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故事 >

民间鬼故事:孤身女鬼

目录

童年奔月了

回复 1 楼 2016-11-28

民间鬼故事:孤身女鬼

  早年间,有个财主家的少爷,在学堂里的书念完了,可没考取功名。他回家后还是没晌没夜的学习 。家里人多,吵得他不安生,财主就给他在山上盖了个书房,这少年书生就在山上住下来学习。他暗下决心 ,不考取功名不出山。从此,每天由家人给他送饭,他不分昼夜苦读深钻。

  一天黑夜他出去解手,忽见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有一位漂亮姑娘,像鸟一样从这个树权跳到那个树 权,来回跳个不停。他心想这么晚了一个姑娘家在这里做甚?看她那样,不是神就是鬼。想到这里,不由头 发直竖,匆忙回屋关上了门。

  邪了,他连续三夜看见那姑娘跳树权。到第四天黑夜,他有些看惯了,也不怎么害怕了,心想只要 不伤害我,管她是人还是鬼,不理她也就是了,即转身回屋读他的书。

  可这回和以往不同,他读一句,那姑娘在院子里也读一句。

  这下可把书生吓毛了。他壮着胆子问:“外面是什么人?”

  姑娘说:“你念的有很多差错,奴家给你纠正纠正。”

  少年一听她能纠正文词,高兴极了,什么神呀鬼呀,都丢在脑后,他急忙开门:“请姑娘进屋指教。 ”

  “不敢当,不敢当。”说着,飘然进得屋来。

  书生定睛一看,那模样要多俊有多俊。他心想:凡人哪有这般俊?她不是仙定是神。想到此,不由倒 退几步:“你,你是?”

  姑娘施礼道:“啊,你莫害怕,听奴家慢慢与你说来。实不相瞒,我不是人,是二百年前含恨自杀的 一个年轻姑娘的冤魂。阴游到此,见你每晚苦读,很是敬佩。奴家生前,也甚喜诗文,故以文会友,特来相 访。”

  书生想,她虽不是人,可句句说的是人话,也就不再有什么戒心了,便让姑娘坐下。姑娘给他纠正 了他刚才读错的文词,说得书生心服口服。接着,二人一起学习,学着学着书生困了,姑娘就给他唱了一段 歌,嗓子似银铃,悦耳动听。书生不困了,二人又接着学习。

  天明前,姑娘告辞,临走时对书生说:“我来这儿不能和别人说,你要是和别人说了,我就不来了。 ”书生,点头答应。

  从此,每天晚上,姑娘来教书生读书,书生困了,姑娘就给他唱一段歌,接着再学习,书生长进很 快。

  光阴似箭,一晃半年过去,俩人有了感情,书生要与姑娘成亲,姑娘长叹一声,说:“我虽是鬼,鬼 也有情。可我不能和你成亲,我阴气太大,要害了你。再说,对你的学业也不利。”书生听了,无可奈何。

  书生有个同窗表兄,关系甚好。这天,表兄来山上找书生,两人见面好亲热,说起话来没个完。不 知不觉,已近天黑,书生对表兄说:“表兄,时候不早,我这张小床实难容下咱二人,你先回家歇息,咱们 改日再谈。”

  表兄听了纳闷儿,心说我们好久不见,今儿我爬坡上岭的来了,谈的好好的,表弟为何撵我走?其中 必有缘故。想到此他起身告辞走了,但没真走,隐在屋外,偷偷观察,晚上姑娘来会,被他看了个真切。

  第二天表兄又来了,一进门就打着哈哈说:“表弟,怪不得昨晚撵我走,原来有那么一回事 儿。”

  “表兄你看见什么了?”书生红着脸问。

  “都看见了。介绍认识认识不好吗?”

  “表兄,不是我不叫你认识,是那姑娘不愿见生人。”

  “不愿见生人?难道她永远与你单独相会?”

