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教育 >

“北大空心病”学生称心理咨询中心测评不准

目录

yunmin1806163

回复 1 楼 2016-11-29

“北大空心病”学生称心理咨询中心测评不准

空心病

  北京大学心理健康与咨询中心的徐凯文副主任解释说,这个数据被误传,真正有问题的人其实不多。但在现实生活中,他发现,确实有些学生有强烈的无意义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很多人的时间和精力只是为了获得好成绩,而一旦获得之后,内心还是空荡荡的。学校,家庭和学生们应该关注生命意义的教育。

  其实,困惑、怀疑和质难人生的意义,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永恒的话题。只不过以前往往是从哲学的角度来探讨,通过很多相关的问题供来思考,比如:“我为何活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生命的真谛”“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不同的文化、环境、意识形态和年龄,都对生命的意义有不同的解读。而这一次轮到由心理学家来解读。

  人生的意义,其实就是寻找、发现、创造、体现并传递意义。换句话说,人生本来是没有所谓先天定义的意义的。如果有,那只能说有生物进化上的意义,那就是物种的生存和繁殖。而人,不仅仅是生物的个体,更是社会,文化和精神的个体,我们肯定会有高于动物本性的智慧和理性,因此, 作为一个有积极人性的人,我们其实是用一生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不是一种偶然;我们的一生也不是平淡无奇的等待死亡的过程。它一定要有特殊的属于我们自己的意义和价值的。

  每个人的一生能够发现的意义肯定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发现自己的一生养家糊口,传宗接代;有些人发现自己信奉自己的理念,为此奋斗终身,在所不辞;有些人希望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这都是正常的普遍被发现和教导的人生意义。

  年轻人对人生意义产生困惑是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积极的心理反应。因为它是人类个体成长应该经历的一个发展阶段。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往往没有思考、分析、辩论和内在化这样的问题。孔子也是到了40岁左右,才产生了对人生意义的不惑之感。因此,质疑人生意义是一种理性的体现,是人的积极天性的一种自然流露,也是人不同于其他生物的一个显著的人性。如果连最优秀的大学生都不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只能说明这种问题本身可能过于抽象和教条,与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感受差得太远。

  每一代人的青春都有困惑与迷惘。这一代年轻人面临着中国千万年没有之大变局。他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全球化、世俗化、网络化、个人化的时代。 因为国际化,他们必须面对国际的竞争,同时保持中国人的文化特性和尊严;因为世俗化,他们发现概念、理想、情怀不足以解决现实的问题;因为网络化,他们学到的知识和技巧,已经很难适应时代的要求;因为个人化,传统的社会网络和支持已然无效。如何在一个大变化的时代找到自己生活的位置,是当代年轻人必须回答的现实问题。

  因此,对人生意义的思考,如果不能与年轻人的生活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科学心理学的参与,很容易陷入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甚至虚无主义的陷阱。 比如说,人生意义的三大问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很多时候就被简单化成一个问题:“我们到哪里去”?谈的更多是我们的目标,追求,和贡献。还有的时候,我们很忙,很急,不得不去做很多平凡,单调,而且重复的事情,很容易让我们忽略人生意义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让我们自己活出灿烂多姿的生命体验出来。

  发现自己人生的意义是一个很重要的生活使命。美国科罗拉多州州立大学心理学家麦克斯泰格总结了积极心理学有关生命意义的研究发现: 一个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生命意义的人,对生活更满意,更有成就,更能投入到工作,更少负面情绪,更少焦躁、工作狂、自杀企图等负性的生活体验,总体的幸福感也更高些。国际积极心理学会主席芭芭拉·费里德里克森的研究甚至发现,追求生活的意义可能比追求幸福更容易让我们幸福。

  如何让我们的年轻人在此时此刻找到人生的意义呢?我个人觉得,一个很重要同时又很简单的积极心理学的方法就是:让自己经常想一想, 我们在哪些时候、哪些地方,做哪些事情,会让我们产生旺盛的生命力的感觉,有什么值得我们感动,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留恋,什么事情让我们喜悦,什么事情让我们安定,什么事情让我们感兴趣,什么事情给我们希望,什么事情让我们敬仰,什么事情让我们热爱。凡是让我们能够体验到人世间最美好的积极心理体验的事情,都会让我们意识到生活的意义。因为,感情就是人生的意义之一。

  除了积极的情绪体验之外,著名华裔心理学家王载宝还提出来我们可以在自己的成就、社会的接纳和尊严、精神和文化生活、亲情和友情、宗教体验、社会服务和贡献,以及幸福的体验(如福流)中发现意义。

  因此,研究和发现人生的意义,不能停留在认知的解读和回答上,也不能停留在奋斗的目标和价值观上,它一定要和我们的感受、感觉和感情联系起来。当我们对人生意义的认知解释、价值目标和感情体验三者完美统一起来之后,我们才真正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因此,寻找和发现人生的意义不是一种抽象概念,不是宗教或者政治的宣传,它是我们的生活,是一个困惑、艰难,而后快乐、幸福的心路历程。当我们快乐的时候,我们的心理能量更充沛,思维更开放,生活的态度更积极,因此也更容易发现生命的意义。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246.html

