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奶奶踩死出生仅4天的孙女,判十年太轻了

目录

青蛙王子200812

回复 1 楼 2016-12-05

奶奶踩死出生仅4天的孙女,判十年太轻了

  一心想要抱孙子的婆婆,多次催促儿媳生二胎。没想到,儿媳二胎产下一女,婆婆竟将出生仅4天的女婴杀害。日前,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审理,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张爱芬有期徒刑10年。

  关于故意杀人罪《刑法》第232条规定的基本刑是: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有别于其他犯罪的刑期表达是从低到高排列,故意杀人罪则是从高到低排列,由此也可看出法律对于故意杀人罪行的态度。即便在宽严相济,严控死刑适用的背景下审视,因一己之私,直接故意杀人,首先考虑的也应是死缓,而不是基本刑里10年有期徒刑的起刑点。

  南通市中院之所以轻判,据称是张爱芬得到了亲属的谅解和邻里的求情。可是,出生仅4天就被害夭折的女婴谅解她了吗?她还能说得出话来吗?且不问那些谅解和求情是如何得来的。姑且假定其成立,那也不过只是酌定减轻情节而已;而张爱芬却还有着诸多酌定加重情节——踩踏女婴致死手段残忍情节恶劣、灭绝人伦杀害血亲、杀害的是未成年人且是婴儿,随便哪一项都足以把亲属谅解、邻里求情冲抵掉。

  张爱芬获得轻判的实质唯一理由,也就是:她是孩子的奶奶。要是一个晚辈以残忍手段杀害血亲长辈,又是什么结果?10多年前,浙江金华市徐力杀母案,判15年有期徒刑,因是未成年人,否则,只会更重。

  南通市中院的轻判张爱芬,与张爱芬的“重男轻女”,逻辑上有着内在的联系。“重男轻女”是传统,家长制、族长制同样是。家长、族长将不贞之女“浸猪笼”淹死,或打死忤逆子孙,不用担任何刑责;反之,子孙抗上,就会受到加重的刑罚对待。哪怕长上平白无故擅杀子孙,处分也是极轻的。

  可是,时代进步,今夕何夕?“生命至上”、“人人平等”等观念早已深入人心。国家司法力量在家庭壁垒面前不该作出退让。传统社会以家庭、家族为基本单元,而现代社会则以个人权利为本位,国家司法力量对于发生在家庭内部的暴力乃至擅杀行为,不能采取绥靖主义。否则,助长霸蛮长辈,最终也不利家庭和睦。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418.html

李毅吧成员

回复 2 楼 2016-12-05

中国重男轻女到什么程度

  中国家庭为什么不想要女婴?越来越高的女婴堕胎率是否反映出重男轻女的趋势呢?为了弄清楚中国的家庭为什么重男轻女,来自瑞典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 )的社会学教授丽莎•埃克隆德(Lisa Eklund) 进行了一项研究。

  在2005年的人口普查中,男女出生性别比例大约是1.21比1。去年的人口普查显示,不平衡的男女比例有所改善。但在埃克隆德看来,现在高兴为时过早,男女出生率差距的减小并不意味着不再重男轻女。

  男女出生比率悬殊,这一现象显示出中国是个重男轻女的国家,而且这一趋势大约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愈演愈烈。然而,埃克隆德在她的博士论文中指出,用新生儿性别比例来判断是否重男轻女是不合理的。因此她开发了一个模型分析中国人对儿子的执念。有的夫妻希望起码生一个儿子,并且愿意为此采取行动。

  埃克隆德通过初生婴儿性别比例数据和整体出生率估计类似夫妻在中国所占的比例。在跨时段、跨地区的分析之后,埃克蒙德发现了新的规律。而这一规律在新生儿性别比例的干扰下不会显现出来。90年代,农村地区一直稳定地偏爱男孩(约为10%),而城市里比率却在增加(从2.8%上升到4.5%),这一现象与普遍观念是相悖的。

  她说:“这一现象是伴随着城市养老保障福利萎缩而产生的,因为这样意味着长大成人的儿子是老年人养老保障的重要来源。”她的这一发现动摇了人们对重男轻女主要在农村存在的观念。他们也透漏出相对的观点,而且她的发现表明,一些国家即使新生儿性别比例较合理,但在这些国家“养儿防老”观念可能更重。

  觉察到男孩出生率高于女孩,中国政府发起“关爱女孩”的活动以增加对女孩的重视,防止选择性别的堕胎行为。然而,性别比例的不平衡现象仍在加剧。埃克隆德的研究表明这样的活动实际上可能起到的更多是负作用。

  “生了女孩的家庭能得到额外补助,还有农村的计划生育政策有所放宽,如果头胎是女孩的话,还可以再生一胎。通过这些形形色色补偿女孩的父母的方式,政府实际上加强了女孩不如男孩重要的观念,”埃克隆德说。

  农村家庭想要男孩,因为男孩能挑起农活重担。埃克隆德进一步挑战了这一观念。

  “这是站不住脚的,”埃克隆德说,不论男女,年轻人正逐渐从农村迁出,那些留下来的,女人能干男人干的活儿。实际上,最终是年纪大的人承担了更多农活的重担。

  然而,男孩在家里更受重视还有其他原因。通常来说,女孩要嫁到丈夫家那边去,就不能再照顾自己日渐年迈的父母了。男孩还在祭祖传统中占有重要地位,要由他们传宗接代,确保本姓氏源远流长。

