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普京抵达日本 开展为期两天会谈

目录

nongfizhana

回复 1 楼 2016-12-16

普京抵达日本 开展为期两天会谈

  据报道,15日,普京抵达安倍晋三家乡山口县,开展为期两天的访日之旅。在会谈的内容上,双方将会讨论领土争端、经济等重要的问题。

  踌躇满志的安倍希望通过“新思路”寻找解决两国领土争端的途径。然而在两国以往的领土谈判中,日本历届政府均提出过解决对策,但都无功而返。这一次安倍能否有所突破?

  如果不能在领土议题有所突破,双方会否在经济领域有所进展,特别是在地区局势不确定性增加的大背景下,安倍能否通过改善对俄关系打开外交困境?

普京安倍会谈

  首脑会谈

  安倍老家请普京“泡温泉”

  15日,普京专机于日本时间下午5点左右抵达山口县,比当初的计划迟到约2个半小时。俄罗斯总统上次对日本正式访问是2005年普京访日,至今已11年。包括安倍第一次执政时期在内,本次是两国首脑的第16次会谈。

  对于普京晚出发的理由,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考虑到安全问题,无法在公开场合告知。对于有记者问及是否存在故意迟到借此对日本政府施压,菅义伟表示,“(日本)政府完全不认为存在这样的情况”。

  普京抵达后,双方在山口县长门市内的温泉旅馆开始会谈。山口县是安倍的老家,在等待普京抵达的间隙,安倍还抽空祭扫了其父、前外相安倍晋太郎之墓。

  据日本媒体报道,选择在老家的温泉旅馆会见普京,安倍意在“加深个人信赖关系,在安静的环境中进行深入讨论(领土问题)”。

  领土问题是本次首脑会谈的重中之重。

  争议岛屿靠近日本北海道,日本称“北方四岛”,俄方称“南千岛群岛”,二战结束时由苏联实际控制至今。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与苏联签订《日苏共同宣言》恢复邦交后,日本各届政府为了与俄罗斯协商解决岛屿争端,尝试了很多方法,但都未能奏效。

  1998年,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与俄罗斯前领导人叶利钦举行会谈,桥本提出划定国境线,在一段时间内承认俄罗斯对四岛施政权。2001年,时任首相森喜朗则向普京提出“先行归还两岛论”,即一边进行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的归还谈判,一边继续磋商国后岛和择捉岛的归属问题。

  为了能够在领土问题上有所突破,安倍今年5月向普京提议通过“新思路”解决问题,即包括经济合作在内,就瞄准未来讨论双方可能接受的方案达成一致。

  15日晚的会谈进行了约一个半小时,据安倍事后向记者介绍,“集中讨论了和平条约问题”。他还表示,在首脑会谈中围绕争议岛屿的问题,“就原岛民的自由访问、四岛在特别制度下的共同经济活动、和平条约问题实现了非常深入的讨论”。

  领土问题

  争议岛屿谈判恐难有突破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周边外交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大慧告诉新京报记者,领土和经济是普京此次访日的两大核心议题,日方对领土问题寄望更多,俄方则更期待经济议题。而根据日程安排,15日的会谈重点是领土问题,16日转往东京的会谈则主要讨论经济合作。

  黄大慧指出,虽然奥巴马政府对日本与俄罗斯政府接触不持积极态度,但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安倍一直就想借助俄罗斯被西方制裁的时机在领土问题上有所突破,希望通过加强与俄罗斯合作,借伸出经济合作橄榄枝让俄罗斯在北方领土问题上让步。

  虽然安倍对此抱有很大期待,普京在临行前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几乎明确否定领土问题取得突破的可能性。普京在提及日俄关系时虽表明力争签署和平条约的想法,但强调仍未获得建立符合双方希望的关系的基础。在领土问题上,普京还提到两国共同宣言。对于日方要求归还岛屿立场,普京直言,这超出共同宣言框架,完全是另一回事、另外问题。

