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鱼塘随意用药 称监管部门只发宣传资料

目录

可靠的默默521

回复 1 楼 2016-11-29

鱼塘随意用药 称监管部门只发宣传资料

鱼塘禁药

  陈明(化名)站在已经干涸的鱼塘前,满不在乎地说,“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

  11月底,天津塘沽周围的过百鱼塘有些荒芜,堤岸上丢弃的空药瓶已经发黄。陈明的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

  早在月初,此地的大部分鱼塘就已经出鱼,通过鱼贩子的货车进入批发市场。而养殖户陈明却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失控的养殖

  30多岁的陈明在天津塘沽地区有着60多亩的鱼塘,可产两三万斤鱼。最热闹的时候要属中秋节前后,出鱼时,热闹得跟过年似的,卡车排着队进出。

  四五斤的草鱼、鲤鱼活蹦乱跳,一跃蹦出一米高,跟着鱼贩子运往天津市区及周边省市。

  中秋节过后,这一年的收成算完成大半。一进11月,鱼塘会将水抽干或是直接用大网拉,将最后收获的鱼都交给鱼贩子。

  11月26日,沿着塘沽四道桥往东丽大道,一路上大量鱼塘大多已经干涸,水底结着薄冰,四周枯草环绕。泡得发黑的塑料袋、饮料瓶等各种垃圾混杂在草丛中。

  陈明的鱼塘是自家的,没有任何“证书”,也未向当地工商或渔业等任何部门备案。“不知去哪儿备案,也没人来查过。”

  另有多名转包鱼塘养殖者证实,在当地,承包鱼塘只需要签订承包合同,并不需要申请任何执照。

  “或是自己的池子或是承包别人的池子,买了鱼苗放进去,长大了卖就行。”多家鱼塘养殖户都称,经营鱼塘不需要任何手续,也没人管。

  养殖户所说的不用办证,在天津塘沽个体养殖户中普遍存在。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以养殖户身份致电塘沽水产局,养殖科工作人员称,塘沽这边大部分个人承包的鱼塘,都没有办《养殖证》。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情况下,个人承包集体土地的鱼塘不需要《养殖证》,只要和村里签订合同就行,没有强制规定要办证。

  按照《天津市渔业管理条例》规定,集体所有或者全民所有由农业集体经济组织使用的水域、滩涂,可以由个人或者集体承包,从事养殖生产。承包人依据承包合同向所在区、县人民政府领取养殖证。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副会长崔和介绍,鱼塘承包需要有养殖证,当地政府审批,一般在政府规划内的鱼塘才会承包出去。

  鱼儿撒欢儿的秘密

  养殖户们最怕的就是鱼生病,这时大量的杀菌剂、消毒剂、抗生素就一齐上阵。

  冬日里的塘沽鱼塘,死水般沉寂。方方正正的鱼塘边,遗弃着大量空药瓶。

  陈明的鱼塘,每年春季开始放鱼苗,每亩鱼塘放1000尾,60亩就是60000尾,有草鱼、鲢鱼、鲤鱼等。在陈明看来,如果池塘不用药,鱼生病了就会全部死光。

  今年夏天,30℃的高温里,陈明的数万尾鱼儿集体生了红斑。

  有着10几年养殖经验的渔民老李说,红斑病一般发生在夏季,水体环境恶化,容易暴发此流行病。鱼儿身上长满红斑,还会烂鳃。一般发生这种情况,不是鱼塘水体过肥,就是水中的亚硝酸盐超标,造成缺氧引起。

  眼看着鱼苗一天比一天蔫,养殖工人急得到处打听救治办法。最后在塘沽一家水产技术服务中心,买来恩诺沙星等兽药,伴着鱼饲料一遍遍撒下去。没出几日,鱼苗又活泛起来,鱼塘的鱼有救了。

