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故事 >

外国的民间故事

目录

艾达巴可

回复 1 楼 2016-11-25

外国的民间故事:神奇的毛线针

  从前有一个姑娘,名叫艾米西。她蓝蓝的眼睛,棕色的辫子,长得非常美丽。她十七岁的那一年,一群强盗闯进了她的家,杀死了她的父母,把她家洗劫一空。

  艾米西为了生活下去,只好到一家铺子里去当佣人。

  严寒的冬天,她还是光着脚在村子里跑来跑去。主人根本不让她吃饱,每天只给她一块面包和一碗稀汤。

  阿铁塔是一位长工,爱上了艾米西,艾米西也爱上了阿铁塔。他们虽然埋下了爱情的种子,可是却没有钱结婚。

  有一天,艾米西刚刚给主人做好了午饭,忽然,一个老太婆走了进来。她又矮又胖,象一个线团,身上穿一件手工织的白色的裙子,细声细气地说:

  “富有的老板呀,请让我吃一顿饭吧,我离你不算近,也不算远,我就是织毛衣的老奶奶。”

  “滚开!”主人粗野地喊道。“我养不起你们!”

  老太婆摇了摇头就走了。艾米西非常同情她,就追了上去,把主人给她吃一天的一块干面包塞到了老人的手里。

  老太婆笑了。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团毛线,拿出几根毛衣针插在上面,说:

  “艾米西呀,你给了我一块干面包,我送给你一团永远织不完的毛线和几根神奇的毛衣针。你想织什么,只要说一句,每根针都会变成七根针,而且能自动地织起毛线来。只要你喜欢,这几根针可以跳到任何人的手里。你不叫它停,它就会一直不停地织下去,而且织的人还会对你说真话呢!”

  艾米西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这个礼物。她刚想谢谢老奶奶,老奶奶已经不见了。

  晚上,艾米西爬上自己的小阁楼,叫每一根神奇的毛衣针都变成七根针,给她织一条红头巾、一副带花边的手套、一双带条子的袜子、一件蓝色的坎肩和一条黄色的裙子。

  真奇怪,艾米西刚刚说完,一眨眼,每一根针就都变成了七根针,立即开始织起来。到了早上,这几件东西就统统织好了。

  艾米西想了一想,说:

  “我同意。不过,你这个强盗头子必须在三天之内盖起一所新房子,置好所有的家产,为了举行订婚礼,还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

  阿铁塔听列这个消息,哭成了一个泪人。艾米西温存地对他说:

  “我亲爱的,你别伤心,别难过,你来参加我的订婚礼,就知道我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强盗头子叫来了许多木匠,三天之内就盖起了一所新房。畜棚里装满了牲口,房间里堆满了财宝。

  丰盛的宴会开始了。大街上摆满了长桌,美味佳肴应有尽有。乡亲们都来了,阿铁塔也来了。艾米西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同强盔头子肩并肩地坐在一起,两旁是他同伙的六个强盗。

  强盗头子一阵哈哈大笑,说:

  “好了,我的未婚妻呀,现在我们就宣布订婚吧!”

  艾米西掏出了毛线团和毛衣针,轻轻地说了一句:

  “每根针都要变成七根针......”

  神奇的毛衣针闪着金光,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响声,撒开了。每一根针都立即变成七根针。

  艾米西又说:

  “毛衣针啊,快跳到强盗们的手里,织吧,织袜子,织手套!”

  毛衣针立即跳到了强盗们的手里,他们也立即被逼着织起袜子来,织着织着,就再也不能停手了。

  艾米西又吩咐说:

  “我要他们一边织袜子,一边还要把自己干过的坏事老老实实地说出来!”

  于是,七个强盗又一同忏悔起来。他们对大家说,是他们杀死了艾米西的父亲和母亲,还放火烧了她家的房子,是他们害得阿铁塔到处流浪,弄得他到处不得安身。

  客人们再也不吃,再也不喝了,个个都看着这群面目狰狞的强盗,可是,他们手里还是在织啊织啊,一刻也停不下来。

  突然,毛线团开始说话了。原来,织毛线衣的老奶奶从里面钻了出来,她对大家说:

  “善良的人们,亲爱的客人们!你们大家都听见了吧,强盗都已经承认了,是他们害得艾米西和阿铁塔两家倾家荡产的。你们大家评评理吧,艾米西是不是可以把强盗头子的礼物拿过来,嫁给阿铁塔呀?”