  普京给安倍泼冷水早有征兆。

  在11月举行的APEC双边首脑会晤后,安倍就降低声势称虽然看到方向,但并非易事。随后,俄军更无视日本反对在争议岛屿部署新型岸基导弹。安倍进一步减弱语气称,这不是一次首脑会谈就能解决。随后在12月13日,日方获悉俄高官有关普京访日期间不会发表联合声明的发言。曾把制定历史性共同文件纳入考虑范围的日方弥漫着失望情绪。

  普京的强硬立场让日本媒体普遍不看好此次来访能在领土问题上有所突破,特别是在如今变化的地区局势下,因为此次来访能否取得日方期待成果不仅取决于双边,还深受美国因素影响。

  黄大慧解释说,日本外交是以日美同盟为基础,特朗普当选让局势发生变化,美国将对俄缓和关系,减弱制裁,美俄关系改善让日本处理对俄罗斯关系不利,普京压力减小,因此在与日本就领土问题谈判时让步可能性减小,这次访日不会在领土问题上取得进展,日本很多期望会落空。

  经贸合作

  经济领域合作收获或更多

  虽然在领土谈判上可能难有进展,但普京在采访中还透露出希望在经济和外交方面获得日本最大限度协助的想法。他指出,首先有必要改善贸易和经济关系,对于日本协助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开发表明期待感。

  “在西方制裁下,俄罗斯经济受到影响,远东地区欠发达,因此俄罗斯也希望在资金技术方面与日本开展更多合作。”黄大慧说。

  安倍在今年5月的首脑会谈上,就曾提出日俄为振兴争议岛屿开展共同经济活动以及8项对俄经济合作方案。日本媒体指出,本次会谈中,双方将就启动实现共同经济活动的磋商和汇总有关经济合作的协议文件达成一致。预计还将就扩大前往争议岛屿的“免签交流”对象,及放宽签证发放条件等达成协议。

  黄大慧表示,可能会在经贸领域上有所成就,最理想目标无法实现,因此退而求其次,双方可能会签署经贸协议,普京也需要经济上的成果,因此这次出访,俄罗斯方面收获会更多,日俄经济合作在能源、科技、农业方面可能会签协议。

  日俄两国政府正在推进8项经济合作方案的具体化,其中能源是俄罗斯尤为重视的领域,呼吁日本企业积极投资。对日本来说,由于地理位置较近,运输成本低廉,在俄罗斯进行原油生产有很多好处。

  但在《日本经济新闻》看来,若领土谈判看不到大的进步,只是先行推进经济合作,安倍政府可能会遭到“被俄罗斯坑骗”的批评。

  黄大慧也认为,安倍这么做有一定冒险性,因为在与俄罗斯岛屿争端问题上,日本长期秉持政经不可分原则,即坚持俄罗斯必须在领土问题上让步,日本才能进行经济合作。安倍这次之所以能邀请普京访日,是因为做出大胆尝试,先给予经济投资,然后换取俄罗斯方面在领土问题上有所让步,日本国内担忧俄罗斯恐不兑现承诺。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680.html

babyvivian08

回复 2 楼 2016-12-16

俄日北方四岛之争历史渊源

  历史渊源:

  北方四岛是指俄罗斯千岛群岛和日本北海道之间的国后、择捉、齿舞和色丹四个岛屿,俄罗斯称这四个岛屿为南千岛群岛,日本称之为北方四岛 。由于历史原因以及重要的资源。军事等原因,导致俄罗斯与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争执不下。

  所谓北方四岛之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冷战结构的产物。北方四岛传统上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二战前四岛已有日本居民约2万人。1945年9月3日,北方四岛作为整个千岛群岛的一部分被苏联占领。1947年1月,上述四岛又被正式并入苏联版图。从战后直到50年代初期,日苏之间并不存在领土问题。1954年,鸠山一郎取代吉田茂上台组阁,新内阁积极谋求改善日苏关系、恢复日苏邦交正常化。在此形势下,出于冷战对抗和国内政治斗争的需要,美国及日本国内的亲美派竭力阻挠日苏关系的改善,抛出了所谓的日苏领土问题,大作领土文章,试图制造日苏紧张气氛,北方四岛之争由此而生。

北方四岛

  北方四岛价值:

