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有偿代孕被禁 却提义务代孕合法化

目录

可爱的小寒1993

回复 1 楼 2017-02-04

有偿代孕被禁 却提义务代孕合法化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70后、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高龄孕妇井喷式增加。数据显示,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60%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50%在40岁以上。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却有心无力,怀不上孩子了。不孕不育成为想生育二孩家庭的最大心病。代孕技术再次被人所提起,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副教授尹秀云认为,代孕技术的应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法律上的,一个道德上的。即便法律不允许,也不能把代孕悬置起来,完全不考虑。(2月3日《人民日报》)

代孕

  在现阶段,代孕的需求很大部分是合理的,国家在立法上需要以人为核心去考虑,完善相关法规,出台相关操作性较强的细则,如明确允许如何志愿代孕和允许哪些人实施代孕等,用法律和制度来把代孕产生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让代孕技术帮到确实有需要的家庭,并防范志愿、高尚的行为变为经济的、下流的行为,防止代孕向散乱无序发展。人工代孕适度合法化期待尽快有“破冰之举”,否则二孩政策全面放开的制度善意,对想生育二孩的不孕不育家庭而言只能是“虚幻的美好”!

  据媒体报道,近日,针对部分高龄夫妇孕育困难的问题,有专家建议适当放开代孕准入,将人们的目光再次带入代孕这个敏感话题。

  代孕之所以引人关注,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其隐藏的巨大需求。这一方面源于二孩政策释放了很多家庭的生育需求;另一方面就是不孕不育的家庭近些年呈不断上升趋势,他们有着非常强烈的孕育下一代的渴求。

  但在我们国家,代孕虽然没有在法律上被禁止,但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就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这个对广大医务人员具有完全约束效力的规定,事实上禁止了我国代孕工作的展开。

  目前禁止代孕的国家不在少数,特别是欧洲的主要国家,如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等国都立法禁止代孕行为。但允许代孕的国家也为数不少,如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都允许代孕。当然,与之对应的是这些国家对代孕都有非常明确的限定,例如在代孕最为宽松的俄罗斯,虽然允许大量的代孕中介公司存在,但《俄联邦公民健康保护基本法》和《俄联邦家庭法》等法律中明确规定:代孕需要女方拥有确认自身无法生育的医疗证明,而代孕婴儿的父母如果希望将新生儿注册为自己孩子时,需要得到代孕者的许可。

  俄罗斯的做法或许值得借鉴,因为我国当前与其一样都面临生育不足和人口老龄化的问题,鼓励生育本身也符合国家发展的需要。而且与可能的伦理冲突相比,保证符合生育政策的人群拥有做母亲(包括父亲)的权利,应当被优先考虑:繁衍后代是每个生物种群最为本能的要求。所以,对于合理的生育要求不应轻易为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止步。只要在医疗安全和生育质量上有足够保障,并在法律上明确主体间的权责,代孕未尝不是解决生育难题的一条道路。


  推荐阅读:

  曝马天宇代孕生子 隐情颇深

  印度政府全面禁止跨国商业代孕

  关于“代孕”法律问题的探究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874.html

小娇娇776

回复 2 楼 2017-02-04

代孕引发的全国首例“血脉官司”

  代孕作为新兴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极易引发社会伦理问题。为此,我国政府严令禁止非法代孕行为,可仍有不少夫妇铤而走险。2015年3月底,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全国首例因非法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纠纷案件——

  2014年2月5日,农历大年初六,中午,程治国和杨春芝老两口在家中接到儿媳张婧的电话,说他们的儿子程海洋肚子疼得厉害。他们当即催夫妇俩去医院,可电话里远远传来儿子的声音:“算了,也许休息一会就好了。”然而,当天,程海洋死于突发的重症急性胰腺炎。

