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教育 >

男孩流浪一年 父亲被强制亲职教育

目录

双鱼carol001

回复 1 楼 2016-11-29

男孩流浪一年 父亲被强制亲职教育

抽烟

  怕黑不敢回屋在门卫室待一夜

  27日中午12点过,小雷踢开被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扒着窗估算了一下时间,接着跳下床趿着鞋就往外走。他跟人约好了,下午1点半,去网吧玩游戏。

  头天晚上,因为怕黑不敢回屋,他在门卫室和保安围着电热器将就了一夜。天亮他才独自回屋,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一觉睡到中午。

  出门路过小区茶楼时,他找人要了一支烟,叼着就往小区外走。他的身后,几个小区居民望着他的背影议论:才11岁,就开始抽烟了!哎,这娃儿!

  居民罗女士告诉记者,小雷被安置在这个小区,已有两个多月时间,义工经常会来看他,和他谈心,但他话不多。27日,当记者试图采访小雷时,他笑了笑回答:“别想来套我的话。”

  在众人看来,小雷很满意现在的情形,既可以不回家挨父亲训,又可以不上学,还可以睡懒觉、打游戏。虽然现在有吃有住,但实际上还是他一个人生活。此前,他饱一顿饿一顿,在外流浪了近一年时间。

  “他是去年9月底开始不着家的。”小雷的父亲文有之说,2012年,因家庭不和,他和妻子离婚,由他抚养小雷。可之后,小雷不但经常逃课,还有小偷小摸的不良嗜好,“有一次他在学校里拿了别人手机,我还赔了别人新手机。”

  “他根本不服管,经常一个人跑出去几天时间没音讯,我都找伤心了,干脆不管他了。”文有之说,“因为抚养权归我,他妈妈也不愿管。”

  9岁时混上动车到重庆找妈妈

  文有之记得,在他和前妻离婚前,娃娃从没不打招呼就不回家。

  “第一次发生在我们离婚第二年,他突然一个人混上动车,跑到重庆去找他妈妈去了。”文有之说,他前妻在成都打工,为了不让小雷跑去找她,谎称自己在重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9岁的小雷竟然独自一人跑到了重庆。之后,文有之经常接到各地派出所的电话,都是让他去领人。

  因为经常逃学,文有之给儿子办了一年休学,想放在自己身边慢慢教育。“我开了个铺面卖水泥,让他看铺子,空余时间守着他做作业。”文有之说,一年后,娃娃主动说想上学了,并保证不会乱跑。去年10月,开学仅仅四周,因为一次错误被班主任批评后,小雷又不见了。次日中午,文有之在铁路附近找到了儿子。“弄回家没多久,又找不到人了。”文有之说,这一次,让他彻底生气了。

  父亲疏于监护被强制亲职教育

  今年9月,彭州检察官在隆丰镇发现了长期流浪的小雷。“一个11岁的儿童,露宿街头近一年时间,靠别人的施舍度日。”彭州检察院未检科科长罗关洪说,经过调查了解,他们发现小雷不但吸烟、玩游戏,还可能存在小偷小摸的行为,已经走在违法犯罪的边缘,而他的父母并未尽到监管义务。

  今年9月,彭州人民检察院启动未成年人保护救助程序,发函要求警方立即介入该监护侵害事件,将小雷所在村委会作为其临时监护主体。其后,小雷被安置在隆丰镇一小区内,并由民政部门提供日常所需。

  文有之也因未尽到监管义务,被检察机关实施强制亲职教育,并进行训诫。同时,在彭州检察院的协调下,相关公益组织的社工对文有之进行了专业的心理辅导和生活支持。

  母亲至今不露面或被追究刑责

  “我们也通知了娃娃的母亲,对其进行强制亲职教育,但她至今未露面。”罗关洪说,她的托词是娃娃归文有之抚养,与其没有关系。

  罗关洪说,因为娃娃不愿跟文有之生活,并多次表达要跟妈妈生活的意愿,且考虑到村委会作为临时的监护主体,不利于娃娃成长,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协调文有之出抚养费,由娃娃母亲照顾。

