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教育 >

“特殊”孩子为什么更需要去普通学校

目录

十二月噗嗤

回复 1 楼 2016-11-29

“特殊”孩子为什么更需要去普通学校

  今年9月,位于合肥市瑶海区的胜利路小学迎来了开学。黄女士家所属的学区并不在此,但她特地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学区房”,之后甚至将户口也迁了过来。

  胜利路小学并不是当地的“名校”,甚至有些“默默无闻”, 它藏在深巷中,仅仅800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一栋简单的教学楼紧挨着一片并不算宽阔的操场。

  黄女士之所以费尽“周折”,就是因为这所学校是当地为数不多的愿意接纳自闭症儿童的普通小学。近5年来,学校先后接收了5名患自闭症、脑瘫的特殊儿童,为他们提供普通小学生一样的学习环境。而搁在其他“名校”,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2011年9月,刚刚带完一届毕业班的胜利路小学语文老师刘后勇成为一(2)班的班主任。他得知,班里要安插一个“特殊”的同学进来,并且孩子妈妈要每天来陪读。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和了解,刘老师才“摸清”了张卫(化名)的“特殊”来源于自闭症,他决定试着帮助“母子俩”融入班集体,这一试,就是5年。张卫的母亲王玲(化名)2008年为了孩子,毅然辞去了合肥一家大型企业设计师的工作。由于很多幼儿园不接收自闭症儿童,王玲不得不将孩子送到定点接受务工人员子女的幼儿园。在孩子7岁那年,她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孩子送到普通的学校,让他接受和普通孩子一样的教育。

  于是,她找到了位于自家学区范围内的胜利路小学,校长黄祖荣起初也很犹豫,毕竟没有这样的“先例”,但他还是决定给王玲和儿子一个机会。

  “不想让孩子受到‘特殊’对待,想让他在‘普通’的环境中成长,培养他的行为习惯,能和同龄的孩子们一样正常的交流,长大后才能被社会所接纳。”在她看来,普通学校里面那种环境和氛围是家里和特教机构所不能给予的,这对孩子的成长很重要。

  刚到班级的第一年,张卫没有规矩意识,自我约束和学习能力都几乎等于零。他会突然大声喊叫,甚至会离开位子乱跑,同学们投以诧异的目光。下课以后,他和别的孩子也没有什么交流,老师跟他交流,也得不到回应。这让刘后勇老师十分头疼。

  “孩子一天天长高,可是自理能力、学习能力和同龄孩子相比有很大差距。”刘后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那段时间我经常搜集自闭症的资料,课后也经常和他妈妈交流,只要有新的办法我就会告诉他妈妈。”班主任刘后勇并没有灰心,而是和王玲一起“探索”能让张卫适应班级生活的办法。

  在刘后勇的“安排下”,每个同学每天都尝试和他说一句话,从早上热情地打招呼,到课间课后的休息玩耍,张卫感受到了同学们的关怀。

  “我们特意成立了5人‘帮扶小组’,由他妈妈和另外3位同学组成。这3个同学是流动的,随着座位调整,班上每个同学都和他有交流的机会。”刘后勇希望,全班同学团结在一起的“洪荒之力”能助他成长。

  站队时站得不整齐,上体育课跑偏方向,上厕所太慢太磨蹭,上课听课走神儿,同学们都会及时纠正他,提醒他。一年后,班级同学慢慢习惯了,接纳了这个“特殊”同学的存在。张卫渐渐和同学们有了交流,有些同学如同“守护神”一样,形影不离地照顾着他。

  因为注意力无法集中,张卫只能读一些简单句子和词语,三年级一次语文课上,他竟然一口气流利地读完了一段课文,全班同学不约而同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那一刻,我感动得想哭。”王玲把这件事记在了日记里。

  让刘后勇欣慰的是,5年来没有接到过一次来自其他家长的抱怨和投诉。显然,别的家长对于张卫充满了宽容和鼓励。对此,王玲感激不尽,每次班上同学打扫卫生,她都主动揽下擦窗的活儿。

  “时间过得真快,5年就这么过来了,张卫和他妈妈都成为我们班级的一分子,融入了这个集体。”班主任刘后勇感叹不已。

  “天天上课有一个家长坐在教室后面,一开始会觉得很别扭。”刘后勇坦言,上课被家长“监督”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 后来他发现,王玲陪读,对他的课堂教学既是一种监督,也是一种帮助和提升。