  “可以!”周围的邻居异口同声地说。大家都夸奖她:

  “艾米西里达真聪明,想出的办法真高明!”

  织毛衣的老奶奶又说:

  “艾米西的好事不要再拖了,今天就让她和阿铁塔结婚吧!”

  阿铁塔和艾米西高高兴兴地同意了,他们当场就举行了结婚仪式。

  那群强盗却一直在那里织着,织着。黑夜他们就在梦里织,白天,他们就睁着眼睛织,永远织个不停。

  织毛衣的老奶奶又说:

  “让他们给被他们抢过的每一个人都织一双袜子吧,这样一来,这群强盗的手就闲不住了”

  艾米西家的房子被烧了,原地又盖了一所新房子,艾米西和阿铁塔住了进去,开始了幸福的生活。他们在一起劳动,又高高兴兴地看到,这群强盗的手在永远不停地织袜子、织袜子......’

  强盗们把自己干过的坏事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已经没有一个大人愿意听了,他们又只好讲给孩子们听。

  后来,艾米西把他们放走了。这时候,他们已经再也不会当强盗了,一直到老都过着安份守己的生活。他们织了许多许多的袜子,讲了许多许多的故事。

  我也穿过他们织的袜子,听过他们讲的故事呢!

  从此以后,在这个冰冷的店铺里,艾米西就再也不受冻了。

  神奇的毛衣针每天夜里都织个不停,它给艾米西织了出嫁的衣裳,给阿铁塔织了短袜,还给光着脚的邻居的孩子们织了袜子。

  有一天,主人叫艾米西到森林里去打柴。艾米西拾了一天的柴禾,刚要往回走,忽然,一个强盗头子出现在她的面前。艾米西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这个家伙去年放火烧了她家的房子,杀死了她的父母,害得她家破人亡。强盗头子看了艾米西一眼,挤了挤他的黑眼睛说:

  “密林深处有我的房子,我有六个伙伴,七个人都住在一起。我们不用播种,不用收割,日子过得很富裕。你就到我家去当女主人吧,我保你穿绸缎,带珍珠!”

  艾米西满腔仇恨,斩钉截铁地回答说:

  “这永远也办不到!”

  强盗头子哈哈大笑,对她说:

  “你就准备着吧,艾米西,一个月以后我来娶你!”

  强盗头子说完就走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有一天,突然,店铺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位顾客,他的一双象煤一样乌黑的眼睛在闪闪发亮。艾米西立即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强盗头子。他对店主人说:

  “我看中了你家的女佣人,想娶她做我的妻子!”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071.html

秘玛佳人

回复 2 楼 2016-11-25

外国的民间故事:丑马

  小西是腾腾国大将军明多的小儿子,但也是明多最不喜欢的儿子。明多夫人共生了四个儿子,大儿子贝宁,二儿子海洪,三儿子雨尘。贝宁十八岁那年春天,明多夫人在生小西时不幸难产去世了。夫人死后,明多把罪责全加到小西头上,把他交给了一对下人夫妇抚养,一直到小西七岁那时,才允许小西回到家里。

  明多是腾腾国威望最高的将军,他对自己的孩子也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他们能子承父业,成为腾腾国的将军,所以贝宁、海洪、雨尘从小就在他的亲自指导下习练武艺。三个儿子也不负重望,贝宁二十岁就成为了腾腾国最年轻的将军,海洪也是腾腾国炙手可热的明日之星,雨尘十五岁时就开始跟随父亲出征杀敌。只有小西除外,明多从来不教他武艺,只让他和下人一起干些粗重的活。

  由于跟下人一起吃饭干活,小西从小身体就营养不良,显得非常单薄,而他的三个哥哥全都身强力壮。小西多次恳求父亲让自己习武,父亲不耐烦地说:“你看你骨瘦如柴,哪有习武之人应有的强健体魄?”

  小西说:“那是因为我吃的东西太差了。”

  父亲用凌厉的目光瞪着他,说:“这是你应得的,谁让你害死了你母亲?”