  埃克隆德进一步发现,民间和官方都有一个固有观念,认为重男轻女是父辈和祖辈的问题,而没从结构因素来看其深层原因。

heart冷色控

回复 3 楼 2016-12-05

重男轻女”现象为何在全球蔓延

  父系制度使然

  为什么性别选择在21世纪还广泛传播?为什么今天、在这个年代扼杀女孩的现象变得更多,而不是减少了?人口学家约翰·邦加茨和克里斯托夫·吉尔莫托给出了他们的解释,他们认为存在以下三种因素的地区其性别比例会增高:重男轻女、生育能力下降以及有性别选择的技术。

  他们的解释是正确的,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看看科索沃与其邻居塞尔维亚以及波斯尼亚吧,它们都存在以上的这三种因素,但是只有科索沃的性别比例不正常,而其他两个的性别比例正常。这区别的背后是什么?

  我们最近的研究让我们检验了在这些国家父系制度与寻求个体安全是如何相关联的。在某种意义上,对于如何在一个危险的世界中寻求安全的问题,有且仅有两种答案:一个是有一个遵循法治的中央政府,一个是增强并武装个人的男性亲属。尽管一些社会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遵循法治的国家机构,但另一些国家的政府很软弱,以亲属关系提供的安全在这些国家更坚固。由于政府越来越不能提供安全,宗族就填补了这一空缺。

  宗族治理本质上往往是父系的。这是因为父系制度的首要特征是确保宗族的男人们是以血缘为纽带而联系在一起的,以便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能够有信任。在紧要关头,兄弟和男性堂兄弟比政府工作人员要可靠得多。

  安全状况变糟

  但是,这样会产生严重的性别后果。在以宗族为基础的社会,女性的利益必须予以压制,以便父系能够维持对社会的控制。我们的研究发现,在这种社会,女性没有或只有少量财产权、离婚权、抚养孩子的权利、选择结婚对象的权利、与丈夫家庭分居的权利或远离家庭暴力的权利。在这种社会,重男轻女的观念不仅仅是存在,而是在本质上占支配地位的,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

  一个悲剧的例子是,父系社会有扭曲人性的能力,甚至有扭曲母爱这种基本人性的能力。例如,我们的一个同事最近在阿尔巴尼亚工作,他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近年来,阿尔巴尼亚的性别比例大幅增长。

  这位同事告诉我们,最近他参加了一个社交集会。在集会上,一名女性向他走过来并说道:“你有个儿子真幸福。”而这名女性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两个女儿就站在她身旁。

  这名女性的态度是很常见的。联合国人口基金在阿尔巴尼亚做过一个定性研究,研究对象集中在表达过下列情绪的人群上:“生儿子的欲望比生女儿的强烈”;“生儿子时高兴”;“儿子永远漂亮,哪怕是在他光着身体的时候”;“生儿子的时候,连房屋的柱子都高兴;生女儿的时候,房屋的柱子也哭泣”。

  为什么要如此贬低女儿的价值?父系制度。这些被集中研究的人群试图从以下的方面来向联合国人口基金的研究人员作出解释:“需要养儿子来继承家庭的姓氏。如果你有儿子,那么你家庭的姓氏就不会丢失,如果只生女儿,当女儿结婚后,你家的门就得关闭。如果你没有儿子,那么你就得把房子和土地留给侄子,因为侄子帮你传承了姓氏。”

  还可以换另一种方式表达:“儿子是为他的父亲工作及战斗的。父系的姓氏、土地、财产、社会安全以及人身安全都有赖于儿子。所以当人们有选择的时候,谁会选择生女儿呢?”

  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选择性地扼杀女儿实际上只会让这些人群的安全变得更糟糕。我们的研究和其他人的研究都表明,那些男性大量超过女性的国家的暴力犯罪以及反政府活动呈增加趋势。事实证明,当你压制女性时,所有宏观层面的指标:食品安全、卫生、经济增长以及安全等都变得越来越糟糕。

  韩国成为榜样

  自冷战结束后,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扭转了这一局势,从性别比例严重不正常的国家转变为性别比例正常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韩国。它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教训。

  尽管有些观察人士将这一比例下降归功于经济发展,但实际的原因要复杂得多,因为韩国无论是性别比例大幅增长还是随后的下降都是发生在韩国经济不断增长的时期。相反,就韩国的情况而言,性别比例的下降主要由立法和政策导致,其法律和政策改变了韩国重男轻女的观念。

  对那些性别比例开始大幅增加的国家而言,韩国可以成为它们的榜样。尽管很多观察人士认为亚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高性别比例将会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而降低,但性别比例极度不正常的国家持续增多的这一事实证明这些观察人士的预测是不正确的。相反,政府需要积极行动去与以重男轻女观念为核心的父系制度作斗争。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些,有损于国家和国际社会稳定的全球性别屠杀将在我们眼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