危害妇女儿童生命健康安全的突出社会问题,反家庭暴力是妇联开展维权工作的重要内容。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据了解,目前,全市有十个民政救助机构挂牌成立家庭暴力庇护中心,市高法院发文在全市各级法院设立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并推行人身保护令。同时,为保障和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2005年,市妇联开通了12338妇女维权热线。2015年11月,市妇联对12338维权热线进行了拓展升级,将原12338妇女维权热线提档升级,拓展为维权咨询服务、心理咨询服务和女童悄悄话服务三条热线。


跟朋友吻别

回复 3 楼 2016-11-25

一男子获拆迁款后赌博又家暴

  经开区居民李富,今年即将年满70岁,因涉嫌故意杀人已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令人意外的是,被害之人,却是李富的亲生儿子李桂。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七旬老人亲手弑子呢?

  11月21日,成都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李桂原本性格暴躁,在房屋拆迁获得赔偿款后,经常赌博、酗酒,钱输完后要钱不成就对父母、妻子进行家暴。事发当晚,李桂再次向父母要钱不成实施家暴时,父亲李富在打斗中打死李桂,随后自首。事发后,当地群众写了联名信,希望法院能对李富从轻判决。

  深夜打斗

  七旬老汉打死儿子

  9月26日晚11时许,李富像往常一样在卧室睡觉,妻子任芳哄着四岁的小孙子。突然,儿子李桂进入房间,直接问母亲要钱,但被任芳拒绝。李桂破口大骂,向床上的父亲挥拳打了过去,李富急忙翻身躲开。一拳不中,李桂再次挥拳,愤怒的李富顺手拿起了放在床头的钢钎。

  李桂躲开朝客厅跑去。愤怒的李富决定要好好教训儿子,他追赶了出去,钢钎落下,李桂被多次击打。

  随后,李富往客厅走去,站立起来的李桂,再次追赶老父亲,李富转身再次用钢钎打在了儿子头上,之后,李桂倒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的任芳被吓得目瞪口呆。4岁的孙子也哇哇大哭,随后,李富拨打了110自首。

  遂宁市经开区公安分局北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将李富带走。目前,李富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并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

  村干部:

  死者经常殴打辱骂父母

  11月21日,虽然李富杀死儿子已过去近两个月,但当地群众仍密切关注事件进展。

  “多年来,李桂经常殴打辱骂父母。”当地一名村干部介绍,特别是2010年房屋拆迁修了自建房后,李桂更是经常向父母要钱,如果不给就是拳打脚踢。为此,村社干部也多次进行协调。

  李桂妻子杨萍回忆,“自从搬进自建房,他就赌博、酗酒,输了就找我要,我不给他就找父母要,只要我们不给,他就会对我们进行殴打。”“十多万拆迁款全部给了他,全被输光。”

  “今年年初,他输钱后又回来要钱,我没有给,他几拳打在我脸上,牙齿打掉了两颗。”杨萍流泪说道,不到一个月,李桂再次要钱未果,直接从厨房拿起菜刀,将她的脖子划伤,“我真害怕他哪天把我杀了。”难以忍受的杨萍,最终选择离家外出打工。

  11月21日,成都商报记者从遂宁警方获悉,事发后,当地上百名村民写了联名信为李富求情,信中控诉了李桂的恶习以及殴打父母、妻子的情况,并有上百人签字按手印。联名信已交给了办案民警,希望转交检察机关和法院。

  对话老汉

  最大心愿是孙子长大成人走正道

  记者在看守所见到李富时,老人对儿子李桂的行为仍感气愤,但对杀死儿子,他表示自己只想教训一下。

  在李富看来,儿子李桂变成赌博、酗酒、殴打父母妻子的人,都是因为房屋拆迁获得了赔偿款,有了钱,李桂就变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天天跑车挣钱,变成了爱赌、爱喝酒之人,“钱输完了还不吸取教训,向儿媳要钱不成就打儿媳,向我们要钱不成就打我们。”

  “现在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两个孙子,大孙子16岁了,现在在学理发,我最担心的就是大孙子在外面经不住诱惑学坏。”李富说,“儿子我没有教育好,我希望孙子长大成人,能走正道。”

  警方提醒

  遭遇家暴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

  对于这起家庭悲剧,遂宁市公安局经开分局北固派出所副所长陈智宇表示,2016年3月1日《反家暴法》正式实施,这让反家庭暴力有法可依,明确了反家暴相关的各方权利义务。陈智宇说,根据《反家暴法》规定,当事人若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可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