  “之前对一些特别调皮捣蛋的学生,我会点名甚至严厉批评,现在有了家长在,语言不得不‘文明规范起来’了。”刘老师说。

  刘后勇私下里和其他老师交流过,大家都认同这一观点,“在这场教育实验中,改变最大的是其他同学和老师”。

  在对张卫的教育探索过程中,老师的课堂教学方法和手段也在潜移默化地跟着变。张卫对于数学的领悟力不太好,教数学的岳老师坚持不厌其烦地为他讲解。这种耐心的教育方式也“惠及”其他同学,班上学生的数学成绩普遍优秀。

  随着时间的推移,班上同学之间形成了互相关爱氛围。在班主任刘后勇眼里,正是由于张卫的存在,孩子们的胸怀变得更宽容,同学之间互帮互助的氛围得到了极大提升。

  “上课突然被大声吵闹打断,一开始会有同学起哄,后来大家变得接纳和宽容,对此习以为常。”作为语文老师的他还觉得,有关助残扶弱的课文,以前的学生觉得空洞,现在有了身边的例子,能切实感受到关爱弱势群体的意义。

  校长黄祖荣说:“对于自闭症儿童的接纳和教育,我们一直在摸索和坚持。唯一的目标是,他们长大后能够融入社会。”在黄校长背后的墙上,胜利路小学的校训——“坚持就是胜利”,格外醒目。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217.html

淘气D孩子

回复 2 楼 2016-11-29

特殊教育的分类

学校

  一是认知。

  这个谁都知道要教,但特殊孩子的认知不是只教课本知识就可以了,你要在生活实践中不断教孩子,要教会孩子认识生活中出现的物件名称、人物名称和功能,生活场景,以及在这个场景下该说的语言,里面有什么样的逻辑关系等等。通常特殊孩子,由于从出生起就少了对生活中人和物的观察、好奇能力, 导致他们的知识点漏洞非常多,理解有障碍,因此看这个世界犹如雾里看花,对很多事情懵懵懂懂,因此很难跟同龄人交朋友,更不要说融入集体。教认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不是通过单一的方式,如一对一桌面训练,或者阅读故事就可以达到的,认知教育必须是全方位,立体包围式的。需要日教夜教,吃饭教,路上教,抓住一切机会教。关于认知教育,家长们有个共识,总之就是要让孩子的脑子转起来,别让它闲着。一个妈妈说,让孩子的脑子闲着,我就有罪恶感。

  二是语言。

  语言与认知紧密相连,因为特殊孩子一般或多或少有语言障碍,他们的语言理解和表达能力通常落后于实际年龄,所以语言要专门拿出来训练。打个比方吧,普通孩子学说话是学母语,而我们孩子学说话像学外语,因为有太多的社会背景知识不了解,学起来就比较吃力,要按照名次,动词,形容词,代词,副词,短语,造句,看图说话等训练方式慢慢训练孩子的语言。语言训练与认知训练相辅相成。

  三是大肌肉运动,运动与大脑相关。

  虽然到目前为止,自闭症病因未明,但是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大多运动不良。所以,运动也是特殊教育的很大一个环节。专业的说法是感觉统合训练,一般康复机构都有感觉统合训练室,针对孩子笨拙的地方训练他们的运动力,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也通过肢体运动来刺激大脑中负责这块的组织。感觉统合训练黄金期是5周岁之前,6岁以后对大脑的改善效果就非常微弱了。12岁以后,大脑闭合,不再有作用。乐意在4周岁进行感觉统合训练,通过俯冲滑板等项目,乐意现在的前庭平衡觉已经趋向正常。触觉失调在我日常生活的训练下也大有改善。但是本体觉,主管身体用力的协调,还是非常弱,常常踮脚走路,跳绳学起来也是困难重重。所以7岁以后我又给她加了一周三次的劳命伤财的感统训练。

  四是小肌肉运动。

  小肌肉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精细运动。精细运动差的孩子给人笨手笨脚的感觉。精细运动主要影响孩子的自理能力。很多孩子不能自己穿衣服,扣扣子,拉拉链,都是精细运动落后造成的。多数特殊孩子都有精细运动差的特点。训练的方式很多,如穿珠子,分拣红绿豆, 剥大蒜,剥豆子,练习用筷子,折纸,剪纸,画画,做手工等。练习精细运动在家庭中主要是让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并且多帮妈妈做家务。乐意只有这块是正常的,能够跟同龄孩子比肩。