  书生听了又是一阵脸红:“表兄,我俩没别的,她来只不过教我读书,你千万别和别人讲。”

  “你放心,我绝不外传。”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表兄就告辞走了。

  事有凑巧,这天黑夜姑娘没来,书生心说麻烦了,她一定知道了。一晚上无心读书,满脑子装着那 姑娘。一连几天,姑娘也没有来。书生更急了,心里说:我对不起她,她若真的再不来,没了她我活着还有 个啥意思?死了吧,到阴间找她去!想到这里,拿根绳子就要悬梁上吊。

  其实,这几天姑娘是有意试探他的:每天都来,但不叫书生看见。她看见书生上吊,急了就把绳子给 弄断了,书生心想,阎君故意不让我死,我死定了,横死不成,我饿死!他不吃不喝躺在炕上等死。姑娘看 在眼里,被书生的真情感动了,当天黑夜又来了,书生好高兴,也不死了,俩人照旧一起读书。

  这一天,姑娘来了,面带愁容,书生忙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生我的气了?”

  姑娘眼泪汪汪的,说:“不是。有这么一件事:二百年前,我在阳间,年正一十八岁,被一个歹人看 中,他要强行霸占我,我誓死不从。他招来些狐朋狗友威逼我,我被逼无奈就跳河自杀了。我死后,父亲为 我报仇杀了那歹人。歹人的灵魂阎君压了二百年,他出来后就寻机报复我们父女俩。他和他的狐朋狗友把我 爹的魂儿给掐死了。现在正回头寻我,还想霸占我。我今儿来,是和你告别的。”说着泣不成声。

  书生一听,忙安慰她说:“别急,别急,容我想想办法。”他寻思一会儿,没寻思出个门道,不由唉 声叹气。

  姑娘说:“我倒有一个办法,怕是行不通。”

  书生听了倒高兴了,连说:“这办法好!这办法好!明儿你一定要勾我的魂去,咱俩合伙打那恶鬼。就 是死了,我也无怨!”

  姑娘说:“好吧。”

  第二天,书生叫家人买来好酒好菜。正吃着,表兄又来了。表兄见他自斟自饮喝闷酒,觉得蹊跷, 心想,表弟平日不喝酒的,今儿是怎么了?再看看表弟,满脸愁相,便问:“表弟,出了什么事儿?是不是姑 娘和你瓣了?快和我说说,免得憋在肚子里难受。”

  书生长叹一声,就和表兄怎么来怎么去地说了。

  表兄说:“恶鬼是个武的,你俩是个文的,怕难胜过他。人多力量大,这样吧,你把我也灌醉,咱们 一起对付恶鬼!”

  “那太好了!我代她谢你了!”

  “谢什么!姑娘和你好,她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说着俩人都喝醉了,躺倒呼呼大 睡。

  黑夜姑娘来勾书生的魂儿,她看见表兄也在,犹豫了会子,没好意思叫表兄,只和书生招招手,俩 人就走了。表兄不声不响跟在后面。

  他们来到一处山洼,只见这里古树遮天蔽日,中有一处宅院,雕梁画栋,漂亮极了。他俩人进到屋 中,说说笑笑。

  表兄一人在外观花,耳边传来两个人的说笑声,心说:“这俩人,干什么来了,没事儿似的。不行, 我得进去提醒他们准备准备。”

  他进屋刚欲开口,忽听门外一阵阴风刮来,眨眼间,屋里进来一个青面红发、巨齿撩牙的恶鬼,也 不答话,举刀就向书生劈去。书生手急眼快,抄起一把凳子挡住。只听咔喳一声,四条凳腿落地,只剩下书 生手中的凳子面。好险!恶鬼来势凶猛,步步紧逼,眼看第二刀就要砍到书生头上,这一刀下去非要了书生 的命不可,说时迟那时快,表兄在恶鬼身后抄起一把大镐,照准恶鬼的后脑勺猛砸下去,那恶鬼立刻双手一 聋拉,手中的大刀吮郎落地,栽倒地下死了。

  表弟长长出了口气:“我的妈呀!”

  表兄埋怨说:“干嘛来了?不先准备家伙,看,多险!”

  姑娘说:“多亏壮士来了,不然我俩全完了。”说着就给表兄跪下了:“多谢壮士搭救之恩!小女子永 世不忘!”

