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故事 >

灵异鬼故事:冰箱里的人头

目录

硫酸铝铵_

回复 1 楼 2016-12-02

灵异鬼故事:冰箱里的人头

  我家有一台很古老的冰箱,海尔牌,听说是92年买的,上层冷冻,下层冷藏,平时妈妈总是把吃不了的肉放在冷冻室里,我也喜欢把雪糕啦草莓啦之类的东西放进去冻起来。这样一来,冰箱里长年都塞满了东西,有时候连妈妈也会忘记里面到底有什么还没吃完.

  有一天,小雪来我家玩,我们玩到很晚,大概十点多了,妈妈有些不高兴,可是小雪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平时学习很紧,也难得有人陪我玩儿,所以看到妈妈生气也没吭声。后来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听到妈妈开了一下入户门,然后又关上了,这时小雪也玩得尽兴了,起身要走,可是妈妈突然推门进来说,要请小雪吃宵夜,妈妈说话的时候表情怪怪的,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在晚上吃宵夜的习惯,怎么妈妈突然要给我们做宵夜呢?

  过了一会儿,小雪说她要上厕所,我开门指给她让她自己去,我的房间和厕所之间隔着厨房,我听到小雪经过厨房的时候和妈妈聊了句什么,之后她就大叫一声,连鞋都没换,夺门而逃了。我急忙出去,发现妈妈爸爸的房间早关灯了,只有厨房里冰箱的冷冻室门还开着,我暗骂小雪这丫头神精病,随手带上了冰箱门。虽然对小雪不满,可我也依稀觉得奇怪,怎么妈妈说给我们做宵夜又早早地睡了呢?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没见到小雪,直到晚上放学,我堵在她教室门口,才算逮着她。我问她昨天是怎么回事,她起先不肯说,后来被我连哄带吓,她才哆嗦着回答:“昨晚,我经过厨房的时候,看到你家冰箱的冷冻室门开了,你妈妈正探头到里面拿什么东西,我就说阿姨这么晚了别费心给我们弄东西了,”小雪说到这里,打了个冷战,“那个女人猛地把头从冰箱里伸出来,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她阴森森地对我说不费心,这是现成的,我一看她手里拿的,妈呀,居然是一颗冻得发紫的人头!”说到这里,小雪已经抖成一团了,她推开我,落荒而逃。

  我听了小雪的话越发觉得这事怪异,不安起来,于是三步两步闯进家门,要问个清楚。

  一进家门,妈妈正在厨房里做饭,见我回来,先发制人地吼我:“那个小雪,以后不许请她来玩了,一点礼貌都不懂,十点多了还不走,后来我和你爸爸一堵气就睡下了,你再和这样的朋友来往,你也要变得没礼貌的,以后你到别人家玩,人家的爸爸妈妈嫌你呆得太久,也不出来送你,看你受不受得了!”

  我惊奇:“咦?不是您看我们玩得晚了要给我们做宵夜的吗?”

  妈妈惊诧:“我还给你们做宵夜?我都想骂你们一顿!”

  想一想妈妈平时的性格,确实不像会给我们做宵夜的样子,那么昨晚那个怪怪的妈妈又是怎么回事?我还记得小雪说的从冰箱里伸出头来的那个女人不是妈妈,那又会是谁呢?天哪,难道小雪说的都是真的!

  我一把拉开冰箱冷冻室的门,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掏,妈妈以为我发了疯,拉住我一顿骂,还把我推到房间里反锁起来,要我赶快学习,把昨天的时间补回来。

  因为马上要高考了,这事我也没多想,就算过去了,一直到高考结束,我都沉浸在无边的题海里,而那一段时间,我听妈妈的话,再也没和小雪有过来往。上了大学,我也就渐渐把那天晚上的离奇怪事给淡忘了。

  直到有一天,宿舍里的小馨上网看了几篇恐怖故事,吓着了,白天发高烧,半夜说胡话,吃药打针也不见效。同寝的大姐说,这是撞克着了,得找个有道行的人给看看。我们半信半疑,在大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居士的家里。

  居士要带小馨到密室去治疗,我们大声反对。居士笑了,说:“你们不相信我是吧?”然后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张口就说:“你曾经有个朋友,这个朋友以前跟你很要好,可是现在你们没有联系了,是关于冰箱的事情,对不对?”我像被电击了一下,他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那不情愿记起的情节重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了。我对众姐妹说:“让小馨跟他进去吧。”大家看我的神色不像在开玩笑,便将小馨送进了居士的密室,还嘱咐她有什么事就大叫。