  每当说起这事,小西都非常难过,他甚至恨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要是母亲没有怀上自己,那么父亲一家人会快乐得多。

  小西还特别羡慕父亲和哥哥们都有一匹好马,父亲和大哥的马还是国王格森奖给他们的。小西感觉父亲和哥哥们身披战袍,骑在马上,威风极了。小西经常对自己说:“要是我能有一匹马就好了。”但他知道,这个愿望只能是梦想,父亲不可能答应的。

  十岁那年,小西到山上砍柴时,发现了一匹刚出生不久的小马驹,颤颤巍巍地,还站得不稳。小西等了很久,都没人来找小马驹,于是,他连拉带抱把小马驹弄回了家。

  过了几天,小西兴奋地告诉三个哥哥:“我也有马了。”

  贝宁问:“你哪儿弄来的马?”

  小西说:“是我在山上捡的。”

  三个哥哥都笑了,然后一起去马槽里看小西的马,随后再一次发出讥讽的笑声。海洪说:“你这是什么马,太丑了,额头上还长了个瘤,怕是养不大。”

  小西看了看自己的马,跟父亲和哥哥们的马比起来,自己的马真是太丑了,而且额头上还长了个瘤,看来是天生有病,所以它的主人才不要它的。

  哥哥们走后,小西抚摸着丑马额头上的瘤,想了很久,然后对丑马说:“为了让你活下去,我只能冒险给你把瘤挖掉。”

  小西把丑马捆了起来,用刀把马额头上的瘤挖掉了。挖的时候,小西发现瘤下面很硬,好像多长了骨头,小西于是连骨头一起挖掉了。因为疼痛,丑马眼里全是泪水。小西也跟着哭了,他说:“丑马,我知道你很疼,但我只能这样,你能活多长时间,以后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不过,让小西想不到的是,丑马坚强地活了下来,小西终于有了一个知心的伴侣,他觉得丑马比父亲和哥哥跟他都亲。

  随着小西岁数的增长,父亲和哥哥们对小西的态度有了一些改观,但他们依然不允许小西练武。父亲说:“我们家孩子中有三个将军了,已经够了。”

  没有办法,每天小西只能骑着自己的丑马站在练武场远处,羡慕地看着哥哥们教士兵们练武。

  后来,周边几个国家联起手来攻打腾腾国,随着战事的升级,腾腾国只能大量招收新兵、征招战马。

  小西跟父亲说:“我也要当兵。”

  父亲用力推了一下小西,小西退了好几步,一屁股跌倒在地上。父亲叹了口气说:“你太弱了,上战场只能挨打。再说,这次征的兵都是要自带战马的。”

  小西说:“我有马的。”

  父亲想了想说:“你是说你那匹丑马?”

  小西说:“是啊!”

  父亲说:“你就别添乱了,这是战场,不是逞能的地方。”

  小西不得不沮丧地走了。

  几个月后,敌人连续攻占了腾腾国几座城池,直逼都城。情急之下,国王格森宣布全民皆兵,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所有男丁都编入军队。

  小西和他的丑马也应征入伍。

  国王格森亲自督战,敌人联军统帅宣布说:“谁抓住了腾腾国国王格森,奖一座城池。”

  诱人的奖励让敌军群情激奋,个个摩拳擦掌,要去抓格森。

  听到敌人的话后,大将军明多对格森说:“此次挑起战事的就是这个联军统帅,瓜拉国的国王米丘斯。如果能抓住米丘斯,敌人的所谓联盟就会土崩瓦解。但因为是几国联手,所以敌军人数三倍于腾腾国,我们的人根本靠近不了米丘斯,这也是腾腾国节节败退的主要原因。”

  格森说:“身为国王,我绝不投降,一定要与我的国家共存亡。”

  明多说:“我誓死效忠国王,我会保护你一直到最后。”

  敌人发动了进攻,小西的三个哥哥作为将军,都冲到了战线的最前面,与敌人厮杀在一起。他们都很勇猛,他们的战骑也非常地英勇,把敌人的战马不断地撞倒。米丘斯早就知道明多三个儿子的威名,现在看到这三个将军以一敌百,势不可挡,他指挥十几名将军带领上千名精兵将三人重重围困起来,然后又命令一队人马朝格森杀了过去。

  小西虽然参军了,但被安排在最后面,小西问父亲:“父亲,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在最后面啊,我现在是士兵了,就让我在最前面冲锋陷阵吧。”