  “别、别这样,快起来。”

  姑娘起来,高兴得不得了,就给二人唱了起来。二人越听越爱听,姑娘越唱越起劲儿,不知不觉, 已是下半夜,她看看窗外,顿时一惊,忙对二人说:“天色已晚,二位请速回,赶明儿我再给你们 唱。”

  俩人不走,还请姑娘唱,姑娘着了急,将两人用力一推,两人身不由己出了屋门。忽觉前面黑咕隆 冬,摇摇头,眨眨眼,见天上有月亮,借着月光回头看,雕梁画栋没了,身后只有一座坟。俩人走回书房打 了一个哈欠,醒了,天已放亮,闻得远处有凶鸡叫,昨晚剩下的酒菜还在身边搁着呢。噢,原来是个梦,两 人互述梦中情形,分毫不差。

  当晚,姑娘穿得漂漂亮亮,满面春风的来了,进门就对书生说:“这回好了,那恶鬼一死,我再也 没什么顾虑了,咱俩可以成亲了。”

  “你不是说不行吗?”

  “这回行了。成亲后,我借你的阳气还可以还阳,但你的身子骨也就弱了。”

  书生拉住姑娘的手说:“太好了!”随即二人就行了夫妻之礼。

  自打这以后,书生的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弱,鬼媳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她精心伺候书生。

  一百天头上,鬼媳妇说:“得了,我借你的阳气已够。我给你开两个方子,叫人拿药去。头一个方 子的药你吃,吃了你的身子就壮了。第二个方子的药等以后我吃,再买两方红布。”说着对书生耳语了几句 ,“再这么这么,天机不可泄露,记住了!”

  第二天,书生按照鬼媳妇所说,派人买了两副药和两方红布,自己把头一副药熬好,喝了,顿觉精 神百倍。借着,雇了两个小伙子,时至巳时,叫两人挖开姑娘的坟。等四面露出,书生叫两人走了。

  他将一方红布盖在棺材盖上,然后小心打开棺材盖,一看,姑娘果然静静地躺在里面,似在甜睡之 中。摸摸她身子底下,有一把七星宝剑,顺尸而藏。此乃 “七星护尸宝剑。”有它在身下,可永保尸首如 生。这是当初姑娘的爹为保爱女尸首而放的。

  书生将姑娘的尸体连宝剑用另一方红布包严实,抱回书房,放在热炕上。然后赶紧熬第二服药。煎 好,给姑娘灌下去,不大会儿姑娘就睁开了眼睛,甜甜的冲书生笑了。紧接着熬二煎,第二煎灌下去,姑娘 就坐起来了。等灌下第三煎,姑娘张口说话了:“夫君!”说着扑进丈夫怀里。

  从此,两人一起生活,一起学习。后来,京城开考,书生考中了头名状元。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157.html

紅警無敌

回复 2 楼 2016-11-28

鬼肉很鲜美

  唐朝大历年间,洛阳出了个勇士韦谤,他武艺高强,胆大过人,简直天不怕地不怕。

  一天,他带了几个随从出外游览,傍晚时来到一个镇上,准备找个地方投宿。正在这时,只见一个 屋子里走出七八个人,扶老携幼,看样子像是搬家。

  韦谤心想,空屋正好可以投宿,就上前去向主人打招呼。

  主人面有难色,说:“我们这里近来不太平。昨天,就有一个邻居被鬼所害,我们怕有个什么三长两 短,才决定搬迁的。”

  “哈哈!”韦谤听了大笑。说:“有鬼?我可不怕!天底下的美食我几乎都吃过了,唯独不知鬼肉的滋 味是什么样的,我倒要捉个鬼尝尝!”

  主人听了,连连摇头:“行不得!那鬼可厉害了,万一出了事,我可担当不起啊!”

  韦谤拍拍胸膛,说:“即使真出了事,也和你毫不相关。不信,我可以立个字据!”

