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故事 >

关于孔子的故事

目录

可靠的装傻

回复 1 楼 2016-11-30

关于孔子的故事:孝子闵损

  10岁的闵损,死了娘亲。但很快,闵损就有了后娘。没几年,闵损就多了两个弟弟,是后娘和爹生的。爹高兴,每天合不拢嘴。后娘更高兴,整天围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转。

  父亲没黑没白地在地里忙活,后娘在家带孩子,间或也做些纺织之类的女工。天渐冷了,爹见女人备了三个孩子的布料,心里很踏实。谁说后娘只疼自己的亲骨肉?

  一日,闵损因为贪玩,回来的有些迟,后娘阴着脸,责备起来:你这个哥哥怎么当的?一天到晚不着家,把两个弟弟扔在家里,只管自己玩。我呢,又得照顾孩子,又得洗衣烧饭做衣服,你想把老娘累死啊!后娘喋喋不休着。闵损自知理亏,不敢顶嘴,就沉默不语。怎么,还当哑巴了?后娘越发生气了,拿起一根竹条,把闵损摁在地上,使劲地抽打,从头到脚,不放过一处。闵损咬牙挺着,一声不吭。

  打着打着,后娘突然停住了。她是听到闵损的一句话而停止抽打的。

  闵损说:娘,我感觉你今天打我没什么劲啊,你是不是病了,娘?

  这下,后娘成哑巴了。

  冬天来了,天也彻底地冷了,大雪纷飞,寒风刺骨。爹驾着牛车,带着三个孩子去走亲戚。闵损是长子,便在前面拉绳,一则引路,再是可让爹省些力气。一路走来,雪越发下得大了,鹅毛一般,风也越发刮得紧了,刀割一样的疼,闵损冻得瑟瑟发抖。本该拉紧绳子,却掉落于地。爹火了,拿起牛鞭,狠劲地往闵损身上抽,一会儿,阂损的冬衣就破了,一时芦花飞扬。爹傻眼了,这么冷的天,芦衣怎可避寒?爹想起什么了,扒拉那两个小儿子的衣料,尽是丝绵,很厚实。再看,这俩小儿子面色红润,而大儿子闵损呢,手、脸早冻得红彤彤了。

  爹呆了。爹掉转牛车,就往家赶。

  闵损却急了。

  爹责问女人,女人无话可说。都说,后娘只知疼爱己的孩子,没错啊。爹决定休了女人。

  闵损更急了,跪倒在地,说: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留下高堂母,全家得团圆。爹,损儿需要娘!弟弟们也需要娘!爹不要啊!

  爹愣住了,后娘愣住了。

  闵损芦衣顺母的故事迅速传遍鲁国。

  一看见闵损,大家就说,他就是那个大孝子。认识不认识的,都这么说,都说这句话。

  在众人的夸赞中,闵损长大了,遂拜师孔门。孔丘很得意,全国有名的这个大孝子也成了我的学生了呀。孔丘常常在梦中笑醒。

  孔丘弄的是开放式教学,允许课堂上辩论,甚至争吵。辩论争吵的内容自然很多,无所不包,可几乎都没有阂损的份。同学们都说:闵损啊,你是全国有名的大孝子,我们又不谈孝,没你啥事,你一边凉快去吧。闵损只好一边凉快去,有时实在太凉快了,就很想参与进来,同学们仍不让,只让他继续凉快。

  孔老师呢,也是这个意见。闵损就很受伤。好在孔老师是个明白老师,看闵损实在伤得不轻了,就让大家也谈谈孝,顺便谈谈。阂损的伤就有些好转,却始终不能根治——谈孝的时候实在少之又少。闵损也为之提过意见,但孔老师说,孝不是谈出来的,孝是做出来的。闵损就呆立无语了。孔老师还会拍拍闵损的肩,说:你是大孝子,已经做得很好了呀。

  闵损只有苦笑,他的心在流血。我不是只懂孝,我也不能只懂孝啊。我早不是那个芦衣顺母的小孩了呀。但没人理他。

  终于还是有人理他了。闵损早已名满天下,齐楚等国遣使游说闵损前往为官。闵损觉得头顶那片一直阴暗着的天空,忽然变得明亮了。他兴奋极了,第一时间飞奔去找孔丘,他要把这好消息告诉老师。

  孔丘听了,面无表情,意味深长地说:子骞啊,你可是名满全国的大孝子啊。岂可离开故土呢?说完,直摇头,除了摇头,再无他话。

  子骞是闵损的字。

  闵损呆住了,他觉得头顶那片刚刚明亮的天空,忽然又变得异常昏暗了。

  不久,鲁国的当权派季桓子,久慕闵损大名,想聘请他当费邑宰,管理费地。

  闵损又开始动心了。

  这次,孔老师会同意吗?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273.html

czw888888

回复 2 楼 2016-11-30

关于孔子的故事:孔子学琴

  孔子,姓孔名丘字仲尼,大约在公元前496年离开鲁国到了卫国,在卫国他得知师襄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便拜师襄为师学习弹奏古琴。

  师襄是春秋时期一位古琴演奏家,其时为卫国的乐官。见孔子来跟他学琴,很是高兴,他就教了孔子一首名为 《文王操》的曲子。过了些时日,师襄听了孔子的弹奏就对他说:“你可以弹别的曲子了”(“夫子可以进矣,’),而孔子却认为自己没有掌握乐曲发展的逻辑性 (“丘已得其曲矣,未得其数也”),要求继续弹奏《文王操》。又过了些时日师襄对孔子说:“你可以弹别的曲子了”,孔子仍然认为自己没有掌握乐曲的意境 (“丘已得其数矣,未得其意也”),还要更深刻地理解乐曲的意境……