  至于病愈的鱼会不会有药物残留,陈明摇摇头,他也不那么清楚,“一点吧,哪有不残留的。”可也没遇到相关部门到鱼塘检测过,对于药物超标、残留的问题,养殖户也从未考虑过。

  水产专家表示,鱼类用药都有残留限量,例如恩诺星沙,可以治疗畜禽及水产细菌性败血病、烂鳃病、赤皮病等。如果超标,会使人呕吐、腹痛、腹泻,损害泌尿系统。

  除了抗生素和兽药,陈明说,他们还会给鱼喂中药和一些植物用的药,“有没有害,还真不知道。”

  按照《天津市渔业管理条例》规定,渔业主管部门应当依据有关动物防疫法律、法规和其他规定,组织实施对水生动物及其产品实施防疫、检疫工作;并加强对养殖生产的技术指导,定期进行病原监测和调查,发现重大疫情及时向当地政府及上一级渔业主管部门报告并通报有关部门。

  每年10月中到11月初,塘沽当地的鱼塘就到了出鱼的时节。这些用了药的鱼,最终会有鱼贩子来将鱼收购,并流入市场。

  同样按照上述条例,水生动物及其产品运输、销售前必须进行产地检疫,并取得动物检疫合格证。

  “从没听过鱼还有检疫合格证”,陈明说,出鱼时,会有专门的鱼贩子来收鱼,用车拉走,销往天津的各个农贸市场及周边省市农贸市场。

  在这里的鱼塘,鱼养大了,就可以卖,有养殖户说,即使用了“硝基呋喃、孔雀石绿”这些禁用兽药,也不会有人知道。

  湖南农业大学水产科学系主任江辉称,水产养殖除了农业部禁用的孔雀石绿 等几十种药物,其他的兽药也需要在技术人员指导下使用,不可滥用。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236.html

朵朵曼莉羊绒馆

回复 2 楼 2016-11-29

宣传资料年年发 抽检却很少

渔药

  2003年,农业部通过的《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对内容包括水产养殖用水、养殖生产、鱼用饲料和水产养殖用药等水产养殖过程规定了具体要求。

  例如,水产养殖单位和个人应当填写《水产养殖生产记录》、《水产养殖用药记录》、《水产品销售记录》。“三项记录”应当保存至该批水产品全部销售后2年以上。

  对于养殖记录,陈明说都在养殖户心里,什么时候撒药、投喂,什么时候出鱼都凭经验,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水产养殖记录》。

  陈明60多亩的鱼塘,在养殖科工作人员眼里,“规模都太小了,可能一年都检查不到一次”。

  这名养殖科工作人员称,水产局平时会有监管,主要围绕“符合食品安全要求”,水产部门也会对鱼塘抽检,但是不一定能抽到每个鱼塘,抽检频率要看鱼塘规模大小,规模越大,抽检频率越高,规模小可能一年都抽检不到一次。

  具体抽检是由水产部门牵头,街道或者村里配合。选好池塘后,水产部门派人去检测。“检测哪个小鱼塘,都由村里安排,比如我们告诉他这次抽检多少户,他去安排。一年标准检测会有七八十个,快速检测五六百个。”

  此外,每年都要发放宣传材料,不要用禁用的药,要是检测到使用了禁药的水产品流入市场,追查过来,“该罚款的罚款”,够一定数额还会移交司法机关。

  对鱼药的用量,他说,养殖部门不做具体规定,只要不是禁用药,就可以用,而且药品都有说明书,按照说明书,注意休药期就行。

  记者了解到,休药期是指“最后停止给药日至水产品上市出售的最短时间”。有些药物虽允许使用,但它在鱼体内吸收、消除要有一个过程,所以必须停止用药一段时间后,鱼才能食用,这就是休药期制度。常用鱼药的休药期5到42天不等。

  前述养殖科工作人员说,“在休药期内就把鱼卖了,也有可能,药用多了,会有一定残留,只要不用禁用药,问题都不大。”

