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中国青少年迫切需要性教育

目录

张翰942313262

回复 1 楼 2017-01-04

中国青少年迫切需要性教育

  临近学期末,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的学生们,开始陆续提交期末课程论文。当许多大学生习惯于“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时,彭晓辉的《性科学概论》课却是堂堂爆满,不少外校学生慕名赶来,挤在教室后排旁听。

  选修了该课程的王东业(音)告诉《青年参考》:“绝大多数同学此前都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只‘偷窥’过一些书籍和视频。”他原以为性教育“就是讲裤裆下面那些事的”,但一学期下来,他对性不再抱着猎奇之心,而是坦然表示:“其实性教育除了普及安全的性知识外,更多的是教大家如何处理两性关系,如何正确看待性,建立健康的性观念。”

  某种程度上,王东业是幸运的。在中国大多数校园里,无论中小学还是大学,性教育都以一种语焉不详、“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存在着。

  与之相对的,则是屡屡见诸报端的“少女厕所产子”、“青年艾滋病毒携带者人数迅速上升”等新闻。日前,德国之声电台网站刊登了报道《堕胎、艾滋:中国性启蒙的盲点》。文章称,中国一些民间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虽然保守的中国社会在性多样化方面比从前明显开放,但仍很少向年轻人宣传性行为存在的风险。在性启蒙、性教育领域,中国仍然任重道远。

  “女人屏住呼吸就不会怀孕了”

  世界卫生组织代表施瓦特·兰德对德国之声电台网站表示,中国每年有大约1300万个婴儿被堕胎,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少男少女)没有获得正确的信息,因此发生性行为时根本没有责任意识”。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称,即便在家中,父母也几乎从不谈论性的话题。致力于在中国媒体实现男女平等的“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负责人熊静(音)表示,在公立学校几乎就不设性启蒙课。她说:“老师们担心对学生进行性启蒙教育,反而会导致他们过早发生性行为。”

  24岁的中国农业大学林学专业学生卢忠宝(音)告诉英国《经济学人》,小时候他被告知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当他与大学女友同居时,他对避孕一无所知;至今他仍对一个问题搞不清楚:自慰到底是否有害健康?

  今年30岁的肖袅(音)记得,自己还在上高中时,有一次老师把班上所有女生叫到一起,告诉她们,“如果遭到强奸,应该服用紧急避孕药”。肖袅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这就是我接受过的正规性教育的极限了”。

  北京某大学21岁的学生吴熙(音)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表示,随着约会和社交手机软件的发展,人们发生性关系的几率增大了,但性安全知识依然缺乏。吴熙正在学校组织同学开展性教育探讨,一些同学坦言,自己并不愿意使用避孕套。“有的说不知道使用方法,有的说不好意思,还有的说会影响情绪。”吴熙发现,女同学们大多不了解口服避孕药等避孕措施。由于传统观念认为“是药三分毒”,加之不懂避孕药的机理,许多年轻人觉得“避孕药是有害身体健康的”。

  对许多年轻女性来说,堕胎是她们控制生育的主要选择。除了官方数据显示的年1300万堕胎案例,还有大量非手术流产及在“黑”诊所进行的流产不为人知。“蜜丰兰花”是一个提供性教育和健康顾问服务的微信平台,创始人徐翼(音)曾访问上海一家提供流产服务的诊所,发现候诊室有几位年轻女孩几乎没有为即将进行的手术做任何准备,于是决定创办此平台。她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许多去做流产的女孩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一个女孩曾经告诉徐翼:“听男朋友说,女人在做爱时屏住呼吸就不会怀孕了。”

  4月2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一所高校自动发放避孕套的机器前,一位女性在领取避孕套。年龄在18岁至60岁的市民,均可凭身份证免费领取。

  “青少年以为艾滋病与他们无关”