  过了不一会儿,居士就出来了,小馨还是有点迷糊,可是已经不烧了。大家为小馨付了送祟钱,但都不愿意走,她们都想听听居士所说的关于我的那位朋友和冰箱的故事。我于是把那个晚上的事给大家讲了一遍,我也很想听听居士怎样解释那件事。

  居士笑笑说:“小姑娘们,不是我做这一行瞎玄乎,这些事都是天机,说多了我要折寿的,就像刚才给那位小姑娘送祟,不让你们看是有我的道理的。”

  我拿出钱送给他,心想,你不就是要嘛。

  居士接过钱,笑着摇摇头:“钱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的,这件事我只能告诉你个大概,多的我也不能说。”我们立刻支起了耳朵,“你的那个朋友那晚看到的女人的确不是你妈妈,你还记得在那之前你家的门有响动吗?那就是有东西进来了,不过好在那东西不是冲着你们家人去的,所以你们全家都没事。”

  “那是冲着谁去的呀?”我们齐声问。

  居士只是摇头神秘地笑,任我们怎么问也不再答言了。

  从居士那里回来后,小馨一天天地好转,而那件事给我造成的阴霾也渐渐地融化在了小馨康复的笑声中。

  转过年来,我大学毕业,在还没找到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闲在家中整天看电视。一天,都市新闻里播报一则重大杀人碎尸案,死者的头颅被割掉不知所踪,尸身被弃置山野,今已查明尸源,死者家属已经确认尸体。我不经意间向电视上瞟了一眼,天哪,死者的照片居然就是小雪!

  一瞬间,我呆在那里,血液被小雪的遗像抽干。照片中,小雪哀哀地盯着我,仿佛在对我泣诉,那一刻,我分明听到了小雪幽幽的声音:救救我吧,救救我吧,只有你,知道我的头,在哪里……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351.html

平侠客

回复 2 楼 2016-12-02

灵异鬼故事:厕所里的一只手

  八十年代那会儿我家住在大杂院里。

  那时侯家里是没有洗手间的,每每要方便之时都得跑七十米远上公厕。

  那会儿的公厕可不比现在。

  那真是又脏又臭,不讲卫生的同志还乱拉屎,搞得没有一个茅坑是完全干净的。

  苍蝇蚊子到处飞,蛆虫跳蚤满地爬,简直就是恐怖电影里的场面。

  那时候进厕所得穿胶鞋,因为脏得根本就没法走路,鞋底还不能太滑,不然一不小心来个踉跄便能栽到茅坑里,就算淹不死你也至少能臭死你。

  这件事就发生在公厕里。

  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我在连吃了两个大西瓜后肚子开始放怪,折腾得我死去活来的。

  家里惟一的一个木制马桶早上被哥哥当足球玩给踢破了。

  我只得忍着肚痛,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公厕。

  当时是夏天嘛,因为屎来刻不容缓,便没顾上换胶鞋,这时踏着凉鞋的脚上已经稀稀拉拉地沾了不少屎粒了。

  更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八个茅坑居然全部客满,我只有以生平最大的毅力强忍着,乞求着上天不要让自己把屎拉在裤子上。

  好在有人站了起来,我以为他要走,谁知他只是从裤带中取出草纸,擤了擤鼻子后,便又蹲下了。

  我真气得要命,可我那时只有七岁,能怎么着呢?

  接着又有一位站起身,而且已经用纸擦干净了,也已经穿上了裤子,可就当我准备冲上去占坑时,他却突然摇了摇头,然后又脱下裤子,又蹲了下来。

  我无奈,真的是无奈。我没想到上个厕所竟也这么难。怎么当巧就让我赶上这个时辰了呢?

  我的肠胃在翻天覆地地搅动着,闹得我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可是八个坑,八个人,居然没有一个欲走的意思。

  有两位大叔还在那有滋有味地欣赏着杂志,我真不明白这么臭的环境下,他们是怎么看得进去的,如果不是生理因素,这鬼地方我真是一秒钟都不愿多待下去。

  也就在我体内的含氮废物几乎要飞流直下三千尺时,厕所内又跑进来一位四十来岁的大叔。

  这位大叔捂着肚子,脸上一副抽搐忸怩的表情,他见坑位已满,竟然气势磅礴地怒吼一声:“手,手,坑底下有一只手,还不快跑!”

  八个人,几乎想都没想,同时拎起裤子往外奔逃,那两位连杂志都甩在地上不要了。

  我真不明白这句话居然这么管用,不过要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话,人家倒未必会信了,因为我是孩子嘛。这个大叔还真聪明,以后得向他学习学习。

  我如愿以尝地倾泻掉了体内的无机化合物,心里回忆着大叔说的那句话,嘿嘿!