  “经过休药期的养殖鱼进入市场也需要准入证明。”崔和介绍,比如委托第三方或当地监管部门出具检测报告。合格后,才可进入市场流通。


诸佛龙象丶

回复 3 楼 2016-11-29

渔药残留危害

  药物是人们与疾病做斗争的有力武器,随着集约化、规模化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其作用范围也在扩大,如抗生素、激素等已广泛用于促进水产动物生长,提高饲料利用率上。

  药物的广泛运用,带来的不仅是渔业的增产,同时也带来了药物的残留问题。水产动物产品中药物残留主要是由于不合理使用药物防治水产动物疾病和作为饲料药物添加剂长时间使用而引起的。由于药物的超剂量长时间使用或使用禁用药导致药物在水产动物中残留,已成为国际社会对我国水产品设置的主要贸易壁垒之一,药物残留现已成为影响我国水产品进入国际市场的关键。

  鳗鲡养殖和加工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我国沿海地区如广东、福建等地区发展起来的具有高附加值的“三高”农业产业。我国的鳗鲡及其制品主要出口日本,但在1995-2000年间,日本市场多次退回并销毁抗生素超标的我国鳗鲡及其制品,给我国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极大地损害了我国水产品在世界贸易中的形象。从1996年起,欧盟禁止我国水产品进入欧盟市场,使我国渔业失去了巨大的市场。1997-1998年欧盟官员连续两年对我国进行考察,一直认为我国水产品在养殖过程中用药混乱,政府对药物残留监控不力。1999年,欧盟在第3次对我国考察后,对我国在渔药残留方面所进行的积极努力给予认可,并决定对我国水产品开放市场。但在2002年1月31日,由于我国动物性产品中药物残留(如氯霉素等)问题,欧盟食物链与消费品管理委员会通过决议,自2月1日起全面暂停从我国进口动物性产品,这些都严重影响了我国水产养殖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我国现已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今后发达国家低价、低残留的水产动物性食品热必大量涌入我国,如果不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不但我国的动物性食品出口不畅,而且在国内市场的地位也会受到严重冲击。

  细菌而药性增加

  自1945年磺胺药成功地应用于治疗鳟鱼疖疮病以来,氯霉素、土霉素、卡那霉素、口恶喹酸等相继在鱼类中应用。化学治疗成为防治细菌性鱼病的重要手段,但目前渔用抗菌药物使用范围和剂量的日益扩大,细菌耐药性问题日趋严重。而且很多细菌已由单药耐药性发展为多重耐药性,细菌长期与药物接触,造成耐药性的产生,且耐药性不断增加。

  早在1957年,在美国首次观察到由耐磺胺药的杀鲑气单胞菌引起的虹鳟流行性感染;1971年在日本养殖的大麻哈鱼中发生耐磺胺药和耐氯霉素的鲑气单胞菌引起的大规模流行性感染;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流行的淡水鱼类细菌性败血症策原嗜水气单胞菌对多种抗生素都有耐药性。同时抗菌药药性残留于水产动物食品中,同样使人出长期与药物接触,导致人体现人耐药菌的增加,耐药性的增强。同时现已研究证实细菌的耐药性可以通过耐药质粒在人群中细菌、动物群中细菌和生态系统中细菌间相互传递,导致致病菌产生耐药性。Clark(1998)证实鱼类的霍乱弧菌的耐药性可通过质位传递给人类的霍乱弧菌,从而引起感染性疾病,给治疗带来困难。由于致病菌耐药性的不断增加,使抗生素的药效越来越低,使用标准给药剂量已经不能起到防病治病的作用,必须不断加大剂量才可能有效,甚至完全无效。这使得抗菌药物的寿命也逐渐缩短,要求不断开发新的品种以克服细菌的耐药性。然而开发出一种新药并非易事,研制化学合成抗菌药周期长,技术要求高,投资大,且成功率较低。