华金琰

回复 2 楼 2016-11-29

家长从小教育的“功利”使得学生得“空心病”

  “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30%北大学生竟然厌学,只因得了空心病”,近日,徐凯文老师关于北大学生心理情况调查的文章在网上引发了激烈争议。北大杨立华教授的长文《从现代的虚无中解脱》回应了这个问题,从现代性哲学的立场批评了虚无主义,并指出“人生意义在承担中寻得”。

  我十分理解老师们对青年学子的殷切关心,但从个人经历出发,我有一些不同想法。“空心病”的说法过于媒体化,本身具有较大争议性与贬义导向,或许换一个词语,如“虚空态”一类的中性词,作为供社会讨论的概念会更贴切。毕竟,没有人希望被别人指责自己“有病”。实际上,把被自身经历体验所限制的人生观念,强加到别人身上的做法,不仅反映了善良的缺席与同理心的缺失,也体现了对心理与社会问题的自私与无知。

  情感教育比说教更有效

  简言之,对群体现象的数据描述,不能代表每一个人的具体情况。作为一个从抑郁症与虚无主义里爬出来的90后女生,请允许我向你们坦白我的亲身体会。对我而言,情感教育比理性说教更有效,更有利于解决所谓“空心病”问题。

  例如,杨立华教授分析了作为虚无主义诱因的现代市场经济带来的生活单面性以及工具理性问题,并呼吁“意义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人生因责任而充实,因充实而饱满,因饱满而光辉”。从上一代人的视角来看,这种智识分析十分深刻到位,合情合理。只是,从患者的角度出发,读到结论,这种大道理未免苍白无力。责任、承担,仍旧是一种理性主义的价值观与道德观,这种劝说不仅不能打动患者的内心,反而会增加其逃避的欲望。从自我经历分析,与其说虚无主义是理智矛盾,不如说是情感症结,而要化解这种死循环,由情绪入手或许更加有效。

  竞争筛掉了很多幸福的机会

  “空心”的症结当然与我们这代人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有关。社会底层生活的困苦与社会顶层物质的丰裕形成鲜明对比,更坚定了人们竞争到金字塔尖才能幸福的观念。我们的父母经历了改革开放的浪潮,亲眼见证了同辈人贫富差距的逐渐扩大,他们意识中对于生存的焦虑与对于竞争伦理的确信,也通过教育传播给我们。

  于是,我们(尤其是来自所谓精英家庭的名校孩子)从小被灌输说教,人生是一场战争,学习的意义是为了把其他人甩在后面,上好大学是为了成功。回顾青春期的成长历程,功利与目的性几乎贯穿了整个家庭与学校教育,我们花费时间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一个明确的“有用”的目的。但是,生活中美好的体验,往往都在于过程,竞争筛选掉了很多能够让我们获得幸福感的机会。

  所以,虚空感的心理源头就此形成,并表现为无法改变现实的旁观者心态与自我意识的消亡。一个孩子面对成人提出的条框,结局不是顺服,就是反抗。能够在高考中获得优异成绩的孩子,大部分都有所自我牺牲。没有人生下来便是虚无主义者。我们都曾有过好奇心,有过对世界的热爱与生活的渴望。我们在小时候都会察觉对某些事物的兴趣,这就是一种对人生意义感知的天性。

  譬如我自己,儿时的志向是做一名画家,也曾学习绘画多年,但在高中时代,父母以未来赚不了钱、没有出路为理由,勒令我学习理科。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我选择了顺从。成长中,我们对世界的看法,都会经由某种形式的强权打压被不断驳回。就这样,生活的主体感逐渐消失,这会令人产生错觉,以为自己做任何事情、持有任何观点,对自己的生活都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就这样,我们成为别人眼中期望的人,按照既定的规则行事,不做有非议的事,保持受到称赞的优秀标准,甚至成了我们的自我保护机制。而自己真正的生活,却仿佛与我们毫无关系,做什么都不会再有情绪上的期待与波澜,不论怎么行动,最后都是死亡的结局。这怎能不令人绝望,不令人虚无?这种精神阉割的心智培养模式的后果就是,当面对人生必然遭遇的挫折之时,更加脆弱,更容易选择逃避。

  摇滚与美拯救了我的“空心”

  对我而言,这场噩梦的诱因是一场外力的变故。这场变故让我感到世界上所有的关系都是利益输送,我不再相信道义和真善美的存在而备受打击。我开始自闭,开始怀疑人生,开始想要消失,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掉头发。那时,站在六楼阳台向下望去,浮现在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我走了,那么一切无意义的痛苦都会结束。那片水泥地变得那么亲切,那么有吸引力,让我想飞下去亲吻。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庆幸自己主动寻求了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帮助。心理老师理解我的处境,同情我的遭遇,只有她不觉得我自作自受,只有她抛开一切人际关系的利弊取舍,公正地看待我。我真正被尊重了,真正有了作为一个人的感受。

