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奔驰辱华高管只是换岗位了而已

目录

脑残志坚青年

回复 1 楼 2016-11-28

奔驰辱华高管只是换岗位了而已

  时任戴姆勒卡客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CEO的Rainer Gartner(高海纳)的这段辱华言论让国人群情激奋。随着舆论的不断发酵,戴姆勒大中华区官方对该事件的处理方式也从发布“会采取一切必要的处理措施”的媒体声明,到“对该员工进行了免职处理”。

  不待舆论完全平息,辱华员工高海纳便得到了戴姆勒的“理解”。据外媒报道称,尽管有影响,戴姆勒方面表示“高海纳先生仍是公司员工,将担任新的职务”。

奔驰高管

  时间回顾

  11月20日12时许,在顺义中央别墅区内,一位正在倒车入车位的中国业主,突然被后方高海纳驾驶的一辆尾号为京QC2560的黑色奔驰R级抢走了车位。华人因此上前与其理论,高海纳不仅不承认错误还高喊,“I am in China one year already.The first thing I learned here is:All you Chinese are bastard。”

  辱华员工被戴姆勒留任 只是调去了其他岗位

  更令人震惊的是,高海纳竟用辣椒水喷雾剂攻击上前与其争论的在场群众,导致一名中国业主眼睛受伤,有消息称“眼化学烧伤,角膜损伤”。随后双方报警,并闹到德国大使馆,双方私了。

  不过,这一事件发布在网络上之后,迅速引起围观,高海纳被“人肉”。

  过去两天,舆论的不断升级也让有关戴姆勒辱华高管高海纳的信息不断曝光。如“早在一年前就曾在飞机上发生过辱华言论”、“同事几乎所有人都被他骂的狗血喷头过”、“中国市场销量并不乐观工作窝火”等等,高海纳的辱华言论似乎并非偶然。

  尽管戴姆勒大中华区在舆论压力之下发布“免职处理”公告,并向公众致歉,但戴姆勒集团的处理态度似乎更能代表戴姆勒在“辱华言论”上的立场。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124.html

幸福曼玉

回复 2 楼 2016-11-28

高海纳曾被韩国要求道歉

  高海纳是个老司机——应该说“老奔驰”,经常在海外常驻,中国是他常驻的第四个国家。

  高海纳1990年加入戴姆勒-奔驰,主要从事市场营销业务。1998年至1999年,他被派往戴姆勒-奔驰土耳其分公司负责销售业务。1999年至2003年,高海纳调任戴姆勒-奔驰墨西哥公司工作。2004年,高海纳进入戴姆勒-奔驰德国总部,之后六年间担任奔驰防弹车业务高管。

  2010年9月,他被派到戴姆勒卡客车的韩国公司,后来当上CEO,直到2015年从韩国调到中国。高海纳在土耳其1年,墨西哥5年,韩国5年,其间基本没出过什么风头,公开报道里基本都是出席某活动说几句场面话。只有两次例外,一次是在韩国因公司违约被告到戴姆勒-奔驰总部,另一次就是这回在中国辱骂中国人。

高海纳

  高海纳在韩国任职期间,戴姆勒-奔驰韩国公司与韩国本土企业the van发生了纠纷。戴姆勒-奔驰韩国公司单方面撕毁同韩国改装车厂the van的斯宾特商务车供给协议,在韩国引起很大争议。

  据韩国媒体报道,the van跟戴姆勒-奔驰韩国公司签署协议,从奔驰订购5副汽车底盘,并保证2012年从奔驰至少订购200至300辆汽车,这一协议上还有时任戴姆勒韩国公司副社长高海纳的亲笔签名。

  戴姆勒-奔驰韩国公司表示终止协议是因为韩国修改了市场准入法,戴姆勒难以保证收益,单方面终止了协议,同时不接受预订。

  the van社长崔荣文(音译)表示:“我们投入了巨额资金,这笔资金关乎公司的生存安危。为了达到对方所要求的各项条目,我们还动员了众多员工来参与此事。”崔荣文还表示“目前正是改装、销售汽车的重要时刻,戴姆勒韩国公司的这一行为恐怕将对公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

  The van要求戴姆勒重启汽车供给,并两次向对方发出文件声明,然而戴姆勒-奔驰置之不理。

  随后,the van向戴姆勒-奔驰发出第三份文件,要求戴姆勒-奔驰总部对戴姆勒韩国公司社长哈拉尔德-贝伦德以及副社长高海纳进行调查。

  得知the van联系了戴姆勒总部后,高海纳答复称将对此事负责。The van表示,他们发出第四份文件,高海纳做出的口头承诺不可信,要求其作出书面保证,对此次事件进行深刻道歉,同时针对戴姆勒韩国公司单方面撕毁协定造成的损失予以补偿。