  据估计,一种新的抗生素从开始研制到临床应用约需1亿美元以上,对于致病性细菌的耐药性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在不久的将来,人和动物的细菌将面临无药可用的境地。

  毒性损伤

  若一次摄入残留物的量过大,会出现急性中素养反应。当然,急性中毒事件发生相对来说是很少的,但药物残留可通过食物链长期富集而对人体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如:硝酸亚汞、甘汞等制品对鱼类小瓜虫的治疗效果好,但其在鱼体内易富集、残留,当人摄入后可引起肾损伤,表现为变性和坏死,引起肾功能降低。一些抗生素的长期使用和滥用在水产动物产品的残留也会造成一些潜在的危害。如:繁手续霉素可抑制骨髓造血功能,引起再生障碍性贫血和粒细胞缺乏症;呋喃唑酮可引起溶血性贫血、多发性神经炎和急性肝坏死等;四环素类可抑制幼儿牙发育和骨骼生长:链霉素等氨基糖甙类抗生素损伤听神经和肾功能。

  过敏反应

  水产养殖中经常使用的磺胺类、四环素类、喹诺酮类和某些基糖甙类抗生素是很易引起变态反应的品种。当这些抗菌药物残留于水产动物性产品中进入人体后,就使得敏感个体致敏,产生抗体。当这些被致敏的个体再次接触这些抗生素时,则这些抗生素会与抗体结合生成抗原抗体复合物,激活体内肥大细胞和嗜碱性粒细胞,释放组胺、ECF-A、LTS、PG和PAF等物质刺激,集体出现平滑肌痉挛、身管扩张、微血管通透性增加、组织水肿、粘膜腺体分泌等病理损伤。在临床上轻者可表现为有瘙痒的荨麻疹、恶心呕吐、腹痛腹泻,重者表现为血压急剧下降、迅速引起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如磺胺类药物可引起人类的皮炎、血细胞减少、溶血性贫血和药热等临床症状。

  三致作用

  即致癌、致畸、致突变作用。药物及环境中的化学药品可引起基因突变或染色体畸变而造成对人类的潜在危害。如水产常用促生长剂喹乙醇,现已证实有明显的蓄积毒性、遗传毒性和诱变性。长时间使用会在鱼体内残留,而对人的健康造成潜在的威胁,因此对于喹乙醇用于水产的安全性需进一步评价。水产上常用的治疗水霉病的药物孔雀石绿,是一种强致癌物。据报道鱼体短期一次接触孔雀石绿1/15000浓度,就可致细胞突变,现在许多国家和组织已禁止使用。硝基呋喃类药物(如呋喃唑酮、呋喃西林)近来的研究认为长期使用除了会对肝、肾造成损伤外,同时具有致癌作用和致畸、致突变效应。做为水产上常用的消毒药二氯异氰尿酸钠和三氯异氰尿酸过去认为是安全、高效的消毒药,但近来研究证实其在水体中的分解产物氰尿酸降解速度非常缓慢,且对人体有致癌作用。此外在水产上常用的杀虫药敌百虫、促生长剂乙烯雌酚、砷制剂等都已证明具有致癌作用。许多国家都已禁止这些药用于水产养殖。当人们长期食用含有三致作用药物残留的动物性食品时,这些残留物便会对人体产生危害,或在人体内蓄积,最终产生致癌、致畸、致突变作用。近年来人群中肿瘤发生率不断升高,人们怀疑与环境污染及动物性食品中药物残留有一定关系。

  激至少样作用

  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许多国家均将雌激至少或同化激素用作畜、禽的促生长剂。后来发现雌激素具有致癌作用。1979年美国率先禁止雌激素用作动物促生长剂,我国农业部也明确规定禁止使用。但目前有一些水产养殖户用于黄鳝养殖,其残留于黄鳝体内,当人摄入后可扰乱体内激素平衡,并致女童性早熟,男性女性化,诱发女性乳腺癌、卵巢癌等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