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全面二孩下 今年出生将超1750万

目录

姑嫂山

回复 1 楼 2016-11-28

全面二孩下 今年出生将超1750万

  11月26日,由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举办的人口与发展高级资讯会在北京召开。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会上提到,根据计划生育、住院分娩统计和各省出生人口与孕情资料综合研判,2016年出生人口将超过1750万,大致相当于2000年前后的人口出生规模,与全面两孩政策出台时的预判基本吻合。

  王培安称,2010年以来,我国总和生育率在1.54-1.64之间波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近一年,累积的生育势能释放还需要时间,预计“十三五”期间总和生育率将在1.8上下波动。

  这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国家卫计委首度对政策实施效果做出评价。

  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出台允许普遍生育二孩政策,2016年1月1日,《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改并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正式落地。

  与“单独二孩”政策后,国家卫计委不定期公布申请人数不同,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至今近一年,国家卫计委一直未公布有关政策效果的数据。

  此前,国家卫计委相关司局领导告诉澎湃新闻,“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生育依然需要审批,只有通过审批才能怀孕,因此统计申请二孩的人数较为方便;但全面二孩实施后,生育二孩不再需要审批,而采取登记备案制,不具有强制性,“登记备案可以早,也可以晚”,因此卫计委很难掌握准确的二孩生育人数。

  近几个月来,地方卫计部门陆续将相关数据报给国家卫计委,但这些数据并不全面,不足以反映真实的二孩生育情况,因此国家卫计委并未对外公布。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生育率为1.18。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告诉澎湃新闻,他根据2015年1%人口抽样调查的户籍人口数回推到2010年,得出当年的生育率为1.6左右,但这也远低于2.2左右的世代更替水平。

  近期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2016》公布了2015年全国1%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47,这一数字令许多人口学者感慨“低得超乎预期”。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125.html

18kueen

回复 2 楼 2016-11-28

全面二孩将加重女性就业难度

  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中心24日在北京发布的研究报告《2016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显示,在劳动力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使生育对女性职业发展的影响越发凸显。有些用人单位为避免孕产期用工成本增加,在招聘时“限男性”或“男性优先”;有些单位不愿招聘已婚已育、可能生育两个孩子的求职妇女;有些单位在女性怀孕、生育时,减少其职业培训和晋升机会,限制其职业发展。

  根据报告,有两个孩子的城镇年轻妈妈“为了家庭放弃个人发展机会”的比例接近51%,比只有一个孩子的同类女性因家庭冲击工作的比例高17个百分点以上。与有两个孩子的同类男性相比,城镇年轻妈妈为家庭放弃个人发展机会的比例是其3.35倍。

  报告称,在有两个孩子的城镇青年女性中,有过工作中断经历(不包括带薪产假)的比例超过半数,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夫妇将面临更大的家庭冲击工作风险。

  报告建议,政府应加强公共托幼服务,鼓励有条件的用人单位提供灵活的工作时间,创造远程办公条件,在可能条件下推行弹性工作制,以化解夫妇、特别是职业女性“生”与“升”的纠结,提升全面二孩政策的效果。

  中国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全面两孩政策。至此,施行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宣告终结。


我是红心7

回复 3 楼 2016-11-28

为什么要开展全面二孩政策

  1、单独两孩实践遇冷 生育率低到危险

  ◆ 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截至2014年12月,全国仅有不足100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而此前的官方预计是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

  ◆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认为,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远低于更替水平2.1,已经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

  虽然也有专家表示中国已经进入“低生育率陷阱”没有根据,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口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基本要素。没了人口红利,在竞争力上就少了一枚盾牌。

  知识贴

  ◆ “人口红利” 简单通俗地理解为:由于年轻人口数量增多形成的廉价劳动力,提供给经济发展相对便宜的要素价格。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廉价劳动力是发展的一个重要要素。

  深入的经济学分析和实证研究都表明,在扣除技术进步和城镇化的作用外,人口衰减带来的将是人均GDP下降。如果不信的话,看看邻国——日本:长期低生育率被认为是日本经济长达20多年的停滞的根本原因。

  2、“银发危机”

  从人口结构上看,现在中国的老年人口比例在不断上升,从2010年13.3%提高到2014年的15.5%。目前,中国已成为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老人生活旅居问题也在不断凸显出来。

  据联合国统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而这个数字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

  这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课题:出生率降低,年轻人越来越少,今后谁来工作、谁来纳税、谁来养活数以亿计的老年人?

  3、“刘易斯拐点”隐忧

  知识贴

  ◆ “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由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威廉?阿瑟?刘易斯在1968年提出。它指的是在工业化进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人口红利慢慢消失,最终枯竭。

  与“刘易斯拐点”相对应的是“人口红利”。

  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低生育率和老龄化是中国经济刘易斯拐点提前出现的关键诱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保持了高速的增长,大量的富余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在催生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目前农村问题频发。以“老弱病残”为主的农村人口结构已逐步凸显了农村经济的增长乏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2014年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04年开始民工荒,从沿海城市迅速蔓延到内地,此后再没有停止过,工资从那个时候开始上涨,也没有再停止过,而且是低端劳动者工资上涨。所以2004年肯定是一个起点。如果说区间的话,我们可以看到,2010年开始,中国15岁到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出现负增长。这是一个巨大的转折,劳动年龄人口增长不是减慢了,而是一路负增长下去了,所以让我说一个区间,就是从2004年到2010年,这个区间总共才6年,但是这个区间在日本走了30年,在韩国走了40年,中国还是很快的。

  4、“失独”社会之殇

  近些年来,我国家庭规模不断缩小,从1982年的4.43人缩减至2010年的3.10人,独生子女家庭超过1.5亿户,家庭的生育、养老等基本功能有所弱化。许多独生子女面对沉重的养老负担,常感到有心无力、独木难支,而老人“失独”不仅是家庭灾难,也是社会之殇。

  今年7月19日,杭州失独老夫妻在女儿去世百日祭双双自杀的消息令大家心痛不已,同时也不禁深思: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政策家庭逐渐步入老年,失独家庭成为一类社会创伤。失独家庭所经历的心理创伤、经济压力、医疗养老问题超过一般家庭丧子后承受的痛苦,而这份痛苦谁能解?

  5、男女比例失衡

  计划生育政策自1980年开始强化,这分别体现为城市的普遍“一胎”和农村的普遍“一胎半”政策。在重男轻女思想依然普遍和B超逐渐普及的情况下,可能促使男女出生比例节节升高,从1980年的107.4上升到2004年的121.1。

  政府自2002年开始“治理”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具体措施包括明文严格禁止使用B超等技术进行胎儿性别鉴定。此外,随着城市化的提升和农村生育观念的改变,对男孩的偏好也可能进一步淡化。与之对应,男女出生比例自2004年达到峰值的121.1之后,整体上开始下降,但到2014年依然处于115.9的超高位。

  男女比例失调是性别偏好、生育数量限制和胎儿性别鉴定三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缺一不可。重男轻女的观念虽然已经淡化,但依然会长期存在;禁止胎儿性别鉴定技术也不可能完全有效。因此,要使男女比例恢复正常,有效的办法就是全面取消生育限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