  父亲神色凝重地说:“你的三个哥哥身为将军,自然要身先士卒,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虽然我不喜欢你,但你毕竟也是我的儿子,你身体这么弱,要是放在前面,只能是去送死。放在后面,说不定还能逃得一命。我只能指望你为我们家留一条血脉了。”

  现在,看到三个哥哥被团团围住,一队人马也朝父亲那里杀了过去。小西再也按捺不住,他对丑马说:“丑马,现在只有抓住米丘斯才能扭转形势,我们冲过去吧。”但是,想靠近米丘斯太难了,敌军中有好几个将军和成百上千的精兵保护米兵斯。不过,小西还是决定一试,就算牺牲,他也要让别人看到他小西的英勇不逊于他的父亲和哥哥们。

  小西拍了一下马背,丑马听话地朝前奔跑起来,冲到敌群中后,小西发现丑马突然腾空而起,背上长出了一对翅膀,原来长瘤的地方重新长出了一根角。丑马虽然还是那么瘦,但浑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这让它看起来不再丑,而显得比战场上数不胜数的马多了仙气。

  这时,米丘斯身边一个谋士叫了起来:“这是独角兽,是神兽,上古的书上有记载。”

  看到独角兽朝自己飞了过来,米丘斯慌张地嚷道:“射箭!射箭!”

  几百名士兵一起拉开了弓,箭雨朝独角兽飞射而去。但是还未近独角兽,那些箭就纷纷调转头朝射箭的士兵飞了过去。敌阵中立即倒下了一大片。

  独角兽飞到米丘斯身边,用角挑起米丘斯,然后,飞到空中,狠狠地一甩,米丘斯的身体在空中划了长长的一道弧线,落到了一块大石头上,不再动弹。

  统帅一死,敌军群龙无首,如潮水般退去。腾腾国的人趁胜追击,把敌人赶出了自己的国家。

  庆功会上,国王格森说:“没想到,关键时刻是明多最瘦弱的小儿子立了大功,也没想到,他那匹丑马竟是一头神兽。”

  小西的三个哥哥都说:“我们不应该一直嘲笑你和你的丑马,要不是你,我们都会战死的。”

  明多说:“我一直不太喜欢,也不看好小西,但今天我要请求国王让小西继承我做腾腾国的大将军,我老了,应该退了。”

  格森点头同意了。

  小西摆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三个哥哥都比我英勇,武艺高强,再说,我来庆功会前,独角兽告诉我,当年,神山发生战争,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远离战场。它母亲把它生在腾腾国。现在,战事结束,它母亲在梦中让它回去,所以它决定走了。在战场上,我之所以能杀了米丘斯,其实都是独角兽的功劳。没有了独角兽,我连士兵都当不好。”

  明多说:“不,孩子,就跟我们一直把独角兽当成丑马一样,是我们忽视了它的本质,这些年,我们也忽视了你的能力,尤其是你的英勇,你一定要成为独角兽,而不是永远做丑马。”

  夜里,小西做梦梦到了独角兽,独角兽对他说:“做了大将军,你会比我做回独角兽还棒的,我们一起努力哦!”

  小西开心地说:“一定的!”

汉子姐92

回复 3 楼 2016-11-25

外国的民间故事:铁匠的金脚

  在偏僻的波捷比尔有一个铁匠,他身材高大,力气抵得上两头牛。他的皮肤象熏黑的炉子,头发总是蓬乱着,胡子长得齐膝,眼睛亮得好象两块烧红了的煤块。

  铁匠一个人住在家里,不允许任何人跨进他的门槛。房屋旁边是铁匠铺,用来接待顾客,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铁匠买过食物。人们以为他是靠吃煤为生的,所以,没有一个人喜欢这位波捷比尔的铁匠。但是,他的手艺好得不得了,方圆百里,无人不知。而且铁匠还是个手艺高超的首饰匠,他做的金银、珠宝首饰可与宫廷里的工匠相媲美。他的唯一助手是一只大黑狼,同马一般高,狼在一个木头轮子里跑,轮子四周用铁栅拦住,狼转动轮子,轮子再带动风箱。

  离波捷比尔村不远有一个拉柯丹村,村里有个穷寡妇,她有一个儿子,名叫让,让满十五岁时,对母亲说:“妈,我们不停地在田里干活,还是吃不饱,我要学会一门手艺,拜波捷比尔村的铁匠为师,好吗!”

