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被医闹”,医院方传谣为何不用受罚

目录

李位奕辰

回复 1 楼 2016-11-28

“被医闹”,医院方传谣为何不用受罚

  保定蠡县坠井男童聪聪不幸身亡后,其父被一些媒体说成“忘恩负义”、无理地向医院索赔巨款的“医闹”。后经证实,聪聪父亲从未要求赔款,说他“医闹”实在冤枉。

  被说成医闹的,不止聪聪父亲。近日,教师缪某在申请落户上海时被举报“疑似医闹”, 最终,缪某迫于舆论压力 “自愿”撤销落户申请。然而据调查,缪某只是在急诊室内就诊时,与女医生发生口角并引发肢体冲突。并没有试图借医疗纠纷牟利。

  利用医疗纠纷,借题发挥,妨碍医疗秩序,对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这样的医闹确实存在。甚至还有“医闹公司”,收就医者的钱,帮助就医者找医院的麻烦。

  然而,这并不代表,只要对医院表达不满,就是医闹。

  患者在就医时有权进行合理质疑。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孙建方就曾表示,医方的临床误诊率一直在30%左右,且诊断准确率不一定和医学技术发展呈正相关。之前《今日话题》也有多篇文章(如:《一天抓4个医生:公立医院的检验科有多肥》,《“过度医疗”是被夸大了吗?等》)指出当今中国医疗环境并不健康,很多检测,治疗不规范的现象正频繁发生,这更加大了医疗事故发生的概率。在这种大环境下,患者在就医时,对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提出异议,也不能说一点儿用没有。

  而且,像这次的“坠井男童”事件,据报道,在整个救援过程中,男童的父亲只有一处做的有些出格:在救援现场,医生宣布男童死亡,救护车要将其送到火葬场,家属方面发现后阻止,坚称孩子仍有呼吸,要拉到医院抢救,120司机不肯,遂发生了冲突。

  在旁观的外人看来,这很不理性。但是请大家想一想,不愿相信自己孩子的死讯,希望再去医院确认一下,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我们不应抱有同情之理解吗?

  说一些绝对正确的废话,比如“在场的医生难道没有执照吗?”很简单,但“人性”两字,就可抛诸脑后了吗?

  况且,男童家人也没有任何讹钱的企图,说他是“医闹”,太过分了。况且,也有医生表示,当时救援方不抢救,直接送火葬场的做法,也有欠妥之嫌:“虑及患者难接受亲人死亡的情况,医院在告知家属的同时,还会对死者进行心肺复苏、拉心电图,以安抚家属。”

  我们千万不要小看安抚的作用,哪怕是做做样子,也是对家属的莫大宽慰。

  其实,在当今的中国媒体上,“医闹”一词的定义早已模糊,可能在医院冲着医生吼上一句,就成了“医闹”。然而,针对医闹的批评和打击却是猛烈的。早在2010年两会期间,就有多名中央领导批示了关于打击医闹的提案。近年来,全国性整治医闹的行动也是搞了一次又一次。

  当我们用猛烈的行动打击一个定义不明确的现象时,很容易发生冤假错案。首先,一些医疗事故中,本来医院是过错方,该负全责。而患方可能只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言辞激烈了一些,就被一些媒体形容成了“医闹”。这次的“坠井男童”事件更是离谱,某些医院自媒体愣是给男童父亲生编出来一个“索要赔款200万元”的离奇情节。

  还有,在一些医疗事故中,医患双方都有明显过错,甚至有时候医方的过失是因,患方的过失是果。比如福州“8·27医闹事件”,就是医方延误治疗在先,患方闹事在后。本来这类问题的责任就很难厘清,你再简单粗暴地拿个“医闹”的大帽子给患方一扣,等于变相吸引公众注意力,间接帮医方减轻压力,逃避责任。不利于医患关系的缓和,和医院业务水平的进步。

  还有一点更可笑,福建省政府以政府令的形式向社会公布了《福建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办法》,其中有对新闻媒体涉医报道失实追责的规定。全国各地也有多起医方认为媒体报道失实,从而起诉媒体的案例。

  当媒体发布对医院不利的信息时,医方有相关条例可以依仗。而当医方自媒体发布不利于患方的谣言(比如谎称坠井男童父亲索要高额赔款)时,却没有人因此受到惩罚。如此双标,是否有失公平?

  但是,随着某些极端“杀医”案频繁曝光,大量网友都持支持医生的立场,只要出现了“医闹”这个词,大家立马相信并且一致谴责,甚至都不过大脑。

  而“医闹”扩大化和污名化这种现象,毫无疑问把本就恶劣的医患关系进一步恶化,每个人都会是受害者。

  对此,在医患矛盾中,无论是媒体,还是卫生主管部门,都不该有偏有向。应该摆事实讲证据,而不是一言不合就给对方戴标签,扣大帽子。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129.html

嗯e么

回复 2 楼 2016-11-28

那么为什么“暴力医闹”屡禁不止呢?