  目前,彭州市检察院已经致函彭州警方启动调查程序,追究小雷父母的相关责任。“如果娃娃母亲仍拒绝履行监护义务,检方可对其教育、拘留,甚至追究其母亲的刑事责任。”

  27日下午,记者从文有之和村委会获知了小雷母亲的电话,但多次拨打均未接听。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223.html

天枰王娇娇娇

回复 2 楼 2016-11-29

家长疏于监护 女儿遭多次性侵

  成都市新都区的张女士13岁的女儿小婷被人谈朋友为名多次性侵。考虑到张女士疏于监护,崇州检察院决定将张女士纳入强制亲职教育名单,对其进行强制教育。近日,她收到崇州市检察院的《不接受强制亲职教育告诫书》,对其缺席强制教育发出明确告诫。据悉,成都检察机关从今年3月开始,在全国率先开启亲职教育新模式,并在4家基层检察院试点。不接受强制亲职教育累计两次,将启动强制程序,建议由公安机关给予处罚。

  教育和保护子女是家长应尽的责任。孩子受到了侵害,施害人理所当然地要被绳之以法,可是,家长没有责任吗?不需要反思和采取补救措施吗?当然也需要。成都检察院开展强制亲职教育,意在让未尽责的父母参加教育培训,增加保护孩子的意识和技能,这个很有必要,且值得推广。

  孩子成了受害者,告知纷纷谴责那些不法分子;孩子成了施暴者,我们常常抱怨学校法制教育确实,然而,大家却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遇到未成年人的案件,无论孩子是受害者,还是侵害他人的施暴者,作为第三方的父母,都有教育、管理、保护的责任。几乎所有的未成年人悲剧背后,都站着不合格的父母。不客气地说,就是一些家长疏于对孩子的安全和法律教育,导致了孩子走上邪路或成为受伤害的人。

  成都检察院开展未成年人帮扶试点,组织强制这些未成年人的父母参加法院举办的亲职教育,有不容忽视的积极意义。首先,它既可以增强父母的责任意识,也可以促使父母意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进而反思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教育孩子远离违法犯罪和保护孩子不被伤害,这并非全是学校的责任,父母也应有担当,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父母的家庭教育甚至要强于学校的作用。父母参加亲职教育,虽然有亡羊补牢之嫌,但并不算晚。

  其次,每一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父母都有善后的必要。可是,很多父母不但事前没有保护意识,而且事后也没有相关的心理疏导知识,不能给与受到伤害的孩子以科学的心理安抚。这时候,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挣扎在心理迷茫、失衡的痛苦中,无所适从。检察院组织的亲职教育,恰恰可以弥补这些不足,给父母学员传授以沟通技巧、心理疏导知识等,让父母从容地沟通,抚平孩子们的心理伤口。

  我们一方面要重视事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未成年人案件的善后。那些疏远家教和保护的父母,必须参加强制的亲职教育,帮他们树立强烈的责任意识,传授给他们沟通与心理疏导的相关技能。成都检察院的强制亲职教育是抛砖引玉,我们期待着其他地方的检察院也能建立这样的制度模式,让未成年人保护迈上新台阶。


行风1112

回复 3 楼 2016-11-29

亲职教育的意义与特点

  笔者认为,从法律意义上认识“亲职”,应当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职责,亲职教育的对象既包括父母也包括父母以外承担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其他监护人;“家长”通常是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别称,指与孩子有互动的人,多用于学校、幼儿园等机构,与学生、孩子相对应;而“家庭教育指导”是指由家庭外的社会组织及相关机构组织的教育活动,更多侧重家庭教育的外部影响和社会支持。因此“亲职教育”比“父母教育”、“家长教育”、“家庭教育指导”涵盖面更广、其对象和内涵更明确。具体说来,亲职教育必要性及特点在于:

  其一,亲职教育的对象是法定的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有利于其明确和履行法定职责和义务。

