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这位正省级干部离世 没照片没生平没墓地

目录

life煞神

回复 1 楼 2016-11-25

这位正省级干部离世 没照片没生平没墓地

  沈因洛是谁?他曾在上世纪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第六届湖北省政协主席。今年2月20日,这位老人因病离世,享年96岁。

  去世3小时后,他的遗体就被移交给红十字会。几天后,位于石门峰的武汉市遗体捐献者纪念碑上,刻上了第1304个名字:沈因洛。

  捐献遗体,沈因洛是在兑现自己33年前的承诺。1983年8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把遗体交给医学界利用的倡议》,倡议人中就有沈因洛。捐献遗体曾遭到家人的反对,但沈因洛拿出那张发黄的《人民日报》,指着自己的名字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信守诺言,说到做到!”

  全家人拗不过他,只得签名同意他捐献遗体。沈因洛是湖北省第一位捐献遗体的省级领导干部。没照片、没生平、没墓地,只有邮票见方的三个小字,是一位96岁老党员、老八路、正省级老领导留下的最后“痕迹”。

  1920年12月,沈因洛出生在江苏省吴县(现苏州市吴中区)农村。1937年,华东沦陷,他和十几个进步青年一起,跋涉数月,途经武汉,于次年抵达延安,并入了党。后来他才知道,因为投身革命,父亲惨遭侵华日军杀害。

  在延安,沈因洛先后进入陕北公学二期及抗大四期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129师385独一团,主要工作是统计战友伤亡情况。他跟随部队,经过西安、洛阳,越过长江打击日寇。“每一次战斗,每记录一笔伤亡,都激起我对侵略者的仇恨。”1940年下半年,沈因洛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

  解放后,沈因洛又迎来了另一个战场。

  1961年初,时任41军政治部副主任的沈因洛,被调到武钢。那时恰逢三年自然灾害,苏联援建项目终止,专家撤走,武钢处于异常艰难的发展阶段。“一接到通知,他春节也不过了,卷上行李就走,把我和孩子留在了广东。”沈因洛的夫人曹俊敏说。

  那时钢产量是中国工业化的“第一标志”,武钢人视之为“命根子”。1969年,为完成中央下达的炼钢任务,沈因洛两次累倒在平炉旁。在他带领下,上世纪七十年代,钢铁工业也打了一场翻身仗,被邓小平誉为“又打了一场淮海战役”。

  沈因洛在武钢工作21年,那里关于“沈经理”的传说很多,比如“开会的故事”、“闹钟的故事”、“恭喜发财的故事”。从白玉山农场到厂前上班,路程远,道路坑坑洼洼,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赶路,天气不好还容易出事故。沈因洛实地调研后,提议修建白玉山到厂前的水泥路。今天,武钢人仍亲切地称这条路为“沈因洛路”。

  1982年至1993年,沈因洛先后在湖北省委、省顾委担任重要领导,也曾任省政协第六届委员会主席、党组书记。

  1995年8月,沈因洛离休。但他仍坚持参加离退休党支部活动。2014年后,实在走不动了,他就让秘书推着轮椅参加学习。沈因洛生前一直保持老习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阅读《湖北日报》,第一时间自费购买学习资料。“十二大到十八大,每一届党代会的内容,他都清清楚楚。他90岁后,还可以标点不差地背诵党章,大段大段流利地复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直到去世的前一天,秘书还给他念新的中央文件。

  沈因洛很“抠门”。在武钢工作21年,工作人员多次要给他更换办公室,都被他拒绝。他常讲,领导一“大方”,风气就变坏,钱要用在公司发展上,用在解决职工困难上,不能用在享受上。一件蓝色棉袄,沈因洛一穿10多年,袖口、领口都磨破了,临终前的上午还穿在身上。

  但对他人,沈因洛却很大方。离休后,他订下规矩,每年拿出一个月工资,分别捐给省慈善总会、残联、老促会、“希望工程”和“春蕾行动”。去年9月,沈因洛获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和5000元慰问金。沈因洛当即决定,将慰问金捐给黄冈革命老区困难群众。

  “心底无私天地宽”。这是沈因洛在2013年底书写的一卷条幅,至今还悬挂在湖北省政协离退休干部处书画室。这七个大字,正是他的人生写照。

  严格要求自己,严格要求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沈因洛也是出了名的。沈因洛非常疼爱外孙女燕燕,但她也没有沾到沈因洛一点光。一天深夜,燕燕乘飞机回武汉,试着央求爷爷派车去接机。沈因洛沉默半晌,轻声对她说:“你还是搭出租车回来吧,车是公家配给爷爷工作用的,不是咱家私车。”

  沈因洛还给每任秘书都“约法三章”:善于学习,严格守时,最重要的是不能搞歪门邪道,绝不允许以任何方式插手工程建设和人事安排。

  风雨一生,操劳一生,奉献一生,沈因洛的事迹却很少见诸媒体。生前,他给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定下了两条“铁律”:不接受个人专访,不撰写个人回忆录。