  在那个夏季尾声的夜晚,我在音乐软件的推荐里听了一张聒噪的摇滚乐专辑,循环了一天一夜。一如往常,他们怒吼,他们理所当然,他们无所畏惧。可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活?他们不害怕别人的指责么?突然间,我感到我的情绪像被人触摸了开关一样转换了。

  我终于明白,我把对自己渺小的自责、失望悲观的抑郁,以及生活虚空的感受,都转变成一种对于现状的不满与愤怒。我已经成人了,手里握着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权。我要甩掉强加在我身上的任何期望,甩掉这种惟利是图的生存观念,甩掉这种残酷冷血的竞争伦理。就从这一刻开始,我要为自己而活,我要改变这些既定的标准,要用自己年轻的热情颠覆这个令人不满的世界,我才是自己世界的主宰,而不想活在所谓优秀的固定标准里。

  两年前的那个秋天,我从一个悲观抑郁的虚无主义青年,变成了一个自由前行的摇滚青年。这是我的出口,是我寻到的继续前行的勇气。自此以后,我逐渐放弃了逃避生活的想法,开始重新思考我存在的意义,而在这种探索之中,哲学给了我很多启迪。我成了康德美学的拥趸。美是没有目的的,生命的生发衰亡也是没有目的的。从容的生命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美。


吃饱了我就晕

回复 3 楼 2016-11-29

“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

  “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最近,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在一次演讲中指出,价值观缺陷导致部分大学生心理障碍,并称之为“空心病”。针对徐凯文的惊人之语,有北大学生撰文反驳,自己就是那四成学生之一,称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调查、测评并不靠谱。

  怎样看待“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这一调查结果?有人据此质疑基础教育的唯分数论、功利主义,存在人格和身心缺陷;有人则认为新生进入大学,陷入迷茫和困惑,是成长的一部分,不必太大惊小怪;还有人则指出大学有责任帮助新生树立目标,引导新生做好大学规划,度过迷茫期。而北大学生的“反驳”,则给大家提供了另一个视角: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没有错,引起社会对学生心理问题的重视也是心理咨询工作者的责任,但基本前提是:尊重学生的权利,保护学生的隐私。这是育人的基础。否则,就会走到关心学生成长的反面。

  笔者曾到美国杜克大学考察。杜克大学的本科学生6000多人,当时学生心理咨询中心配备了34人,其中29人为专职心理咨询人员,5人为行政人员。在29名专职心理咨询人员中,有4名注册心理学家,4名心理医生。这是十分强大的心理咨询队伍。学校在对学生进行心理咨询时,从不对学生心理情况进行“普查”、给学生建立心理档案,而是通过工作坊、个体咨询普及学生的心理常识,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因为在他们看来,健康问题属于学生的隐私,学校无权干涉。

  但是,我国高校却普遍存在对大学新生进行心理普查,建心理档案的方式。这是出于对学生心理健康的重视,但操作不当,就容易让心理辅导、咨询浮于表面,而且因在调查时没有对学生进行引导,可能存在调查失真的问题。有的学生没有抑郁问题,却故意填自己对生活感到毫无意义,想过自杀;而有的学生虽然心理问题严重,却避免被人知晓,而刻意填写“正确答案”。这种对调查的“软抵抗”,导致调查结果失真,而以此为基础进行学生心理教育与辅导,科学性也就存疑。

  目前,我国大中小学学生的心理教育、辅导还存在缺陷。一方面,虽然教育部门要求各校成立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室),配备专业咨询室,但不论是高校,还是中小学校,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远远不够,好的高校,会有几名到十来名专职咨询师,一般高校,则只有五六名咨询师,中小学则更少,这难以满足个性化的心理咨询需求,只能做面上的调查,或几次大规模讲座。另一方面,已有心理问题(甚至心理障碍)的学生,并不愿意去心理咨询中心,他们担心被认为思想有问题,还担心心理咨询老师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

  是否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是评价教育的一项重要指标。我国基础教育长期重视知识教育,只育分不育人,用单一分数标准评价学生,这让学生面临很大的学业压力、升学压力,个性和兴趣得不到充分发展,是厌学、倦怠情绪的根源。大学教育也是如此,在追求办学政绩的导向下,普遍存在重科研、轻教学的问题,因此,对学生的需求并没有给予充分的关注。有的学生是带着梦想进大学的,但进入校园后,很快就对大学失望,进而丧失人生的目标。

  相信北大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公布对北大新生的普查结果,是为了引起对教育的反思。但站在大学立场,空泛地指责基础教育,而忽视大学责任,并不利于解决问题,而且,每个教育工作者都必须从自己做起,审视自身的作为是否有利于促进学生健康成长。这是改善教育最基础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