  主人听他这样说,只好同意,就交代一番走了。

  韦谤一行人进了屋,吃饱喝足后便各自休息去了。他的随从们虽然个个身强力壮,可怕鬼,因此, 把门窗关得紧紧的。只有韦谤与众不同,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故意将门窗打开,熄了灯,手拿弓箭,静静 地等候着魔鬼的出现。

  万籁俱寂,漆黑一片,外面没有一点星光,只有 “沙沙”的风吹树叶的声音,使人听了觉得毛骨惊 然。

  可是,韦汾一点也不惧怕。他在黑暗中严密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眼睛一眨不眨,生怕失了捕鬼的 机会。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大约到了四更时分,忽然,窗外出现了一个光点,由远而近,缓缓地飞来。 光点起初只蚕豆那么大,飞到客厅门前时,就有一个篮球那样大。它并没有马上闯进屋子,也许是在观察动 静。

  “这大概就是鬼了!”韦谤想,于是就拉开弓弦,“嗅”地把箭射了出去。

  韦谤的箭术远近闻名,百步之内,决无虚发。只听得 “嚓”的一声,箭正中火球。火球在空中摇晃 起来,不一会儿,又发出“乓”的一声巨响,倒把韦谤吓了一跳。

  火球并没有下跌,它摇摇晃晃,挣扎着准备逃走。韦谤哪肯放过它?拉弓搭箭,又连射两箭。火球终 于坠到地上,翻滚扑腾,渐渐不动了。不过,那火光仍没有熄掉,只是微弱了些,就像一个烧枯了的煤饼, 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暗下来。

  韦谤虽然胆大,这时却不知怎地有点害怕起来,他不敢独自上前,怕怪物死而复生,以致突然袭击 自己。为了壮胆又不失面子,他大叫起来:“徒儿们,快出来看呀,鬼已被我射死了!”

  随从们这才各自慢吞吞地开了卧室的门,先是探头探脑的,然后畏畏缩缩地聚到客厅里,叽叽喳喳 地说:“老爷,鬼在哪里?”

  “在门外的院子里!”韦谤大声说,“快点起火把,前去看看!”

  “遵命!”随从们唯唯诺诺。

  一会儿,火把都点好了,在随从的簇拥下,韦谤大摇大摆地来到庭院里。

  鬼确实已死。它身中三箭,此刻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一摊污血中。韦谤怕它有诈,用剑又刺了它几 下,见毫无反应,这才放心地蹲下来,拔去了那三支箭,然后拨拨弄弄的,仔细观察起来。此鬼模样儿很怪 ,无身无手无足,只有一个圆鼓鼓的脑袋。这脑袋又特别,像个篮球,没长一点儿毛,纯粹是一团肉疙瘩, 四面都生着一只眼睛,那光,便是它眼睛里发出来的。

  “你是什么怪物?”忽然,韦谤大喝道。

  可是,怪物已死,哪能回答?

  “真是可惜!”韦谤自言自语地说,“杀了鬼,可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太遗憾了。”

  “没什么遗憾的,老爷!”一个随从讨好地说,“人名鬼名都是随便叫出来的。我看,就把它叫作‘ 肉头鬼’如何?”

  “好!”韦谤高兴地叫起来,“哈哈!我杀了个肉头鬼!哈哈— ”

  随从们也吹呼起来:“我们的老爷是杀鬼英雄!老爷,开个庆功宴会吧,让我们喝个通宵达旦!”

  “好!”韦汾说,“把这个肉头鬼烤了,当下酒菜!”

  “老爷,”一个随从说,“您真的要吃它?万一吃出问题,那就来不及了!”

  “那当然!”韦谤十分肯定地说,“大丈夫决无戏言。去吧,把它切成片,蘸些佐料,烤好了拿来。 ”

  “遵命!”随从们各忙各的,有去摆桌子的,有去提水的,有去抱柴的……

  在一片热气腾腾的客厅里,庆功宴会开始了。每人面前都有一盘烤鬼肉和一盅酒。韦谤率先吃鬼, 吃了一口,大叫:“好香好嫩啊!一点不吹牛,比蛇肉还鲜美十倍!”接着,便大咬大嚼起来。

  可是,随从们却不敢吃,我望望你,你望望他,都不动筷子。

  “你们怎么啦?”韦谤有点生气起来,说,“都是胆小鬼!吃!不吃,我把你们一个个杀了!”