  五是游戏能力的训练。

  很多孩子被发现,是因为他们不能跟同龄孩子玩到一起,不合群。自闭症的问题是如此之多,多数人理解的自闭是眼神不看人,喊他不理人,整天不说话,非常低落,内向,孤僻,不开心,但并非所有的孩子把这些问题都占全了。但是不合群绝对是他们的共同特点。 其实他们之所以不能融入群体,不是他们不想,是他们不能,能力不足。他们的大脑缺乏把眼前看到的信息进行处理并反馈给大脑的能力,所以当他们处在一个群体中,出现的信息量太大,他们的脑子不会走捷径,曾经的社交经验又严重不足,于是他的大脑自动进入的防御状态。或者他就是看中了环境中的某个点,比如他喜欢的玩具,他的心里眼里就再装不下其他的东西了。他们是单频道思考的动物,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出现了一个小朋友要把他喜欢的玩具拿走,他绝对会接受不了,跟你拼命。所以训练孩子的游戏力,就是要在生活中不停地与孩子玩游戏,通过游戏发现他能力的不足点,循循善诱,直到他一点点了解更多的东西。乐意过年的时候还不会玩飞行棋,我们下了近一年的飞行棋,她终于把飞行棋的规则弄得门儿清,今年过年,我想她应该可以通过飞行棋跟她的表兄弟姐妹玩得很好。

  六是融入环境能力的训练。

  专业的术语叫融合,这是最难的一部分,如果孩子能完成融合环节,就可以宣布脱帽,也就是孩子的问题已经不再被诊断为自闭症。尽管还是跟常人不同,但孩子已经有能力活得像常人一样。要实现融合,绝非易事。需要前面五个能力都达到或者接近同龄人的水平。有些高功能的孩子,个人的能力都很不错,但是放到环境中,还是能一眼让人发现能力的不足,无法实现融合。融合要如何在家里训练?目前一般是在家庭或者机构创建小团体的环境,让孩子在环境中学会听从指令,目光跟随,主动模仿、分享和交流。通常融合需要根据孩子表现出来的弱项去设计训练模型,当孩子在模型中熟悉并且能力过关了,再放到真实情境中去操练,专业术语叫泛化。乐意从3岁进托班到现在7岁上小学,所有的集体环境表现都极差,融合遥遥无期。融合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父母的勤勉和智慧,这需要环境。所以通常有正常的哥哥姐姐的家庭出来的特殊孩子在集体中不吵不闹,表现得特别好。父母要为孩子的融合多创造环境,比如邻居的小朋友,亲戚朋友家的孩子,兴趣班,朋友聚会等等。同时要多做生活故事,情绪故事,用照片,录像来教学,为孩子的融合提供知识背景。


顽主小坏蛋

回复 3 楼 2016-11-29

广州的“资源教室”

  时而失控的课堂

  早上8点10分,随着出操音乐的响起,工业大道中小学的操场热闹起来。学生们来到操场准备做早操。在做操的孩子当中,有那么几个孩子,他们偶尔会东张西望,踏不准节奏,甩手踢腿动作生硬,有的干脆静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们是学校“资源课室”的学生。两个“资源课室”安排有12个特殊学生,在日常的活动中,他们会“回归”到全校学生中。

  8点半开始上第一节课,小宇在体能训练室里上康复训练课。老师是广州体育学院的在读研究生韩京,每天上午,她都会到学校义务帮助孩子进行康复训练。昨天的小宇在课堂上有些“不在状态”。她很执拗地站到一边,不跟老师一起做动作,助教马上前去安抚小宇,但小宇两眼发光,因为她看到今天班上来了“客人”。她很热情地拉起记者的手,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笑。

  由于癫痫造成的脑部发育迟缓,18岁的小宇智力比较低下。“我喜欢你看我上课。”短短几个字,从小宇嘴巴吐出来有点含糊。

  此时,另一个“资源课室”的学生正在上数学课。老师尹穗安头发已花白了,他1991年来到该校一直从事特殊学生的教学工作,已24个年头了。佳佳(化名)和嘉嘉(化名)是班上的一对好朋友,但他们几乎没有怎么说话。尹老师拿着一个挂满五颜六色珠子的架子,走到每一个孩子的面前,轻声细语地跟孩子说:“数一下,橙色的珠子有多少颗?”佳佳随便拨弄着珠子,很敷衍地数着,有时拨一颗珠子,有时又两颗珠子一起拨。而嘉嘉则对珠子兴趣不大,他不太想数珠子,老师依然满脸笑容地“求”着他,他却一个箭步冲到课室门前,用力地捶打着门板,助教老师赶紧跑过去,把他哄着回到座位上。当老师走到其他同学跟前时,佳佳跑到嘉嘉座位上,两个人搂抱在一起。

  每人都有专属的学习方案

  在工业大道中小学的两个“资源课室”里,12名孩子都有各自专属的学习方案。“资源课室”分为1班和2班,1班是低年段学生,2班是高年段学生。但总的来说,在资源班里,学生的年龄跨度从七八岁到十七八岁。