  向公众普及性知识,也是防治艾滋病的需要。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援引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称,在中国,“近5年,15岁至24岁青年学生HIV感染者的年均增长率已经达到35%”。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援引中国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数据称,2015年年底,中国共有57.7万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据估计,超过1/3的感染病毒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患病或者没有被登记在册。与中国的14亿人口相比,感染艾滋病病毒者的比例相对较低。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在中国,艾滋病并非一开始就在最危险的群体如男同性恋者中传播,不过现在这种趋势正在加剧。因此,中国亟待系统地加强性教育。此外,必须加强为感染艾滋病病毒者提供的咨询服务。

  彭晓辉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去年,国家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人数在大学生群体中维持着每年30%的增速。据了解,年轻的男性同性恋者是高危人群,他们承受的压力是普通人的两倍。目前,中国能够有效控制卖淫、卖血和吸毒造成的感染,但还没有有效的措施,抑制同性恋之间的高感染率。

  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很多青少年学生对艾滋病的危害缺乏全面认识,理所当然地认为艾滋病与他们无关”。

  眼下,一些大学开始安装自动售货机,向学生出售家用艾滋病病毒测试用品。不过,北京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光靠自动售货机并不能解决问题,除非有后续的教育来帮助学生。熊丙奇说,中国的大学在性教育方面已经有了不小进步,但仍有许多空白。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734.html

清静靠岸

回复 2 楼 2017-01-04

港媒:内地男同艾滋病患激增 不知要用安全套

  2012年,中国安徽省学生在对抗艾滋病的宣传活动中在手上涂出红丝带图。

  参考消息网12月13日报道 港媒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的克拉玛依市进入了寒冬。虽然气温在零度以下,而且寒风刺骨,但53岁的母亲和她24岁的儿子仍然如常离家,到30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这是母子俩每两个月必然要做的事。

  艾滋病犹如晴天霹雳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9日报道,妇人自称小雷妈妈,本身是骨癌康复者。她和儿子最近在新疆一个小城市定居。她说,这样才可以在不被他人发现的情况下,每两个月为小雷取得治疗艾滋病病毒的处方。

  小雷妈妈母子早前搬离原居地,迁到4700公里外的新疆北部,目前住在一个人口约一百万的小城市。小雷妈妈说:“八卦消息传得很快,人言可畏。这是最后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我们不能再搬了。”小雷18岁时告诉母亲他是同性恋者,令她顿感晴天霹雳。而小雷23岁那年,他从交往两年的第一个男朋友处感染了艾滋病毒,更令她痛不欲生。

  小雷18岁告诉母亲他是同性恋者时,她曾经极力阻止小雷攻读艺术,担心这会令他的同性恋倾向一发不可收拾。小雷还曾接受极端的治疗方法——包括心理测试,但都无济于事。

  面对困局,小雷妈妈用尽了家庭积蓄,其后小雷的爸爸也离他们而去,走前没留下半句话。

  报道称,感染艾滋病毒会在社会上惹来歧视眼光,让她极度惊恐。由于担心政府部门会知道儿子的病情,所以没有申领医疗赔偿,也没申领应得的福利津贴。

  小雷体内的病毒载量现处于零水平,目前在一间艺术工作室工作,专注发展事业。他说:“起初很后悔信任了他,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男朋友,但这种病却使我更注重健康生活。”

  小雷表示,男同性恋者——尤其是像他较年轻的一代,都不太认识艾滋病毒涉及的风险。“外界对同性恋社区和艾滋病毒的歧视,引起人们不必要的恐慌。有些人不愿意定期接受检查,以为这个问题离他们很远。”

  小雷说:“很多人就像我一様,以为安全套纯粹是给异性夫妇避孕用的。”

  年轻人染病呈上升趋势

  报道称,中国感染艾滋病毒的年轻人数目近年有上升趋势。本月世界艾滋病日前夕,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就发布了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今年前10个月,年龄介于15至24岁的人当中,确诊感染艾滋病毒的新症有1.42万人,较去年同期增加10%。

  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尽管受感染的学生总人数仍然相对较少,但这个群组的平均感染人数过去五年增加了35%。今年前10个月,据报有多达2662名学生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其中约82%是男生。都是通过同性性行为感染病毒的。在学生被感染的个案中,大约65%为大学生,年龄界于18至20岁之间。