  不接受专访,后人只能通过追访,来怀念这位逝去的老人;不写回忆录,后人也会把他铭记在心间。

  不忘初心的人,人们也忘不了他。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047.html

高高vickygg

回复 2 楼 2016-11-25

沈因洛事迹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刊发省委决定和长篇通讯《共产党人一杆旗——追记省老领导沈因洛》,引发人们对一位“真正共产党人”的无限追思。连日来,沈因洛的老同事、老部下、忘年交们,或致信致电本报,或发来回忆文章,或专程到编辑部讲述,追忆沈老的感人事迹和崇高精神。他们说,“我们要一直讲下去,讲给更多的人听。”

  从41岁到61岁,沈因洛在武钢担任主要领导,十里钢城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追忆“沈经理”,几乎每一个老武钢人,都能向记者讲述几个故事。“开会的故事”、“闹钟的故事”、“恭喜发财的故事”……时光流逝数十年,仍历历在目。

  89岁的离休干部王国连,曾是武钢办公室文员。尽管听力不好,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打开记忆的闸门。

  “沈经理带来了军队的作风,无论干什么事,时间观念极强。”他回忆,1961年,沈因洛来武钢不久,第一次主持召开处长会。通知8点钟开会,沈因洛7点55分到会场。

  8点整,他准时宣布会议开始,可二三十个处室,仅来了10多名处长。沈因洛对工作人员说:“你就坐在门口,不让迟到者进来。”当时,管理松松垮垮,开会迟到是家常便饭。沈因洛军人性格,容不得这样的作风。

  第一拨人开会结束后,等在外面的处长被沈因洛“请”了进去,没有批评、没有责问,会议又按原流程重新开了一次。迟到的处长们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大家都感到这比批评更加难堪。此后,机关开大会,再也没人迟到了。

  42年前亲历的一件小事,让武钢兴达公司原党委书记柳学斯铭记至今。

  1974年冬天的一个清晨,正在动力部保卫科值班的柳学斯接到沈因洛的电话:“昨天晚上,鼓风机站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鼓风机站是动力部下属单位,负责给高炉送风,一旦鼓风机站出问题,高炉停风,后果不堪设想。前一晚,沈因洛来到这个要害单位查岗,发现这里管理松散,人员进出也不登记。他没有批评任何人,随手把值班室的一个小闹钟带走了。

  柳学斯接到电话后,赶紧问鼓风机站值班人员,答复是“没丢东西”。

  当天上午,动力部保卫科、鼓风机站等单位负责人被沈因洛叫到办公室,他把小闹钟拿出来,说“丢了东西,毫无察觉,说明什么问题?!你们回去以后要举一反三,定出制度,严格起来。”

  在武钢官微“幸福武钢”留言板上,“黄建”说:在当年骑自行车上班的人流里也曾有老领导身影。“舒凯”说:早上开调度会之前,他必定提前半小时以上巡一遍全厂各机组,下晚班、上早班的人都碰到他也不奇怪。“沈经理不仅作风扎实,而且思想解放、与时俱进。”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不久,沈因洛在武钢职代会上,发出响亮号召:“春天来到了,大家要好好干,恭喜发财!”

  一声颇为胆大的“恭喜发财”,在当时,如同一声惊雷,让现场职工既震惊又暖心,激发出大伙大干快上的豪情。此后,武钢发展蒸蒸日上,职工的荷包也渐渐鼓起来了。

  在武钢,沈因洛最早提出给有贡献的职工发奖金——“将贡献与经济收入直接挂钩,在当年,那是需要勇气与担当的。”老武钢人点评。

  “他的办公室,谁都可以进。

  上百平方公里的厂区,到处都有他的身影,当年的老工人,大多见过沈经理。”81岁的武钢原副经理胡锡三和沈因洛相识55年,“沈经理离休后,每年春节团拜,武钢都要请他回来,他每次总是要站到门口迎接,亲切地叫声‘老伙计’,临走时他又一一握手送别。”

  这些“小事”,“老伙计”们为何如数家珍?“因为它体现一位优秀领导的人格魅力。”77岁的柳学斯说,它影响深远,武钢人永远也忘不了。

669461531

回复 3 楼 2016-11-25

沈因洛个人简历

  沈因洛,1920年12月生,江苏吴县人(现苏州市吴中区)。1938年4月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入延安陕北公学、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五旅团政治处干事、技术书记、三八五旅十三团连指导员。

  1945年河南军区第六支队政治部秘书,中原军区一纵队团政治处党总支书记,中原军区第一纵队八团政治处股长、八团政治处副主任兼组织股股长,豫陕军区四分部组织科科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三十五旅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湖北京钟县客店坡区委书记,江汉军区第二军分区教导队政委,第二军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49年7月湖北军区荆州军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湖北军区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湖北军区荆州军分区副政委。

  1953年中南军区第三文化速成中学副政委,陆军军政治部副主任。1961年3月武汉钢铁公司副经理、经理,公司革委会副主任、主任,公司党委第二书记,公司经理,公司党委第一书记。1982年10月湖北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1982年10月湖北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兼省委组织部部长。

  1983年1月湖北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1983年12月湖北省委副书记。1985年12月湖北省顾问委员会副主任。1988年5月至1993年5月湖北省第六届政协主席、党组书记。1995年8月离休。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第十二大、十三大、十四大代表。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2月20日15时09分在武汉逝世,享年9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