  家庭作为未成年人保护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责任体,具有重要的、特殊的作用,监护人是否认真履行其职责,其水平高低,直接关系到未成年人的权益能否得到有效保护,影响家庭教育的效果,也关系到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什么样的人。在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婚姻法》、《民法通则》等多部法律中规定了未成年人监护人的义务和权利,然而在30多年来的家庭教育指导和普法宣传中,有关监护人的教育则是一个盲点。就连国家七部门联合颁布的《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中对指导对象的表述是“18岁以下儿童的家长或监护人”,竟然把“家长”排斥在“监护人”之外。官方对“监护人”如此的扭曲和漠视,有子女的公民依法履行对未成年子女监护职责的认识是空白或者是模糊的、在孩子的抚养教育中监护职责履行的不良和缺失也就不足为怪了。事实上,近年来留守儿童、流浪儿童、流动儿童、单亲家庭子女等未成年人犯罪和儿童安全事故的高发群体,从根本上说都存在监护缺失和不良的问题,而亲职教育的被忽视难辞其咎。通过亲职教育强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识、敦促其认识并履行责任,了解不履行监护责任、监护不当的法律后果,是对其不利于未成年人的行为给予事前干预。使未成年人监护在国家制度的指导和约束之下,才有可能确保未成年人的最大利益。

  其二,亲职教育是监护干预制度的组成部分,有利于对困难群体和特殊群体的社会支持。

  家庭教育是在家庭私域中发生的,但是在现代社会已经不是家庭的私事。家庭是社会结构中最基本的成分和具有多种社会功能的初级社会群体,能够满足人的生存和发展的多方面需要,也因此而形成社会发展必需的人力资源基础。一个个小家庭构成了大社会,要达到个人、家庭与社会整体的协调发展,社会支持必不可少。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许多未成年人的父母之所以在子女教育中陷入困境,总有其自身的和社会的原因。有些困境是个人原因造成的,比如自身道德水平和教育素质的缺陷;有些是社会原因,比如国家决策层对家庭问题的忽视和教育大环境的不尽如人意等等。不管是个人的还是社会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们依靠自身的力量难以改变的,尽管他们并非不想改变自身在家庭教育中的困境。因此,要改变他们的弱势状况,使其有能力正确履行对子女的抚养教育责任,需要国家和社会力量给予帮助乃至救助。亲职教育是引导他们增强自信、提升他们自身能力的必要前提和基础条件。包括家庭教育观念上的引领、方式方法的传授、行为能力的训练、不良教育行为的矫治等有助于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教育素质提升的直接支持,也包括为达到这样的目的而创造的各种物化条件,是一种为监护人赋权的社会支持。

  其三,亲职教育是一种成人教育,有利于监护人自觉学习和参与。亲职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区别在于,家庭教育主要是家中的成年人与孩子之间的互动,以未成年子女为主要对象,家庭教育指导更多的是指导家长如何教育孩子。而亲职教育是以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为主要对象,以提高其自身教育素质、改善其教育行为为直接目标,以此保障和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也可以说亲职教育是实施家庭教育的基础、前提和必要条件。而且,亲职教育作为成人教育,正如20 世纪 60 年代后期美国成人教育专家诺尔斯提出的假设,具有成人学生的独有特征:

  (1)具有独立的自我概念,能够指导自己学习;

  (2)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这些经验是其后继续学习的资源;

  (3)具有学习需要,这些需要与改变自我的社会角色密切相关;

  (4)以问题为中心,希望能立即运用自己所学的知识;

  (5)学习为内在动机所驱动而非外在因素。(周小粒,黎奕林.美国成人教育的发展及特点[J]. 中国成人教育,2008 (10).)正是这些特点,也决定了亲职教育是一种自我导向的学习,比“家庭教育指导”被动地接受“指导”更强调“自我指导”,即承认成人学习者在多数情况下有能力自己选择学习内容、制定学习计划并采用自己喜欢的学习方式。组织者的作用是在保障基本、基础学习的前提下,更多地是创造可供选择的条件和内容,帮助成人学习者掌握自学的方法,给予他们自主权和选择的机会,这也是家庭教育“有法而无定法”的特点决定的。

  据此,亲职教育对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而言,不仅仅是一般性的教育孩子知识的积累和技能的增加,而是通过系统的学习、反思和实践过程,明确自身的角色职责和定位,进而实现自身观念和角色行为的转变,其终极目标是发挥他们的潜能,促进其成为自主学习者,使其在孩子的抚养教育中更理性、更具有家庭责任感、社会责任感,其教育行为更具效能,以利于孩子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