  母亲吓得面如土色,忙说:

  “孩子,你说什么话啊!这个铁匠名声很坏,据说他已害死了七个徒弟。”

  “妈妈,你不要怕,我不会被他害死的!”

  “孩子,那么就随便你吧!”

  第二天,让走到波捷比尔村铁匠家门口,叫道:“铁匠大爷,铁匠大爷!”

  铁匠走出铁铺,问:“小青年,你吵嚷什么呀?”

  第二天波捷比尔村的铁匠来了,他看了让做的首饰后,皱了皱眉,说:“现在你在我这里没什么可学的了,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学生胜过了老师。你自由了,自己去开铺子吧,但我要求你再同我一起干三个星期,我一 个人完不成那么多的定货。”

  让同意了,于是师徒俩去见主人了。

  “侯爵大人!你的定货做好了,我们没什么可做了,我的徒弟比我做得还要好。你把工钱付给他吧。”

  “他工作出色,这是一千金路易的报酬。”侯爵说完,把缝好的一袋钱扔在让的脚下。

  “把这些钱分给穷人吧!”让自豪地说。

  半夜里让秘密地同惹娜会面,姑娘痛哭流涕,恋恋不舍告别爱人。

  “我的惹娜,别哭!”让安慰她说,“你多看看项链,不要忘记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回到你身边来。”

  第二天早晨,让同铁匠一起离开了城堡,回到波捷比尔村。

  过了一个星期,铁匠对徒弟说:“让,今天贡多马村有集市,我们要早点去,我们喝口酒就上路!”

  “为师傅健康干杯!”

  “为你的健康干杯!”

  让一口喝下酒,竟倒下了,原来铁匠在酒里渗入昏睡药,所以青年昏睡了。铁匠用绳子缚住让,当让醒来时,喉咙里如火烧一般干,而铁匠在锉新锯子的牙齿。

  “啊!徒弟,你醒来了?”师傅叫道,“你以为我会让你把我拴在你的腰带上,夺去我的声誉吗?决不可能!现在你在我手中,一切听我吩咐,你先要同我女儿蛇王结婚。”

  “不!”让坚决回答,“我爱上了惹娜。”

  这时师傅拿了锯子,锯下了让的右脚。铁匠问:“现在你答应同我女儿蛇王结婚了吗?”

  “不。”让斩钉截铁地答,“我永远不同你的女儿结婚,我爱惹娜。”

  于是铁匠又锯断了徒弟的左脚,问:“现在你同我女儿、蛇王结婚吗?”

  “我宁愿死,也不同你的女儿结婚!”让叫道。铁匠明白让是不怕死的。

  于是铁匠又把缚住的让扔在大车上,上面盖了稻草,自己坐上车,抽了马一鞭子,马就如闪电一般飞走了。天黑时,他们到了蛇国,铁匠的女儿蛇王就统治着这个国家。蛇王急不可待地等着父亲,父亲把一切经过全对女儿说了。蛇王恨得吱吱直叫,对让说:“你如果不同我结婚,就把你关在塔楼里:你只能喝脏水坑里的水,吃硬如煤、苦如胆汁的面包。但是,你如果为我做一副首饰,那么金银宝石你要多少就有多少。否则,我要饿死你!”

  让看见海岸边有一座高塔,没有屋顶,没有窗,没有门。

  “不行,蛇王!”让回答说,“我不同你结婚,即使我要在这高塔里度过生命的最后几天也在所不惜,我爱惹娜。”

  “我的忠实奴仆们,过来!”蛇王命令道。这时,从天上降下两只巨大的黑兀鹰,抓住让,把他扔进阴森可怕的塔里。

  让在塔里过了七年,他喝水坑里的雨水,吃硬如煤、苦如胆汁的黑面包,为蛇王做金银宝石首饰。蛇王每天晚上爬到塔里来,只有她才能从墙上一个小洞里爬进来。塔的墙又厚又牢,无法推倒。蛇王劝让说:“你同我结婚, 你的苦难就马上结束了。”

  “不!”让回答说,“我爱惹娜!惹娜是我的妻子!”