  1. 医生与病人之间长期积累的信任问题逐渐发酵

  医患关系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而是在现在这个看病难、看病贵的时代,去医院看病是基于对医院,甚至对医生的信任去的,可是,医院资源紧张,医生数量不够,甚至好医生太少,造成了患者对医院、医生缺乏了基本的信任感。每次去医院看病,医生们面对超负荷的患者名单,理所然当会对患者的态度和服务打了一些小折扣。

  再者有一些不良医生慢慢滋生医院的“红包”潜规则,让患者认为只有当医生收了他的红包的时候,才会为患者更加认真专业的去看病。虽然并不是每位医生都会去收红包,但是这种红包潜规则深入人心,每一次当医生没有收下患者的红包时,患者反而会担心医生不会为自己全心全意的投入,不过,这也为医闹事件埋下了导火索。当患者对治疗的结果报有很高的期望,而医生却没有达到患者的期望的时候,患者会更加的气愤,并指责医生收了红包都无法达到治疗效果,为此大打出手。

  特别是近期发生的非法经营疫苗类产品案件,和魏则西事件都让人们对医院和医生的信任沉到了谷底,大家突然发现医院能为了利益置祖国的花朵们的生命于不顾,公立三甲医院都会拿患者的生命去圈钱,医生与患者之间的信任之桥摇摇欲坠,而一旦碰到医疗事故的发生,都会让患者对医生的信任瞬间丧失,公然暴力医闹,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2. 医学信息的封闭以及医学资讯不对等问题

  在大环境下,患者对医生的信任程度是大打折扣的,但是由于患者对医学信息的缺失,又不得不去逼自己去信任医生,因为患者别无选择。

  但是如果患者可以轻松简单的查阅到所患疾病的相关信息,而不是一味的迷信医生,将医生的处方和治疗方法奉为圣旨,而是以学习的态度研究自己的病情,那么在治疗效果稍不如意或无效的情况下,患者也不会将这个锅强行甩给医生,对医生产生极大的怨恨情绪。所以正确的普及医学知识能一定程度上遏制医闹行为,这样也给了患者和医生们新的出路和新的选择。

  而医学信息涉及的专业性极强,不仅真假难辨,一些诊断、疗法本身也有很强的争议性。X度下架了大部分医疗虚假信息,但是并不意味着其它非商业推广的相关医学信息就能保证患者们不受到其它误导。昨天,搜狗搜索基于这次魏则西事件给大家带来的医疗信息的恐慌,发布了一项新的产品功能:搜狗明医垂直搜索,

  既提供维基百科、知乎社区、学术期刊等网站的权威内容,以及收录自正规大型医院、疾控中心、世卫组织及科研机构等“白名单机构”的专业内容,还鉴于目前部分医学领域中,国外研究仍占据主导地位,提供了更多国际前沿的英文学术论文,让用户能够获得真实、权威、可信的医疗信息。

  3. 中国法律制度对医闹事件的处理不够强硬

  在中国,医闹的成本相较于其他国家会比较低,于是形成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医患关系。“大闹大赔(+微信关注网络世界),小闹小赔,不闹不赔”的理念还催生了一个产业:专业医闹公司。他们经常驻扎在医院的周围,一旦有了医疗事故的事情出现,他们就会被雇来帮患者要挟医院赔款。而中国的警察一般都以死者为大,看到家里出了丧事,也不太会很强硬的打压,在他们眼里,保证基本的社会安全秩序就够了。也就是这样的不作为,让医闹愈演愈烈,毫无忌惮。


Fjw521520

回复 3 楼 2016-11-28

医闹入刑

  刑法修正案(九),将“聚众扰乱公共、交通秩序罪”,变更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情节认定包括“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意味着“医闹”今后将入刑。

  不仅如此,处罚级别从原本的“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提高为“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第三款中,该条还规定,多次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经行政处罚后仍不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据了解,上述医闹入刑的内容是在6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再次审议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时紧急加入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一稿并无上述条款。

  “医闹”入刑条款的追加和迅速获得通过,当其背景则是近期持续频发的 “医闹”事件,这些医闹事件不仅严重扰乱了医疗单位秩序,还给医务人员带来严重的身体伤害和巨大的精神伤害,并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十八届四中全会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开启了中国法治社会的新时代;而我们的医疗机构秩序却被“医闹”严重骚扰,甚至频繁升级为恶性伤医事件,医院似乎成为了法外之地。

  医闹的猖獗,不仅让普通患者无法正常就医,还令广大医务工作者人人自危, 甚至一些医院出现了病情稍重的病人就无人敢接的悲哀状况,也令一些试图报考医学院的学子们望而却步。

  正是在如此糟糕的状况下,最高法和最高检先后发声,坚决依法严惩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全国人大常委会更是顺从民意,将“医闹”违法犯罪入刑写进了刑法修正案草案,并顺利获得通过。

  打击医闹,终于有更有效的法律利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