  “手,手,坑底下有一只手,还不快跑!”

  他这话说得绘声绘色,简直就像真的看见了茅坑底下有一只手,一点也没有撒谎的迹象,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也就在这时,我的心跳都几乎要凝滞住了。我真的看见了那位大叔的坑位底下,有……有一只手在缓缓地蠕动着,那只手上爬满了蛆虫和屎壳郎,那只手,正在不断地向上延伸着,眼看着就要搭在大叔的皮带头上了。

  我惊叫了起来:“手,手,坑底下有一只手,大叔快跑!”

  我先跑了,我没敢再看下去。我害怕,绝不撒谎,生命中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

  那个大叔急中生智编的谎言竟然兑成了现实,不知他看到那只手后会作何感想?

  他死了吗?

  我不知道。

  这事我没敢跟大人讲,即使讲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后来每次方便我都要跑一里远上学校附近的厕所,那个家门口的公厕,我是再也不敢去了。

A海浪中的风帆

回复 3 楼 2016-12-02

灵异鬼故事:半夜给我盖被子的女人

  那还是发生在我上初中三年级时候的事情了.过了这么多年,那些情节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也许是自己亲生经历的,就感觉特别难忘吧.

  我们是全封闭式的学校,平时除了周末可以回家外,都住宿在学生公寓里.学生公寓的管理是很严格的,有专门从外面请来的生活老师来管理每个寝室的清洁,纪律和考勤.我们女生寝室当然是女的生活老师管理.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师通常是不给我们好脸色看的,我们也不愿承认同她们友好相处,反正大家都认识,见了面却从来不招呼,想必她们也在心里恨透了我们这群小鬼.

  可是其中有位姓庄的生活老师却对我们很好,她长得矮矮的,灰白的蘑菇头,脾气特别好,特别关心我们,也特别照顾我们,我发现不仅仅是我们寝室的和她混的很熟,别的寝室也特别喜欢这位老师,还亲切地叫她"庄婶,庄婶……"

  有一天中午回寝室休息时,我们发现庄婶没有来上班,就觉得奇怪,想她一定是病了.但是学校有规定,生了病可以呆在自己的房间休息,但必须是在学校里,也就是必须"在岗",否则学生出了事情就找不到负责人了.可庄婶根本就没有来学校.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什么,睡了午觉就去上下午的课了.

  晚上回到寝室,看到位新面孔的生活老师挨家挨户地查房考勤.当查到我们寝室时,我们都好奇地问她是不是来代替庄婶的.她说:"是啊,听说以前那个生活老师被车撞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好危险的."我们听了难过死了,和庄婶最亲的苗苗当时就哭了,我们还商量这个周末去看望庄婶.

  半夜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就醒来了.真的很奇怪,平时我半夜惊醒不是因为做噩梦,就是想上厕所,可那天,我什么噩梦都没有做,也不想去厕所,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惊醒了.当时睁开眼睛来我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夜晚好黑啊,但还是有一缕月光从窗口透进来.我忽然发现房间的中间站着一个人,矮矮的,灰白的蘑菇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时我真想看看她的脸,看是不是庄婶,可我那巨大的被子挡住了我的视线,使我只能看清楚她灰白的头发.但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庄婶,她平时站在我们房子中间的时候就是这个高度(苗苗是下铺,我是上铺),如果我躺着,就只能看见她灰白的蘑菇头.

  虽然和庄婶那么熟了,但我还是有点害怕,毕竟是半夜三更,大家又都睡的像猪一样,只有我一个人醒着,我不敢动,更不敢翻身,就只有把眼睛闭上继续睡觉,可就是睡不着.这时,就听庄婶轻轻地叹了声气

  "哎"

  然后就走上前来.

  我当时都要窒息了,她刚才一动不动还好,现在分明是朝我和苗苗的床走来了,你说我能不害怕吗???可是我还是不敢动一下,更不敢叫出来了,只得又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后来过了好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屋中间站着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我大着胆子探身往下瞧了瞧,苗苗的被子还盖的严严的,睡的好好的.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第二天,我醒来想起昨天半夜的事情,觉得那一定不是在做梦,因为我那时真的是异常的清醒!!!

  中午午休的时候,是另一个脾气很凶的老师替的班.我们问她是否知道庄婶住的医院是哪个医院,她冷冷地告诉我们说:"你们还不知道啊,庄婶昨天就因为抢救无效而去世了.都是你们这群小鬼把她给气的...."

  什么?

  庄婶昨天就去世了?

  那昨天半夜的那个人?

  苗苗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

  怎么会呢,一定是骗人的!我昨天还梦见庄婶夜里进来给我盖被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