  程治国夫妇痛不欲生,但看着哭成泪人的儿媳,他们说以后会帮她照顾刚满三岁的龙凤胎宝宝。没想到,三天后,张婧拿来一份亲子鉴定书,说要证明两个孩子与丈夫的亲子关系,还说他们要不信,可以先拔下丈夫的头发收起来备用。程治国夫妇愣住了。尽管他们知道,这对孙子孙女确实有些特别——他们是儿子儿媳找人代孕所生。

  程海洋与前妻曾育有一儿一女。2007年,他和从事幼师工作的张婧再婚后,一直没要上孩子。一天,夫妇俩找到老两口,说他们想做试管婴儿;而且,由于张婧的子宫壁太薄,他们计划找人代孕。身为儿科医生的杨春芝着急了,说“代孕可是违法的”。但小两口态度坚决。不久,老两口听说夫妇俩去外地做试管婴儿,并代孕成功。2011年2月,程海洋夫妇抱回来一对刚出生的龙凤胎宝宝,取名清清和云云……

  儿子出事后,儿媳奇怪的举动让老两口生疑。他们仔细查看这纸鉴定书,发现该鉴定书是武汉一家鉴定机构在孙子孙女刚出生时出具的,结论是“父系关系可能性大于99.99%”。杨春芝感到疑惑,怎么只有父系关系的鉴定书,没有母系关系的呢?张婧答,她的那份被保姆弄丢了。老两口相信了,在儿媳建议下,忍痛拔下儿子的几根头发。

  程海洋刚落葬没几天,程治国夫妇又接到了户籍警的电话,说张婧要迁走孙子孙女的户口。杨春芝再也坐不住了,她趁张婧不注意,悄悄拔下了她的几根头发。经上海一家亲子鉴定中心鉴定,儿子的基因与两个孩子高度一致,而儿媳张婧的却无血缘关系!老两口极度震惊:孙子孙女不仅是儿媳找人代孕所生,连做试管婴儿的卵子都是用的别人的!所以,心虚的张婧才会主动出示程海洋的那份亲子鉴定书,图谋孩子们能继承的那份遗产!去世前,程海洋是一家IT公司的大股东,他名下还有上海的两套房产,股权和房产至少价值几千万元。

  一个月后,程治国夫妇发现张婧偷偷从儿子账户中取走150万元。气愤难当的老两口将张婧告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将孙子孙女的监护权判给他们。2015年3月底,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罕见的监护权纠纷案。庭审现场,程治国夫妇第一次听说了儿子儿媳当年的代孕过程——

  原来,张婧之前因为不孕,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她与程海洋恋爱时,坦白了自己的身体情况,程海洋一再安慰她,说一定会让她拥有自己的孩子。再婚后,程海洋提出找人取卵和代孕的想法,之后,从取精、物色孕母、寻找卵子提供者,到办理出生证明、提供亲子鉴定书,程海洋联系的地下代孕中介机构提供了一条龙服务。2011年2月,张婧赶到湖北,从代孕机构人员手中接过这对可爱的龙凤胎宝贝,以及由荆门一家医院开具的出生证明和亲子鉴定书。

  “事关两个孩子的隐私,我连我父母都瞒着。”张婧说。她更动容道:“三年来,我和孩子们朝夕相处,我非常爱他们,为了他们,我可以不要任何财产!”

  面对这起全国首例因非法代孕引发的监护权纠纷案,法院审理认为,在夫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以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婚生子女,父母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于《婚姻法》相关规定。该规定所指向的受孕方式为人工授精,孕母应为合法婚姻关系的妻子,而本案所涉及的生育方式为代孕,目前尚未被法律认可。张婧既不是孕母,也不是卵子提供者,她与两名未成年人无任何血缘关系,故不能以亲生母亲身份获得监护权。另外,张婧与两名未成年人之间因欠缺法定的必备要件也不构成合法的收养关系。对于代孕过程中产生的提供卵子的遗传基因主体、代孕的孕母以及实际抚养的女性各异的情况下,实际抚养的女性是否构成拟制血亲关系也并无法律规定。