  就这样,孔子反复弹奏而一丝不苟,不断加深理解,至到掌握了乐曲的内涵——是一首歌颂周文王的乐曲。而师襄也知道孔子的为人和严谨的治学精神,深知他学什么都要习焉不察,学而不厌和执着的追求,故采用启发式的循循善诱,使孔子发挥主动精神,能在实践(弹奏)中发现自己的不足而不断地进取。

  一 “教”一 “学”可谓配合默契。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教学相长,琴艺求精。

FN5C8D

回复 3 楼 2016-11-30

关于孔子的故事:孔子之死

  孔子的年纪一天天大了。老天又不作美,不幸的事情接踵而来。

  六十九岁上,他的唯一的儿子孔鲤死了。作为一个父亲,看见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前头,心情总是很不好受的。

  七十一岁上,他的最得意的门生颜渊也先他而死了。

  颜渊名回,生活非常贫困,但是从不放松自己的学习,在孔子的学生之中,他是最为孔子器重的一个。孔子曾经说他:“吃粗饭,喝清水,住在又窄小又破陋的地方,要是别人就憋死了,可是他还是照常很愉快。”“一个人在学习中,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从不懈怠的,大概只有颜回了。”

  颇渊不仅学习用功,并且还很聪明。有一次,孔子问子贡:“和颜回比,你觉得你们两个谁更聪明些?”

  子贡答道:“我怎么敢和他相比?颜回学到一个道理就能悟出十个道理,我呢,至多能悟出两个道理。我比他差远了。”

  孔子说:“对,你没有他聪明,我也没有他聪明,咱们两个都赶不上他!”

  颜渊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虚心。他对老师传授的知识,象干旱的土地吸吮水分一样,全部吸收,不使它有一点流失。为此,孔子曾经批评过他对老师服从太过。但是,孔子对他这种谦虚的求学态度,却是十分赞扬的。

  “我和颜回谈一天话,他也不反驳一句,看起来好象笨得要命。但是,我事后观察一下他对我所讲问题的理解,却常常发现他是很能发挥的。他不笨,是个谦虚的人啊!”

  另外,象孔子一样,颇渊还是一个颇有修养的人。孔子就曾对他说过:“有机会就想办法实现自己的理想,没人用时,也能心安理得,在这一点上,只有咱们两个可以做到啊!”

  凡是教过书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对一个得意的门生,往往比对自己亲儿子的感情还要深厚一些。颜渊是一个用功、聪明、谦虚、有修养的好学生,简直就是一个小孔子,所以他一去世,引起了孔子的极大悲坳。

  孔子哭道:“老天爷啊,你简直要了我的命了啊!老天爷啊,你简直要了我的命了啊!”

  学生们见老师过分悲伤,恐怕损害了老师的身体,上前劝道:“老师,您太悲恸了!”

  “悲恸?”孔子哭着说道,“这个人死了再不悲恸,还悲恸谁呢?”

  这时,颜渊的父亲颜路来见孔子。他也很爱自己的儿子,但是因为家穷不能厚葬,心里很是难受,来跟孔子商量办法。这时孔子也很穷,值钱的东商只有一辆出门坐的车。如今孔子年纪这么大,还要经常和一些官府中的人物打交道,出门没有车怎么成呢,总不能把车卖了啊!两位老人说着说着,都伤心地哭起来。

  学生们见老师伤心,同时念及颜渊平时的好处,大家凑钱,把颜渊厚葬了。

  颜渊死后不久,齐国发生了政变,掌握政权的贵族田氏把齐国的国君齐简公杀了。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宰我当时在齐国,在这次政变的混战中被打死了。孔子听说了,又流了一次泪。

  前次的泪水未干,后面的泪水又接上了,第二年,七十二岁的孔子,又失去了另一个忠心耿耿的门生--子路。

  子路只比孔子小九岁,是孔子学生中最没有师生界限的一个。和颜渊相反,子路有时对老师好象很不尊重,甚至当面顶撞老师。不过,他是个直性子人,正直,勇敢,说得出就做得到。更惹人喜欢的是,你只要指出他的缺点,他就高兴。

  子路死在卫国,并且死得很惨。

  原来逃亡到晋国的卫公子蒯聩,一直没有忘记争夺王位,公元前480年,他又回卫国来与自己的儿子卫出公争夺王位了。

  子路当时在卫国贵族孔埋的家里做事。孔埋是蒯聩的外甥,孔理对自己的舅舅蒯聩回来与表兄争夺王位是不赞成的。可是,孔埋的母亲,就是蒯聩的姐姐,支持蒯聩发动了政变。

  孔埋的母亲强迫孔理参加政变,孔埋不愿意,藏到厕所里。母亲拿着戈,舅舅带着五个武士把他从厕所里找出来,胁迫他立誓盟约,支持政变。

  孔埋有一个家臣名叫案宁。他偷偷跑进宫去,告诉卫出公,并护送着卫出公逃往鲁国。这时,子路在城外办事,奕宁护送卫出公离城后告诉了子路。

  子路听到消息,便往城里赶。走到城门跟前,迎面碰见了子羔。子羔一也是孔子的学生,现今也在卫国做事。他对子路说道:“快走开吧,城里正乱呢,马上就要关城门了,你怎么还往是非之地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