  去年,广东省当局公布了最年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个案,患者只有12岁。他是从同性性行为感染病毒的。

  陈戈帆(音)是智同广州同志中心的社工。他表示十几岁男孩感染滋病毒个案有上升趋势,情况令人担忧,反映性教育推行未如理想,社会需要反思。

  陈戈帆表示,科技进步让年轻人更容易获取资讯,但这也有利也有弊:随着移动应用普及,为有同性恋倾向的青少年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社交网络世界,但他们却没有足够的知识保护自己。

  全面性教育“并不存在"

  报道称,国家卫生计生委及教育部规定,所有中学须为初中生提供6小时性教育课程,而高中生则须接受4小时性教育,重点是如何预防艾滋病。然而,著名性学家彭晓辉教授却批评:中国“并不存在"全面的性教育。

  彭晓辉教授现于华中师范大学任教。他一直呼吁推行以课程为基础的全面性教育,提升教师在教授这方面知识的资历,并主张全面使用安全套,以及减少性伴侣人数,但他的努力都未有成效。彭晓辉说:“在中国,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而行。”

  他说:“目前我们只能等待,但愿不需要等太久。"

  小雷的妈妈现在比以前乐观。小雷妈妈说:“起初还以为他只有一到两年命,但后来知道,最重要是如何控制病情,就好像高血压和糖尿病一様。现在希望他至少能多活10到20年。"

  报道称,她呼吁当局尽早在全国推行性教育,也希望社会能够更接受艾滋病患者。小雷妈妈说:“坠入爱河后,他们就会全情投入不顾后果。当局如能在性倾向问题上多做推广、在性教育方面多做工夫,那么受影响的孩子就会减少,并有望消灭艾滋病毒。”

雅杰life

回复 3 楼 2017-01-04

要让性教育变得有意思

  英国《经济学人》称,早在2012年,一项调查便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存在婚前性行为。尽管如此,婚前性行为在中国仍是不便讨论的话题。“流氓罪”这项罪名在1997年才得以废止;今天,关于性的新闻不是丑闻便是犯罪;学校禁止学生恋爱,安排巡逻,制止打情骂俏;未婚妈妈的子女难以落户,进而面临接受教育和福利难题……

  2014年,彭晓辉教授在广州举办一场性教育讲座时,一位大妈突然提着粪桶冲上台,把大粪泼到彭晓辉身上,并打了彭晓辉一巴掌。事后,那位大妈坚称,自己那样做“是为了保卫我们的民族,特别是孩子们的成长环境”。

  中国性教育面临的文化环境,由此可见一斑。然而,《经济学人》称,在与中国文化类似的日本和韩国,性教育是强制性的。反观中国,大多数学校只教授简单的解剖知识。

  2008年,中国教育部将性教育纳入健康教育大纲,但障碍不仅仅是拘谨的观念。如同足球等娱乐活动一样,性及性教育被视为干扰学习。“性不是考试科目。”21岁的盛英仪(音)对《经济学人》说。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中国的教育专家正在将目标人群从年轻人扩大到孩子家长,让家长也参与到对孩子的性教育中,打破性教育沉默的怪圈。

  肖袅已尝试在家人中建立性教育沟通的桥梁,但效果不佳。她说:“我跟我弟弟讲他与伴侣在一起时需要戴避孕套,结果他立马离开了房间。”

  在上海,蜜丰兰花已经开始举办线下活动,组织参加活动的人在一起公开分享有趣的性故事,无拘无束地讨论性行为和性卫生。

  徐翼说:“我们就是要让性教育变得有意思、平易近人,而不是一直端着架子的东西。”

  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中国青年报》的调查称,大部分青少年的性知识主要来自同伴和网络,学校和家长是这方面知识“最不重要”的了解渠道。调查显示,中国60%的未婚年轻人认可婚前性行为,但他们中超过一半的人认为,他们在生殖健康方面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满足。这是因为计划生育部门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了已婚夫妻上。分析人士认为,除非健康政策与社会需求保持同步,否则必须在全社会加强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