  2015年7月29日,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程治国夫妇作为祖父母,享有对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判决下达后,张婧终于意识到,为生孩子,她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引发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对此,她悔不当初。程治国夫妇回想起曾经的天伦之乐,几度落泪。而面对和养育自己的非血缘母亲的分离,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长大后或许也终将眼泪纷飞。审判长李欣说:“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本应享有幸福的权利,却由于父母知法犯法的行为,为原本幸福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大海诺

回复 3 楼 2017-02-04

代孕妈妈反悔后 孩子该归谁

  孩子判给了代孕妈妈

  蔡某是厦门一家电子公司的老板,2004年,其上高中的女儿不幸遭遇车祸,被撞成植物人,3年后离世。蔡某的妻子年近半百,难以再孕,蔡家成了“失独”家庭。因求子心切,蔡某经中介,找离异女子瞿某为其代孕生子。

  据蔡某称,当时说好代孕期间月生活费5000元,抱小孩时再付20万元,但没签书面合同,只是口头约定。后按瞿某的要求,将月生活费提高到1.5万元,先后给了20多万现金。

  在妻子默许下,蔡某和瞿某保持了一年多的性关系。去年8月,瞿某生下非婚生女孩小琴,但事后拒绝将孩子交给蔡某夫妇抚养。瞿某否认“代孕”,称孩子是她与蔡某的情感结晶,“不忍心孩子刚出生就离开自己”。

  多次沟通未果,愤怒的蔡某不再向瞿某提供经济支持。36岁的瞿某没工作,无法独立抚养孩子,遂起诉49岁的蔡某,索要抚养费。

  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原、被告对非婚生女都有抚养的权利和义务,但哺乳期的子女应以跟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宜。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非婚生女小琴由瞿某抚养,蔡某需支付给瞿某抚养费64万元至以小琴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

  法律分析

  其实不是代孕 而是非婚生育

  律师认为,我国目前尚无法律法规对“代孕”行为作出规定,但本案的情况不同于普通代孕。普通代孕是由夫妻双方提供精子与卵子,通过试管技术,将受精卵植入代孕妈妈的子宫内,由代孕妈妈十月怀胎,最终生下婴儿,婴儿与代孕妈妈不存在血缘关系。

  而此案中,蔡某与瞿某发生性关系,婴儿是蔡某与瞿某的孩子,与蔡某妻子没有血缘关系。律师说:“这并非普通代孕,而是蔡某经过妻子默许的非婚生育。在这种情况下,瞿某是婴儿的亲生母亲,蔡某是婴儿的亲生父亲。”

  有违公序良俗 代孕合同无效

  至于蔡某和瞿某的口头合同,首先双方各执一词,因此不能确认是否存在口头合同。假设瞿某承认与蔡某的口头合同,而此时又不想把婴儿交给蔡某,这个口头合同是否生效呢?律师认为:“蔡某与瞿某事先通过口头合同的方式,约定通过性关系来受孕,蔡某支付生活费给瞿某,而瞿某生育的子女交由蔡某抚养。这其实就是婴儿父母事先将抚养权、监护权进行买卖。”

  但是,抚养权、监护权能否通过合同进行买卖呢?虽然合同法和民法通则都没有明确的规定。但《合同法》第七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第五十二条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合同无效。”

  律师认为,如果蔡某和瞿某的合同能够确认,就需要分析一下,是否存在违反和损害社会公德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

  目前我国的法律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之所以法律鼓励试管婴儿等辅助生殖技术,就是肯定夫妻间的生育权,肯定父母和婚生子女的亲权。

