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民警非法拘禁前女友 要求判无罪

目录

我曹你文库

回复 1 楼 2016-11-28

民警非法拘禁前女友 要求判无罪

  2016年10月25日,湖南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岳阳市公安局民警顾文对女子赵某实施殴打,并通过侮辱、谩骂,致使赵某脱掉衣物而全身赤裸,加之在案发前曾多次损坏被害人车辆,判处被告人顾文犯非法拘禁罪,但免于刑事处罚,需赔偿赵某经济损失12887.59元。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顾文不服,提出上诉要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其无罪。原告赵某随之提出二审陈述意见,称一审判决以及顾文的上诉令其“愤慨至极”,请求二审改判顾文有期徒刑。

  记者从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证实,顾文涉嫌非法拘禁罪一案二审将择日开庭审理。

  被告顾文《刑事上诉状》以及原告赵某提供的《顾文非法拘禁案受害人二审陈述意见》(简称“二审陈述意见书”)显示,双方就是否限制人身自由和脱光原告衣服等问题进行辩驳。

  争锋焦点一:是否由感情纠纷引发

  一审判决显示,赵某向顾文提出分手,但均因被告人顾文不同意分手而未果。

  顾文在《刑事上诉状》中表示,其与赵某在事发时仍系恋爱中的情侣关系,拖赵某上车的目的为化解感情危机。

  赵某在《二审陈述意见书》中回应,2015年7月底自己提出分手,顾文同意,后其给顾文回复信息明确告知已经分手,顾文在回复的短信中也表示已同意。赵某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情感纠纷与事实不符。

  争锋焦点二:是否限制人身自由

  一审判决认定,顾文为解决与赵某之间的感情纠纷,强行将赵某控制在其驾驶的汽车内:强行抓住赵某的手臂,将其推入自己驾驶的小轿车内,后顾文要求赵某交出手机,遭到赵某拒绝后双方发生争执,其手机在双方争执过程中被丢出窗外,赵某一路哭泣,在车行至洞庭湖大桥时,赵某摘下隐形眼镜。

  顾文在《刑事上诉状》中表示,自己拖赵某上车不是为了限制或剥夺其人身自由,而是为化解感情危机;除了拖赵某上车外,没有拒绝或阻止赵某下车的言语和行为,在整个过程中,赵某随时可以呼救、报警和离开,但从上车起到下车的五个多小时里,赵某从未有过要下车的心理和要求(包括言语上的要求),也没有任何要摆脱“拘禁”的行为。

  赵某在《二审陈述意见书》中同时回应,一审判决忽略顾文明知自己高度近视还强行要求被害人摘下隐形眼镜并且强迫自己丢掉手机防止其与外界联系的事实。

  此前《岳阳一民警被控拘禁前女友并逼其脱光衣服,涉非法拘禁罪受审》报道中提出,公诉人指出:由于受到顾文的威吓,赵某精神上产生了恐惧,以致“不敢跑、不能跑、跑不了”。

  争锋焦点三:是否存在殴打、脱衣是主动还是被迫

  一审判决认定,顾文对赵某实施殴打致其受轻微伤,并通过侮辱、谩骂,致使被害人赵某脱掉衣物而全身赤裸。

  顾文在《刑事上诉状》中表示,自己为确保驾驶安全阻止赵某抢方向盘而过失将赵某的鼻子和嘴巴撞出血,否认故意殴打赵某,且赵某脱衣服的行为是出于其他目的所实施的报复行为。

  赵某在二审陈述意见书回应,在车辆行至加油站期间,加油站服务员曾亲眼看到其衣领处有红色血迹,且鼻、口处都是血迹。顾文将车开至洞庭湖大桥后,再次对其行殴打,并用烟头对受害人手掌烫伤(见五星加油站监控视频)。自己系被顾文逼迫脱下衣物,顾文还将其全部衣物扔出窗外。

  在此前的一审中,赵某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追究被告人顾文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罪及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并索赔医疗、误工、精神损失等各项费用33万余元。一审判决认定,判处被告人顾文犯非法拘禁罪,但本案因感情纠纷所引发,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轻,也未造成其他严重后果,且被告人顾文因此案已受到过行政处罚,对被告人顾文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顾文需赔偿原告赵某经济损失12887.59元。

