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客房内放右翼书籍 称不接受中国人订房

目录

xin_xsl

回复 1 楼 2017-01-24

客房内放右翼书籍 称不接受中国人订房

APA

  针对近期日本APA连锁酒店在客房内放置右翼书籍事件,国家旅游局新闻发言人张利忠24日发表谈话时表示,事件发生后,国家旅游局驻日本办事处第一时间通过相关渠道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酒店撤除上述书籍。鉴于日本APA酒店坚持错误做法,国家旅游局已采取相关措施,要求所有出境旅游企业和旅游电商服务平台全面停止与该酒店的合作,停止使用该酒店作为地接酒店并下架所有该酒店的旅游产品及相关宣传广告。

  张利忠表示,近期日本APA连锁酒店在客房内放置右翼书籍事件在网络上曝光,引发中国民众强烈愤慨。APA酒店这种错误做法是对中国游客的公然挑衅,严重违反旅游业基本公德,国家旅游局对此坚决反对。

  国家旅游局呼吁中国访日团组和广大游客,自觉抵制APA酒店的错误做法,不进该酒店消费。

  记者追访 两家APA酒店称 仍接受来自中国客人的订单

  23日,记者拨打了北海道札幌一家APA酒店的电话,询问是否如该酒店董事长元谷外志雄所言不接受来自中国的订单。工作人员表示,这一消息并不属实,现在酒店仍然接受来自中国客人的订单。客人可以通过电话直接进行预订。而当记者询问春节期间是否有房可订时,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还有房间,并询问记者详细信息,说可以帮助记者进行电话预订。

  记者随后拨打了位于东京的一家APA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酒店并没有不接受来自中国的订单,APA酒店欢迎来自各地的客人。工作人员说,现在酒店内就有中国客人入住。

  对于有网友表示要抵制入住该酒店,这名工作人员称无法对这一问题进行评论。而当记者问及酒店目前是否有计划将客房内放置的右翼书籍撤下,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恐怕目前没有计划。工作人员表示,APA酒店网站显示,目前酒店房间内还提供这些书籍。

  事件影响 途牛、携程及去哪儿等 已下架APA酒店产品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APA酒店事件曝光后,途牛、携程、去哪儿、飞猪等在线旅游纷纷下架了APA酒店的产品。

  途牛旅游网酒店事业部总经理俞轩告诉记者,1月16日,途牛发现了社交媒体上有关APA酒店风波事件,综合考虑用户的住宿体验和这次事件对用户情感的伤害,第一时间(1月16日当天)下架了日本APA酒店连锁集团共计400多家酒店,这些酒店分布在日本全境。与此同时,途牛为已经提前预订了春节期间APA酒店的客户提供了酒店免费升级政策。

  “APA的定位是经济连锁型酒店集团,近期均价在500-600元,在我们平台中国游客选择的日本酒店均价大概在1000元左右。去往日本的中国游客中,大约有5%会选择这家酒店集团旗下的相关酒店,5%可能看起来不是特别大,但是考虑到基数,这个比例其实不算小。”俞轩表示。

  此外,携程、去哪儿、飞猪等在线旅游平台也陆续下架了APA旗下产品。今天上午,记者在携程、去哪儿和飞猪等平台的酒店预订页面搜索“APA”字样,均未找到相关酒店产品。这些平台工作人员也都向记者确认,APA酒店已于近日下线。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854.html

tiezhu21

回复 2 楼 2017-01-24

APA事件介绍

  据美国中文网23日报道,日本APA酒店事件发生后,董事长元谷外志雄近日首度露面。而根据网上一则元谷外志雄讲话的视频,他首次就APA酒店放置右翼书籍做出回应,宣称绝不撤书。此外还称,“中国的网站就是有人想预订我们酒店,也不接受订单”。

  对此,记者致电APA位于北海道札幌和东京的酒店,工作人员表示,现在酒店仍然接受来自中国客人的订单,客人可以通过电话直接进行预订。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1月18日,中国多家旅游预订网站上已无法预订日本的APA酒店。春节长假在即,其间预计将有众多中国游客赴日本旅游。对于酒店行业来说正是最繁忙的时候,APA酒店可能因此导致业绩下滑。

  我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表示,中方敦促日方认识到APA酒店放置右翼书籍问题的严重性,切实负起责任,妥善处理有关问题,避免给中日关系带来新的干扰。

  大放厥词 “不论发生什么事 也绝不考虑撤书”