  但非婚关系男女间的生育就不一样了。首先,《婚姻法》禁止重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法律不认同非婚姻关系男女之间的生育。而该行为也是违反公序良俗的。“如果一个男人以没有婚生子女为由,可随意地购买别人的子宫,与别人发生性关系,这样做既伤害了婴儿生母的亲权,也伤害了孩子的感情,甚至会伤害妻子的感情。将婚姻、亲权等家庭伦理关系变成了买卖关系,这与社会的公序良俗是违背的。”律师认为,即使蔡某和瞿某的口头合同能确认,法院也应认定该合同无效。

  孩子判给代孕妈妈 合理合法

  此案的结果未遂蔡某的愿望,蔡某不仅没得到婴儿的抚养权,还要支付64万元抚养费,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律师说,蔡某与瞿某的口头合同无效或者无法确认是否存在,那么就不再是“代孕”问题了,而是婴儿抚养权或者监护权的问题。

  我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条规定: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由此看来,婴儿被判给瞿某抚养是有法律依据的。

  但也有人质疑:瞿某没有工作,无法独立抚养孩子。所以,把婴儿判给瞿某不如判给有经济能力的蔡某夫妇比较合适。

  对此,律师说,最高院意见第一条规定:母方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孩子可随父方生活: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子女不宜与其共同生活的;有抚养条件不尽抚养义务,而父方要求子女随其生活的;因其他原因,子女确无法随母方生活的。据此来看,瞿某不具备任何一种情形,所以,将婴儿判给瞿某是合法合理的。

  等孩子两岁以后,如果瞿某出现因病因残无法抚养、不尽到抚养义务、对孩子身心健康不利这些情况,蔡某若诉至法院要求变更,是可以要回孩子抚养权的。

  或者孩子长到10岁以上,自己愿意跟蔡某生活且蔡某有抚养能力;或者蔡某和瞿某事后都自行改变主意,协议变更抚养关系,出现以上这些情况,法院是可以判决把孩子交由蔡某抚养的。

  父应付抚养费 孕母要尽义务

  虽然代孕本质上属于出卖身体器官的使用权,但代孕妈妈和代孕所生子女之间仍具亲子关系。在法律关系上,代孕妈妈与所生的孩子属于自然血亲下母子关系。代孕妈妈享有作为母亲对儿女的所有权利,也应尽到作为母亲应尽的义务。若不尽义务,孩子的父亲就可以此提起变更抚养权的诉讼。

  至于抚养费问题,律师认为,代孕所生子女在法律上属于“非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因此,在变更抚养权之前,蔡某应负担孩子的抚养费至其独立生活。如果以后抚养权变更,同样,代孕妈妈瞿某也要负担孩子的抚养费。

  合同无效 代孕妈妈应当退费

  蔡某前后支付瞿某生活费20多万元,若双方口头协议无效,瞿某该不该归还这些费用?

  “按照法律规定,无效的合同,双方应恢复到合同签订前的情况,也就是说,接受现金的瞿某似乎应当还钱。”律师认为,在双方不存在有效的合同约定的情况下,双方就没有相应约定的权利义务,所以应当看法定情况。从双方的意思表示来看,蔡某与瞿某发生性关系从而受孕,是双方自愿的,因此谁都不必承担什么责任。而蔡某给予瞿某的生活费,是其以为口头合同有效的原因下才自愿给与的。“在所谓的口头合同无效的情况下,瞿某接受蔡某的钱就失去了合法的根据,在法律上,属于不当得利,应返还给蔡某。

  所以,只要双方就给付生活费的事实和金额能够核对一致,若蔡某索要此款,瞿某应当返还。”

  此外,假如蔡某对代孕期间的瞿某产生了感情,瞒着妻子,将家里的房、车送给瞿某,瞿某又该不该归还房子、车子?

  律师认为,从法律角度来看,蔡某若将房、车赠与瞿某,属于事实上的赠与合同。但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蔡某是无权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只有蔡某的妻子追认合同,合同才有效。也就是说,除非蔡某的妻子事后同意蔡某赠房、车,这种赠与才不能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