  七年来让一直在准备逃出可怕的塔。七年来他积累了一点一滴的金子、银子,后来用银子做了一把利斧和钩子,用金子做了两只脚,同他过去的一 模一样。最后他给自己做了两只巨大的金翅膀,又轻又薄,象羽毛一样。让做好逃跑的一切准备后,就穿上金鞋,靠在墙角上,等蛇王来。蛇王头一伸进来,让就踩住它的头颈。蛇王吱吱直叫,张开可怕的口,伸进毒信子,但蛇的牙齿咬住了金鞋。让抡起金斧头,一举斩落蛇王的头。让又把金翅膀插在背上,把银钩子挂在腰上,飞到塔的边缘,然后向故乡飞去。他飞得比燕子还要轻快,当教堂的钟声敲了十一下时,让降到教堂的塔上。从这里波捷比尔村的一切历历在目。让看到铁匠锁上了铁铺的门,到河边去了。钟敲了十二下,铁匠就脱光衣服,丢下人皮,变成巨大的水獭,潜入河里去了。

  这时让挥了一下金翅膀起飞了,他抓住妖怪的人皮,塞在腰上,又飞到空中。他在河上飞了一会儿,全力叫:“喂,波捷比尔的铁匠!哈、哈、哈!”

  “大鸟,你找我有什么事?”

  “波捷比尔铁匠,我给你带来了你的女儿、蛇王的消息!”

  “大鸟,你快说,你带来了我女儿的什么消息?”

  “我不是鸟,是你过去的徒弟让。我在可怕的黑塔里受了七年苦,我睡了七年光地板,天空当屋顶。我喝了七年脏水,吃了七年硬如煤、苦如胆汁的面包,你的女儿一连折磨了我七年,今天我杀了它的头!”

  铁匠叫了起来,声音象一只受伤的鹰。

  “波捷比尔铁匠,消息还没完!你从来不是人!你的人皮已在我的腰上了,你永远当水獭吧!”

  铁匠潜入水下,以后就没有一个人看到铁匠了。

  让飞到了故乡。他降到地面上,收起金翅膀,敲了敲自己的家门。

  “谁深更半夜敲门?”

  “妈,是我!您的儿子让!”

  寡妇开了门,高兴的眼泪夺眶而出,说:“孩子,你离家已七年了,我以为你已死了!”

  “妈,我活着,活着!”

  母亲抱住儿子头颈,一看到他腰上的人皮,吓了一跳问:“孩子,这是什么?”

  “这是波捷比尔村铁匠的皮,他不是人,是妖怪。他害死了七个徒弟,也要想害死我。我报了仇,我偷了他的人皮,乘他变成水獭时,让他永远成为水獭了!”让说完,把铁匠的人皮丢进熊熊燃烧的炉子里烧掉了。

  皮发出明亮的火光,不一会儿就全烧光了。

  让马上吃了点东西,吻了母亲说:

  “妈,我马上回来,回来时不是一个人。”

  “孩子,你同谁一起回来?”

  “我同未婚妻惹娜一起回来,妈。”

  “她不是德·弗尔马贡侯爵的女儿吗?”

  “是啊,妈!”

  第二天在拉柯丹村里举行了婚礼。

  让和惹娜生了十二个儿子,个个都好象精选出来似的。让和惹娜活到了 很高的寿数,在同一天离开人间。关于“金脚”首饰匠的精巧手艺的荣誉一 直传到现在。

  “铁匠大爷,我要拜你为师。”

  “好,请你进铺子里来吧。”

  让壮着胆进去了。铁匠说:“小伙子,让我看看你的力气!”

  让抓住一把沉重的铁锤,挥了一下,扔到铺子外。铁匠又说:“小伙子,再让我看看你的手是否灵巧!”

  让走到屋角蜘蛛网前,把蛛丝解开来,缠成线团,一根也没弄断。

  “很好,现在让我看看你的勇气!”

  让打开铁栅门,门后是一只大黑狼,狼窜出来直扑青年,但青年一点不慌,抓住狼的头颈,拉断了它的尾巴,把狼扔进笼子里。狼痛得直叫,不住地舔着伤口。

  “青年,你的考试通过了,我收你做徒弟,但有一个条件:你吃住都要另找一家人家。工钱我不会少你的。”

  “很好,师傅!”