  据《环球时报》报道,22日,一段元谷外志雄讲话的视频在中国社交网络上流传,视频是此前一天他在第68次“胜兵塾”例会上的致辞。“胜兵塾”是他本人为宣传右翼思想而创办的一个讲坛。“胜兵塾”成立于2011年,累计有超过1万名学员听讲。其宗旨是“摆脱自虐史观,重振自豪日本”。发现和培养未来的右翼政客,是“胜兵塾”的一大目标。

  讲话中,元谷外志雄说:“现在这事已经无人不知了,在全世界都出名了。从美国、菲律宾、夏威夷、纽约,好多朋友都跟我说,成大新闻了。”

  元谷外志雄称,事情发生后受到日本各界的支持,包括许多国会议员。“托这件事的福,全国各地寄来了一万多封鼓励我们的信件,特别是有很多国会议员打电话来要我加油。因为有着众人的期待,所以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也绝不考虑撤书。”

  面对有网友和旅游机构对APA酒店抵制,元谷外志雄称,“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在经营方面,现在我们的网站是停滞的,所以不能网上预订,不能从APA的官网预订房间。而中国的网站就算有人想预订我们酒店,也不接受订单。经营可能是会受影响,在网络时代,APA会有现在巨大的影响力,也是因为网络社会的传播,几个月后人们就会忘记发生了什么,只会记得名字。因此,说不定可以靠这个知名度,来弥补因这个事件造成的亏损。”

  公然站台 名古屋市长:南京大屠杀应该是不存在

  在APA酒店受到舆论广泛谴责之时,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却公开为其站台。

  《朝日新闻》23日报道称,河村当天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对APA酒店放置右翼书籍一事的评价,竟然称他对APA酒店的行为表示理解,认为“是个好事儿”。作为曾发表否定南京大屠杀言论的日右翼代表人物,河村再次妄称:“所谓的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杀)应该是不存在的吧。中国说杀了30万平民,要真是这样,那所有日本人必须得去南京下跪了。”

  否认南京大屠杀是河村一贯论调,2012年他有过同样的表态。据共同社此前报道,2012年2月20日,河村提到南京大屠杀时声称,的确存在常规的战斗行为,但他认为南京大屠杀事件并未发生过。


  推荐阅读:

  日本陪浴女服务美军

  日本将扩建海外基地

  全球2/3的人感觉太累 1/5日本人超过“劳死线”

x驴子

回复 3 楼 2017-01-24

侵华日军对南京大屠杀的掩盖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立即对手无寸铁的民众与放下武器的战俘进行疯狂的血腥屠杀,伴之以抢劫、强奸、焚烧。日军的恐怖暴行延续了6周,杀害中国军民达30万人。南京成了一座人间的“活地狱”。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中最具代表性与典型性的暴行之一,是世界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日军在开始有计划的血腥大屠杀的同时,也开始了有计划的对南京严密的新闻封锁。他们首先将南京城内的中国新闻传媒机构扫荡一空,破坏殆尽,并立即切断了南京与外界的所有电讯联系。日军当局还严禁一切中外人员,包括外国新闻记者,进出南京,即既不让任何人离开南京,更不容许任何人进入南京。这段时间,南京成了全世界新闻视野以外的一个被隔绝、被孤立、被封闭的城市。全世界的新闻传媒,包括西方的与中国的,都得不到关于南京的任何一点真实信息。因此,对当时正在南京发生的日军对中国战俘与平民实施大规模血腥屠杀的情况,中外新闻传媒都不能做一点报道,或者只有十分模糊的片言只字。

  日军当局只允许日本随军记者采访与报道有关南京沦陷后的情况。全世界所能得到的,只能是经过日本当局严格审查过、由日本新闻传媒记者发出的“南京获得新生”、“南京一片祥和”、“南京人民喜迎解放、感激皇军恩德”的消息。

  日本随军记者中的大多数人,因长期受到日本当局的思想灌输,早就丧失了人类起码的良知,具备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一切思想特征与行为特征,是日本当局侵华与屠杀恐怖政策的热烈拥护者与宣传鼓动者。当日军占领南京后实施血腥的大屠杀时,他们自觉地充当了恶魔的辩护士与粉饰工,精心制造与发布各种虚假的消息,连篇累牍地写下与拍发出一篇篇捏造南京“祥和”景象、南京市民感激日军“恩德”、掩盖与粉饰日军大屠杀暴行的电讯、特稿与新闻照片,刊登在日本各新闻传媒上。

  例如,1937年12月22日,《东京朝日新闻》用了半个版面,刊登反映日军占领下的南京状况的专题照片,标题为《对昨日之温情——南京城内的亲善情景》。照片共5幅,是该社特派记者河村于12月20日在南京拍摄的。第一幅照片题为《接受治疗的中国伤兵》,内容是在一家医院里,日军的军医和护士正在为中国伤兵诊断和治疗。第三幅照片题为《炮声停止后南京城内的亲善情景》,内容是正在和中国摊贩打趣的日本兵,一派与战前没有什么区别的热闹的南京街头景象。