  “是,是,老爷……”随从们这才勉强动筷。

  “哈哈哈!”韦谤又高兴起来:“我都不怕死,你们还怕什么?来,既然吃了,就吃个痛快,死了也值 得!”

  鬼肉确实美味,一会儿的工夫,大家就把它吃光了。而且,鬼也并没有作怪,大家都安然无恙。

  第二天,房主人回来了。韦谤把夜里的事情说了,主人将信将疑。

  不过,房主人很快相信了韦谤的话,因为,自此这里再也不闹鬼了。

超人爷爷123

回复 3 楼 2016-11-28

女鬼复活

  还是在秦朝的时候,汉中有个人名叫王道平,一十八岁,能文能武,他喜欢上了邻村的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付玉,长得花容月貌,身材苗条。两人瓜田月下,起誓要结为夫妻。

  正当王道平要遣媒婆去女孩家提亲的时候,却传来秦始皇要征民夫去修长城的消息。王道平没有办 法,只好到边关修筑长城。在塞外修筑长城的崇山峻岭中,不光每天要干活儿二十个小时,做事稍微慢一点 就要挨打,每天吃的东西不过三碗稀饭。就这样征夫真是九死一生。王道平年轻力壮,可也挡不住这么大强 度的体力劳动,有几次,他睡下了差点就起不来。在睡梦中,他经常梦见付玉,付玉唱歌跳舞逗他开心,陪 她说话解除寂寞,有时还陪他睡觉。就这样一晃十二年过去了。

  再说付玉在家,苦苦等候情郎的归来,可是一等三年还不见回来。付玉的父母可等不了,要把她嫁 给汉阳城中的大户刘祥。那时候婚姻大事都是父母说了算,付玉拗不过父母的逼迫,只好答应嫁给刘祥。

  在嫁给刘祥的那天晚上,刘祥进入洞房,要与付玉合欢,付玉拼命抵抗不答应,最后一头撞在石柱 上,气绝身亡。

  十二年过去了,长城终于修好,王道平回到家乡。他迫不及待的跑到付玉家,可是付玉家早已没有 一个人在。邻居告诉他:“付玉早在九年前就被父母逼迫嫁给刘祥,结婚当晚就撞壁而忘了。”王道平伤心 欲绝,又问:“她的坟墓在哪里?”邻居领着王道平来到付玉的坟前。

  王道平跪在付玉坟前,悲伤欲绝,大呼三声:“付玉!付玉!付玉!”然后绕着坟墓跑,不住的哭泣哀 嚎,最后嗓子嘶哑,几乎说不出话。最后王道平以右手一手指指着天,说:“我王道平,曾经和你指着天起 誓,要和你结为夫妻,岂料我被牵绊,以致你被迫嫁给刘祥,但你对我的心思不变,以死守约,我大丈夫岂 能失约!如果天地有情,你有灵圣,请出来和我一见。若无神灵,我将撞死坟前,以期阴间相会。”说完, 一手指天,哀嚎不止,又围绕着坟转圈。

  不久,天地变色,好似要塌下来一般,邻居惊恐,逃离远去。

  这时一个女子的魂魄从墓中飘出,对王道平说:“你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贱妾与君指天为誓,以 结终身。朝夕不忘君,最后以死报君。幸得老天垂怜,得以梦中与你相会。今君之深情厚谊感天动地,以致 妾身躯体重复,还可再生,还为夫妇。君且速开坟墓,破棺,把我拉出,我即刻复活。”

  王道平扒开坟墓,打开棺材,付玉果然复活,容貌一如从前不曾改变。两人回到家中,发现付玉已 有身孕,付玉说,这是梦中相会之时受孕。

  付玉的前夫刘祥听说了这个事情,一纸诉状,把王道平告到了州县,要求王道平归还妻子。县令不 知如何判断,上报到郡守,郡守对刘祥说:“你的妻子已经死去九年,现在付玉复活,是精诚感天动地,岂 能再为你的妻子呢?”

  王道平夫妇都寿一百三十岁,留下十儿九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