  顾文在《刑事上诉状》中称,因不服一审判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未达到非法拘禁罪的定罪标准,要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改判其无罪。

  赵某在《二审陈述意见书》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量刑畸轻,因其本人不堪忍受二次伤害,故未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后因顾文上诉并完全歪曲事实,混淆是非,认罪态度恶劣,继续侮辱本受害人,其上诉状令本人极为愤慨。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122.html

我是你媳妇free

回复 2 楼 2016-11-28

非法拘禁罪的构成

  侵犯对象

  非法拘禁罪侵害的对象,是依法享有人身权利的任何自然人。身体自由权作为一种人格权,是组成民事权利体系之一的人身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民事权利的享有基于民事权利能力。凡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之自然人均依法享受包括身体自由权在内的民事权利。民事权利能力是法律赋予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享受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资格,始于出生,终于死亡,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因此非法拘禁罪侵害的对象,包括一切自然人(即基于自然规律而出生的人),即包括无辜公民、犯错误的人、有一般违法行为的人和犯罪嫌疑人。有一种观点认为,非法拘禁罪中的“他人”,只是指有按照自己的意志支配自己的活动能力的人,包括潜在的有意志活动能力的人在内,如幼儿、醉酒者和熟睡中的人。但不应包括完全没有按照自己的意志支配自己的活动能力的人,如婴儿、严重的精神病患者。

  客观要件

  非法拘禁罪客观上表现为非法剥夺他人身体自由的行为。

  这里的“他人”没有限制,既可以是守法公民,也可以是犯有错误或有一般违法行为的人,还可以是犯罪嫌疑人。行为的特征是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的身体自由。凡符合这一特征的均应认定为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罪,如非法逮捕、拘留、监禁、扣押、绑架,办封闭式“学习班”、“隔离审查”等等均是非法剥夺人身自由。概括起来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拘束人的身体,剥夺其身体活动自由,如捆绑;另一类是间接拘束人的身体,剥夺其身体活动自曲,即将他人监禁于一定场所,使其不能或明显难以离开、逃出。剥夺人身自由的方法既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例如,将妇女洗澡时的换洗衣服拿走,使其基于羞耻心无法走出浴室的行为,就是无形的方法。此外,无论是以暴力、胁迫方法拘禁他人,还是以欺诈方法拘禁他人,均不影响非法拘禁罪的成立。

  非法剥夺人身自由是一种持续行为,即该行为在一定时间内处于继续状态,使他人在一定时间内失去身体自由,不具有间断性。时间持续的长短不影响非法拘禁罪的成立,只影响量刑。但时间过短、瞬间性的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则难以认定成立非法拘禁罪。

  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司法机关根据法律规定,对于有犯罪事实和重大嫌疑的人采取拘留、逮捕等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的行为,不成立非法拘禁罪。但发现不应拘捕时,借故不予释放,继续羁押的,则应认为是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对于正在实行犯罪或犯罪后及时被发觉的、通缉在案的、越狱逃跑的、正在被追捕的人,群众依法扭送至司法机关的,是一种权利,而不是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依法收容精神病患者的,也不是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

  主体要件

  非法拘禁罪的主体既可以是国家工作人员,也可以是一般公民。从实际发生的案件来看,多为掌握一定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或基层农村干部。另外,这类案件往往涉及的人员较多。有的是经干部会议集体讨论决定的;有的是经上级领导同意或默许的;有的是直接策划、指挥者,有的是动手捆绑、奉命看守者。因此,处理时要注意,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是其中的直接责任者和出于陷害、报复和其他卑鄙动机的人员。对其他人员应实行区别对待,一般不追究刑事责任。

  主观要件

  非法拘禁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

  过失不构成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因法制观点差,把非法拘禁视为合法行为;有的出于泄愤报复,打击迫害;有的是不调查研究,主观武断、逼取口供;有的是闹特权、耍威风;有的是滥用职权、以势压人;也有的是居心不良,另有所图。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只要具有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目的,故意实施了非法拘禁他人,即构成非法拘禁罪,如果非法剥夺他人身自由是为了其他犯罪目的,其他犯罪比非法拘禁罪处罚更重的,应以其他罪论处。