  再例如,在1937年12月30日,《东京朝日新闻》晨报刊登反映日军占领下的南京状况的专题照片,内容是戴着红十字会袖章的日军卫生班成员在原外交部大楼的医院里,为收容的中国伤兵、俘虏进行治疗与看护的情景。

  1938年1月8日,日本特务机关在上海创办的中文《新申报》上刊登一则从南京发出的新闻通讯,题为《日本军亲切关怀难民,南京充满和睦气氛》,宣称:“南京市的的街道依然沉寂。慈和的阳光照耀着城市西北角的难民区。从死里逃生的南京难民,现在已经受到皇军的抚慰。他们跪拜道旁,感激涕零。在皇军入城以前,他们备受中国反日军队的压迫,生病的人没有医药上的帮助,饥饿的人不能够取得一米一粟,良民的痛苦,无以复加。幸而皇军现已入城,伸出慈悲之手,散播恩惠之露……”德国侨民拉贝在日记中对这篇报道愤怒地斥责道:“这篇文章是一个彻头彻尾、荒谬绝伦的无耻谎言,其造谣手段已达登峰造极的地步。”

  日本随军记者凭空捏造的南京虚假报道却符合与迎合了日本当局的政策与需要,因为它可以掩盖、抵赖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凶残、丑恶与罪孽深重,可以进一步欺骗中国人民、世界人民也包括日本人民。因而这些报道在日本各大小报刊上大登特登,几乎控制了报纸的全部版面,成为当时日本新闻传媒的主流舆论。这些虚假报道产生了一定作用,特别是使得广大日本民众一直对南京大屠杀这一惊天血案一无所知,一直被蒙在鼓里。

  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日方当局如何封锁,关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消息还是由西方各界人士通过不同途径报道了出去。首先是5位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南京进行采访的西方新闻记者,亲眼目睹了日军在南京烧杀淫掠的无数战争暴行,震惊,痛苦,却又无能为力。他们只能以记者的职业本能,立即记录下这些他们目睹的血淋淋的事实,分别在《纽约时报》、《芝加哥每日新闻》、美联社、路透社等媒体上进行了揭露。随即英国《每日电讯》、苏联《真理报》等也相继作了报道。

  在国外新闻媒体揭露日军暴行的同时,中国国内的《大公报》、《申报》、《中央日报》、《新华日报》等,也对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进行了大量的揭露和报道,仅中共《新华日报》自1938年1月至5月间,报道日军在南京暴行的新闻就有10余篇。

  接着,留驻南京的西方侨民把亲眼目睹的暴行详细而真实地记录下来,用书信、日记等方式,向世界揭露。1938年3月,英国《曼彻斯特导报》驻华记者田伯烈(Harold John Timperley)把这些资料汇编成What War Means: The Japanese Terror in China(《战争意味什么:日军在华暴行》),在许多国家出版`。此书的中译文版《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于1938年7月由汉口民国出版社出版发行,郭沫若为此书写了序言。他说:“……这儿不仅横溢着人类的同情,这儿更高涨着正义的呼声。”

  留在南京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马吉牧师,用一架16毫米的摄影机,冒着生命危险,极其隐秘地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拍摄下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副总干事费奇把马吉牧师的胶片从南京秘密带到上海,并在那里制作了4部拷贝,一部送给德国外交官罗森,一部送给英国传教士,一部带回美国,一部留在中国。它向世界揭露了日军暴行。这部影片1991年在美国被重新发现,成为留存至今的当年现场拍摄的南京大屠杀的动态画面。

  南京难民中有一些九死一生逃出血城的大屠杀幸存者,以自己的血泪,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的日军暴行,用日记、纪实等形式,向国内外控诉了日军的暴行,如郭歧的《陷都血泪录》、蒋公榖的《陷京三月记》、李克痕的《沦京五月记》、范式之的《敌蹂躏下的南京》等等,在中外各地出版、发表、流传。

  在这同时,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金陵大学美籍教授史迈士及其助手根据调查资料编写成《南京战祸写真》;燕京大学教授徐淑希根据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资料,编纂成《南京安全区档案》一书。1938年1月初先后回到南京的一些西方国家外交使节也向各国政府报告了南京的情况。这些著作,这些报道、书信、报告,以铁的事实揭露了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真相,引起了正义舆论对日军侵华暴行的强烈谴责,也揭穿了日本新闻报道的谎言,宣告了日本军国主义当局千方百计封锁、掩盖和粉饰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