  北方四岛资源丰富,四岛附近正好是南北暖流寒流相会之外,从而形成了暖寒流鱼类相聚的场所,因此这里有“鱼类宝库”之称,当地人曾用“海胆乱滚,螃蟹重叠”来形容这里水产的丰富。择捉岛和国后岛属于火山地带,具有丰富的温泉和地热资源。

  北方四岛还有很大的军事价值,它有得天独厚的隐蔽性,能够实现彻底的通讯管制。在日本历史上,北方四岛曾起过特殊的军事作用。1941年11月,日本海军把其核心海上力量集结在择捉岛的单冠湾,然后从这里出发偷袭了美国海军据点──夏威夷珍珠港。在冷战时期,苏联在北方四岛建立了空军基地,美国也把“中途岛”号航空母舰和攻击型核潜艇调向北方。美苏在北方四岛附近的激烈抗争是与北方四岛的军事价值分不开的。


翠薇之子

回复 3 楼 2016-12-16

  2016年的东方经济论坛的签约总体而言是高于去年的,但是不少专家认为,今年的论坛主要成果是俄日关系的突破。

  签约总额高于去年

  远东发展部新闻局是俄政府专门为发展东部地区设立的机构,塔斯社引用该机构的资料说,9月2日至3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期间,有关各方共签署200多项协议,合同总额达1.85万亿卢布(285亿美元)。一年前的数字是1.8万亿卢布(277亿美元)。e投睿(eToro)公司俄罗斯及独联体大区经理帕维尔·萨拉斯(Pavel Salas)说: “今年是第二届论坛,因此评估其成果的唯一参数就是与会人数和协议总额。”

2016东方经济论坛

  他表示,第三届论坛时,主办方将给出首个有关实际投资额的数据统计。不过专家们认为,2016年论坛达成的政治协议要重要得多,其中包括俄罗斯与日本达成的共识。过去,日方在论坛上总是就南千岛群岛归属问题提出争议,并将其与对该地区的大规模投资挂钩。

  俄日将建联合平台

  俄罗斯政府称,最重要的协议包括,建设俄日联合平台,吸引日本企业 界投资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和超前发展区。二者均为提供税收优惠和简化海关手续的特别区域。日方参加平台建设的是国际协力银行(JBIC)。

  此外,不久前成立的俄中农业开发基金将对这两个项目投资共180亿卢布(2.775亿美元)。同时,被称为“俄罗斯纳斯达克”的新投资系统“日出”也在论坛期间投入使用。该交易所举行了首家公司的股票发行,该公司为远东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机场,共吸引投资1.43亿卢布(220万美元)。

  包括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俄石油”与业内主要公司BP及斯伦贝谢联合研发突破性的地震勘探技术协议。此外,俄石油还与中石化签署了在东西伯利亚建设天然气加工厂的协议。Finam集团分析师铁木尔·尼格马图林(Timur Nigmatulin)认为,在西伯利亚建设天然气化工厂项目也很吸引人,西布尔公司将为此投资5000亿卢布(77亿美元)。

  日韩派出高规格代表团

  市场参与者认为,本届论坛最重要的成果,是日本和韩国高级代表团的到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谈中发出了历史性声音,呼吁双方解决领土争议,并承诺将对俄远东地区进行大规模投资。

  “自由金融”(Freedom Finance)投资公司俄罗斯证券市场操作管理处负责人格奥尔吉·瓦先科(Georgy Vashchenko)说:“亚洲国家派出了最高层次的投资者和政治家。论坛在政治层面上成为G20峰会上进行会谈的预演。论坛与会人员数量和协议总额没有取得突破,但也谈不上对俄罗斯的孤立。”他表示,东方经济论坛的成果,完全不亚于主要面向西方投资者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

  “开放经纪人”(Open—broker)公司总经理、宏观经济顾问谢尔盖·赫斯塔诺夫(Sergey Khestanov)说:“本届论坛的特点是日本代表团非同寻常的份量。这可能是出于其对俄日经济合作取得重大突破的殷切期盼。”赫斯塔诺夫认为,虽然双方签署的实质性具体协议并不多,但对两国关系重大突破的期望则重要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