  “三天后来这里干活。”

  让回到家里对母亲说:“妈,现在我们能过上好日子了!铁匠收我当徒弟了,答应给我工资,三天后我到他那里去工作,但我先要找一个地方,你给我路上吃的干粮。”

  母亲在儿子的包袱里放了一块面包、一瓶酒,祝他路途平安。

  让告别母亲,秘密地来到波捷比尔村。让想:“我在干活之前,先来打听一下,这个铁匠是个什么人!”于是他藏在干草堆里,观察铁匠的动静。

  太阳下山时,铁匠锁上铁铺,走进屋里。当村里教堂钟楼上的大钟敲了十一下时,铁匠轻轻推开门,往四面打量一番,然后象蟋蟀一样叫了起来:“克里!克里!克里!我的女儿,来吧,四周没有一个人!克里!克里!

  克里!我的蛇王后,你爬出来吧,我在等你!”

  草窸窣响了一阵,一条巨大的黑蛇爬到铁匠面前,它头上摇晃着一朵黑色的百合花,四周镶上金边。蛇问:“父亲,您有什么消息?”

  “我收了一个徒弟,他是拉柯丹村一个寡妇的儿子,叫让。”

  “拉柯丹村寡妇的儿子?他将会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我也不反对嫁给他。”

  “女儿,好啊!不过他先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师傅。现在你走吧,半夜了,我也该走了。”

  蛇王后告别父亲爬走了。铁匠环顾四周,顺着河往下游走,让还是跟在后面。在一个四面围着柳榛树的草地上,铁匠停了下来,让藏在一棵大树后。

  铁匠脱了衣服,把衣服塞进一棵老柳树的洞里,突然他扔掉身上的人皮,变成了巨大的水獭!教堂的大钟敲了十二下时,水獭--铁匠跳进河里,过了一会儿又潜出水面,他用牙齿咬着一条鱼,贪婪地吃着,吃完后,又潜下水去。每一次他探出水面总是咬着一条鱼然后吃掉它。铁匠吃饱后,上了岸,披上人皮,穿上衣服,又成了铁匠。让躲在干草堆里观察铁匠的行动,一连有两天。这一切,别人都不知道。

  “好吧,现在我知道了,你是妖怪!但现在这一切还不能说出来。”他心里这么决定后,就向铁匠走去,说:“师傅,您好!我来学手艺了!”

  学习开始了,过了三年学生已超过了师傅。有一次师傅对让说:“我告诉你一件事,三个月后德·弗尔马贡侯爵把大女儿嫁给海岛国王。

  未婚妻要结婚首饰,我收到了他们的定货。你收拾好工具,到侯爵家里去,他的府邸里有许多金、银、宝石,你先做完粗活,一个月后我来最后加工。”

  “好吧!”让回答说。于是他第二天就到侯爵家里去了。

  “好极了,师傅,”让心里高兴地想,“我显身手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侯爵家里金银财宝多的是,让把金刚石、蓝宝石、翡翠都磨光了。没有人看见过让做的那些戒指、手镯、项链、脚镯,比这好的,谁也没看见过。

  城堡里的全体人,从侯爵本人直到看门的奴仆都对青年师傅的手艺赞不绝口,只有侯爵的小女儿蓝眼睛的惹娜例外。但是让最希望得到她的赞美。从早到晚她只是默默地看着让干活。

  有一天只留下惹娜和让两个人。姑娘说:“徒弟,可爱的徒弟,你为我的大姐做了那么好的结婚首饰,那么你为爱你的姑娘做什么呢?”

  “我要为她做一条从来没见过的项链。”

  “徒弟,可爱的徒弟,你说说那种从来没见过的项链吧!”

  “我要用赤金做一条项链,象太阳一样闪光,亲手戴在爱我的姑娘的头颈上。”

  “徒弟,可爱的徒弟,你给我做这样的项链吧!”

  “惹娜,小惹娜,但是德·弗尔马贡侯爵从来不会允许把女儿嫁给一个只靠一双手过活的首饰匠!”

  “可爱的让,我爱你,我不怕世界上的一切:不怕穷,不怕忙碌,不怕父亲发怒。”

  让一连七夜偷偷地做项链,在第八天项链戴在惹娜的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