  陈健珊老师是“总教头”。她除了担任“资源课室”的任课老师外,还负责统筹工作。这位有着20年教龄的老师,长期从事班主任工作,在普通班任教时班里从来就不缺“特殊学生”。因为这个原因,促使她开始研究特殊教育,并从刚开始的新学期里,被校长调岗到面目一新的“资源课室”任教。

  在学校僻静的一角,校长徐永海开辟出好些功能场室,主要用于资源班的教学,比如有“游戏治疗室”、“体能训练室”、“精细动作训练室”、“生活技能室”、“音乐调理室”等,在这些场室里学生们可以进行部分康体训练、社交技能、职业素养、自我引导等培训。

  “前段时间我带着学生到超市去买菜,买了西红柿回来,让学生在生活技能室里学简单的烹调,学着削苹果、榨果汁,孩子们很乐意进行这样的活动。”徐永海说,学校设立“资源课室”并不是为了让特殊孩子“标签化”,而是为他们进一步适应社会做铺垫。“首先,学校会对新来的学生进行考量评估,看看他们的残障类型是什么,程度是多少,给每个孩子制定一个发展目标,再根据孩子的程度进行个性化辅导。其次,恢复较好的学生会安排到普通班级去随班就读,跟普通孩子正常融合。最后,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可以实现让每一个特殊学生过上有质量的生活。”

  新学期开始,孩子们在“资源课室”上的是“集体课”,有语文、数学、音乐、美术、体育、品德生活、心理健康、康复训练、职业陶冶等课程。“我们设立资源班不是为了把孩子隔离开来,而是为他们融入社会做铺垫,有些程度较好的学生,我们也打算让他放到普通班里就读,已经制定出详细的个人学习方案了。”徐永海说,全校有600多名学生,不可能每一位学生家长都支持校方的决定,但是,由于学校有接收片区内特殊学生的传统,家长阻力不是太大,此外,每学年新开学的家长会上,学校会向家长做一个情况说明,以此来尽量减少校方跟家长的分歧。

  待遇不高 师资不足

  12名特殊学生,有4位专职教师,这个师生比高吗?陈健珊老师在暑假时就开始为资源班“招兵买马”了。“现在进来任教的老师都是我面试过的,除了我和尹穗安老师是本校老师外,我还在外面招了两位助教,他们原本是社工和在康复机构做语言培训的老师。”陈健珊告诉记者,相对于普通班,资源班看上去的师生比好像很美,但在实际运作中有时还真是忙得焦头烂额。“我是总统筹老师,平时除了给资源班上课外,还得兼顾随班就读的学生,如果有资源班的学生到普通班上课了,我就得去巡视,记录他们在普通班的上课情况,随时更改学习方案。”

  陈健珊说,资源班多数是自闭症孩子,很多时候不配合老师的上课,没有集体观念,所以即使是面对五六个学生上课,一位老师也不可能随时关注到每一个学生,需要多一点老师来配合。比如有一天上课中,一名学生在课室拉屎了,一名学生在课室地板上翻滚着不愿意起来,这个时候就需要有生活老师来帮忙,仅靠目前的教师人手对特殊情况根本就应接不暇。“除了编制外,薪水也是影响资源班教师招聘的因素之一。我曾经招到一个各方面都很合适的老师,但每月薪水只有4000多元,扣除必要的费用外,到手才2000多元,一名外地老师需要养家糊口,这些钱根本难以支撑,最后只能放弃了。”

  普通学生:我觉得他们好可爱

  特殊学生:用爱拥抱每一个人

  六年级一班的学生李嘉盈在课间的时候跑到了资源室,她的任务是教特殊学生做眼保健操。她抓着然然(化名)的手,跟着音乐的节奏,有板有眼地教起来。然然则睁只眼闭只眼地看着嘉盈,有时还故意做个鬼脸。“我觉得他们好可爱啊,一点都不奇怪。”嘉盈告诉记者,虽然在短暂的相处中,然然并没有跟她说过半句话,但她觉得然然很淳朴,很天真。

  尽管动作协调不是太好,主动交流的意识也稍弱,但不妨碍资源班的孩子“暴露”在全校学生面前。陈健珊老师告诉记者,“我周一的时候做了一个‘国旗下的讲话’,里面提到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女孩子为了不让自己瞎了眼的外公难堪,故意把盲公饼说成芝麻饼。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让学生为我的讲话做一个主题提炼,结果资源班的一个学生举手了,跑上台来虽然说话不溜,但在我的提醒下,他讲出了自己的座右铭———用爱拥抱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