虚伪德寄托

回复 3 楼 2016-11-28

非法拘禁罪的处罚

  根据刑法第238条第1款、第2款的规定,犯非法拘禁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犯非法拘禁罪致人重伤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

  所谓具有殴打、侮辱情节,是指为实行非法拘禁而在拘禁过程中进行殴打或侮辱。作为非法拘禁罪严重情况的殴打、侮辱是否包括殴打、侮辱行为独立构成犯罪的情形,应当包括轻伤罪和侮辱罪在内,但是不应包括重伤害的故意伤害罪在内,对于过失造成重伤的,应适用非法拘禁罪的加重结果犯之法定刑;故意造成重伤的,则应根据本条第2款的转化犯规定,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所谓“致人重伤”、“致人死亡”仅仅是指过失致人重伤、致人死亡,且不包括以轻伤为故意而过失地造成重伤的情形在内,因为这种情形仍为故意重伤罪的范畴。

  所谓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指的是为索取合法债务的情形。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三款明确规定,“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非法拘禁罪的规定处罚。而如果是行为人为索取非法财物而扣押、拘禁他人的,按照司法解释仍定非法拘禁罪

  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不受法律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从重处罚,仅限于“利用职权”的情形;没有利用职权的,不得从重处罚。另外,应当注意,行为人非法拘禁具有多个从重处罚情节的,应在更大幅度上从重处罚。比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又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就属于这种情况。

  非法拘禁罪的行为对象必须是有场所移动自由的自然人。由于人的行动是受意识支配的,所以身体活动自由就是意思活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事实状态的,而不以行动者在法律上具有责任能力和法律行为能力为限。至于婴儿、高度精神病人等缺乏变更其所停留场所的意思决定能力,完全没有行动自由,不能成为非法拘禁罪的行为对象。借助于拐杖可以移动的人、能够独自移动的幼儿等,则能够成为非法拘禁罪的侵害对象。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 【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不受法律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非法拘禁罪有以下两个特征:首先是实施了拘禁他人的行为,其次是这种拘禁行为是非法的。拘禁行为的方法多种多样,如捆绑、关押、扣留等,其实质就是强制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在我国,对逮捕、拘留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必须由专门机关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根据《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拘留只能由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因此,任何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人不依照法律规定或者不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拘禁他人都是非法的。对违犯者,应当依法惩处。依照《刑事诉讼法》及有关法律的规定,公民对正在实行犯罪或者犯罪后被及时发觉的、通缉在案的、越狱逃跑的、正在被追捕的人有权立即扭送到司法机关。这种扭送行为,包括在途中实施的捆绑、扣留等行为,不能认为是非法拘禁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必须是故意实施的行为。

  根据刑法的规定,对非法拘禁罪的处罚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殴打、侮辱”,主要是指在非法拘禁的过程中,对被害人实施了殴打、侮辱行为,如打骂、游街示众等。

  2.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是指在非法拘禁过程中,由于捆绑过紧、长期囚禁、进行虐待等致使被害人身体健康受到重大伤害的;被害人在被非法拘禁期间不堪忍受,自伤自残,身体健康受到重大伤害的。“致人死亡”,是指在非法拘禁过程中,由于捆绑过紧、用东西堵住嘴导致窒息等致使被害人死亡的,以及被害人在被非法拘禁期间自杀身亡的。

  3.如果在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过程中,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按照故意伤害罪或者杀人罪的规定定罪处罚。“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是指在非法拘禁的同时,故意使用暴力损害被害人的身体健康或者杀害被害人,致使被害人伤残、死亡的。

  4.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应当从重处罚。

  对具有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行为,也要按照非法拘禁罪处罚。“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是指为了胁迫他人履行合法的债务,而将他人非法扣留,剥夺其人身自由的行为。这种行为虽然在特征上与一般的非法拘禁不同,其目的不在于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而是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手段,来胁迫他人履行债务。但客观上已经造成对被害人人身自由的侵害,也应当按照非法拘禁罪处理。如果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则应当从重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