  《亚洲经济》2011年11月25日报道称,毁约事件发生后,the van多次向BPO(商务流程外包)中心提交申请和证明,要求受理此事。BPO中心对此事高度重视,积极展开调查。最终戴姆勒韩国公司不得不接受the van 提出的要求,于10月23日就重启协议签署了谅解备忘录,2012年重新开始提供斯宾特商务车。

  2015年7月,高海纳从韩国调任戴姆勒卡客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推荐阅读:

  慈禧曾引领时尚:坐奔驰车 最喜欢摄影和巴黎香水

  老佛爷慈禧的奔驰车

  司机为捡iPhone7 撞坏奔驰车

小腹菲菲

回复 3 楼 2016-11-28

高海纳将如何与中国员工相处

  当辱华言论与高海纳这样的跨国企业外籍高管联系起来,就更直接地激起了更大的反弹。毕竟在中国汽车合资合作的历史中,外方的确获得了其他市场所难以复制的快速发展与巨额利润。在这样的既定事实面前,高海纳的言论无疑将深深为国人所不齿。

  联系到今年初春ABB公司高管在飞机上公然辱华一事,似乎此次风波的收场也无外乎当事人与企业官方的道歉。但在并不困难的“做做姿态”之前,更为根本的问题显然需要正视,即高海纳的辱华言论,究竟只是基于西方人原生的傲慢,还是其在实际工作中衍生的偏见?

  在戴姆勒官方救火性质的声明中,除了“全力配合调查”这样的话术,还特别强调“一直以来,戴姆勒在全球提倡平等尊重的价值观,在中国亦是如此。我们致力于成为有责任感的中国企业社会公民,并与中国社会发展共同进步。”

  比起替不让人省心的领导“洗白”,戴姆勒更急于让外界相信,这样的事情只是“个例”,只是高海纳的“个人言论”,这既不能代表公司立场,也不能说明戴姆勒内部存在“种族歧视”问题。

  恰逢中外合资合作日益紧密与深化的历史阶段,相较高海纳一人的荣辱,戴姆勒在华公司内部中外员工之间的关系融洽与稳定才是头等大事,因为这一定程度上关乎其在华发展的成败。

  以外界的眼光看来,高海纳的言论侮辱的无疑是全体中国人;而若以企业内部视角来看,受到侮辱最严重的,则莫过于那些与高海纳有过接触甚至朝夕相处的中方同事、员工、合作伙伴、经销商以及客户。

  毕竟在目前曝出的那段言论中,高海纳对中国人的歧视,似乎是源于其在中国工作的这一年时间。或许,当戴姆勒内部的中方员工得知这一消息后,内心在愤怒之外会更添几分痛心吧。

  本土化一直是国际汽车企业在华的核心战略,除了研发生产等环节,人才的本土化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当其高管团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当外籍领导也喜欢通过秀几句中文取悦媒体,外界似乎相当然地以为中外双方的合作真的是“一团和气”,所谓体制、文化、思维方式等多方面的差异真的不再是问题了。

  于是,高海纳的辱华言论成了打破平静湖面的小石子,它也将势必影响到更宏大的局面,泛起的涟漪中,所有中外合资车企之间似乎都该重新审视和反思一些东西了。

  正有越来越多的本土人才成长为高管

  回到题目所言,不妨做这样一个假设。当风波逐渐平息,高海纳回到自己的公司,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同事?他将如何继续说服经销商们与他继续紧密合作?他又将如何让媒体相信,他依然是那个对中国抱有好感、对中国市场抱有希望的戴姆勒卡客车在华负责人?

  这种颠覆的剧情无疑有着十足的讽刺味道,因为高海纳的言行不止于情感层面的伤害,它还将此前苦心维系的中外互信合作基础撕得粉碎!相对来说,情感的抚慰来得简单,时间也遗忘伤痛,但信任的重新建构,并非朝夕之功。

  从这个角度来讲,高海纳事件触及的,不仅是种族歧视的红线禁区,还有戴姆勒在华发展的命脉根基。没有对中国员工及其辛勤工作,何谈车企在华的进步?没有中国市场的巨大拉动,何谈国际车企的全球地位?而没有真正的尊重与互信,又何谈共同发展与进步?

  国际车企在华成功的背后离不开中方团队的支持

  “调查结束后,我们将相应采取一切必要的处理措施。”这是戴姆勒官方回应的最后一句话,高海纳事件的收场依然充满看点。但在笔者看来,戴姆勒的处理措施,显然不止是平息外界的愤怒这样简单。

  惩治高海纳一人,无疑只是扬汤止沸,需要动手术的显然是更为根本的存在。“故扬汤止沸,沸乃益甚,知其本者,去火而已。”

  最后插一句个人想说的,那些被高海纳深深侮辱与伤害的戴姆勒中方员工,今天却要为了这个自视甚高的外方领导继续奔波“洗地”。双方谁才具有真正的职业道德与契约精神,谁才具有真正的企业意识与大局观,可谓高下立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