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网 > 留学论坛 > 社会 >

网曝科技公司性骚扰成风 优步不是个例

目录

QQ1053538388

回复 1 楼 2017-02-21

网曝科技公司性骚扰成风 优步不是个例

优步

  周日,一位前Uber女性工程师公开了她在这家独角兽创企工作一年时间里遭到的性骚扰经历。

  Susan Fowler说,她遭到了性骚扰后立即向Uber的人力资源部门反应,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Uber首席执行官Travis Klanick对此表示将对此事进行调查。

  不幸的是,Fowler在Uber的性骚扰遭遇在科技领域其实一点也不罕见,根据2016年Elephant数据,近60%的科技公司女性曾反应遭到性骚扰。而Fowler向Uber人力资源部门求助失败的经历在科技公司也很普遍。

  这些年来我们少听过科技领域的性骚扰事件,大概最引公众关注的要数2012年的Ellen Pao起诉KPCG的性别歧视一事。2014年,前GitHub工程师Julie Ann Horvath也公开了她遭受的性别歧视和恐吓经历。还有就在去年,Squarespace前员工Amelie Lamont也指控公司存在明显的种族与性别歧视。

  但是那些作恶者却似乎没受到丝毫影响,如果怼上法庭,这些案件也很少会判定性骚扰受害者胜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即便有证据,性骚扰依然难以证明

  其次,由于雇主下达的禁言令禁止员工讨论任何不利于雇主的言论,我们也很少能够听说此类性骚扰事情。遣散费条款也通常会阻止接受者公开他们在公司时发生的事情,其中当然也包括性骚扰事件。

  尽管有禁言令,人们依然向我们诉说了他们在科技公司的性骚扰经历。在Fowler发布文章之前,我还与其他人沟通过。为了保护他们的隐私,我们隐去了他们的真实姓名和曾经工作过的公司。我只能说,下面提到的公司中有三家是有头有脸的大型上市科技公司。

  他已婚也有孩子,经常在公司活动上喝醉然后性骚扰我团队里的女性员工。——Joe

  在这家公司,性骚扰女下属已经是公开的问题。公司前男性经理(化名Joe)透露。Joe表示他不止一次看到他的女下属遭受公司高管的性骚扰。

  也不止一次,Joe陪着他的女员工一起前往人力资源部反应此事。

  “但是没有一个作恶者受到任何惩罚。”Joe说。

  请求调查无果后,Joe说,他团队中的一名女性离开了公司并获得了6个月的遣散费,而正常情况下的遣散费只有两周。同时,经常对该女性进行性骚扰的原公司销售主管竟被提拔到管理层。

  显然,公司CEO知道针对这人的指控。他也知道这人曾经在其他公司也因为性骚扰被赶出公司。但是这并没有妨碍CEO继续雇佣案底累累的他。“高层管理沆瀣一气。”Joe表示。

  在公司某次活动上,有位高管把手放在我腿上,试图亲吻我,还要求我也亲吻他。——Amy

  这位女经理(化名Amy)表示:“几天后,我向我们的人力资源部门说了这件事,同时还叫上了我的一个下属,她也被同一个人性骚扰过。”

  对方向Amy保证,这人的行为不被容忍,并且不会再发生相同的事情。

  “虽然那人行为有所收敛,但是他也从未受到任何处罚。”Amy说,“谁知道他们有没有真的管管这事。”

  Amy在其他团队中也有过另一次性骚扰经历。那次她依然反应给了人力资源部,不过依旧没有任何处罚措施。

  “我想,大概其中一个问题在于,想正确处理这种事情的人在处理这类事情时仍觉得尴尬吧,”Amy说,“我的意思是,从管理者的角度来看的话。对我有非分之举的两个人的上司都向我表达了歉意,但是当我们当面谈论时,我能感受到他们就必须对此事采取惩罚措施表示为难。作为这类事件的受害者,我很难感到宽慰。我希望能够感受到些许的补偿,但我什么都没得到,也没有看到任何作为。我觉得大概问题就是,管理者必须处理这些突如其来的事件,而他们又难以启齿。到最后,你能说什么呢?又能做什么呢?你如何评判好坏呢?到最后我替人力资源经理感到尴尬,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我。”

  Joe在的那家公司,在他还在职的时候,他说情况只变得对女性越来越不利。当公司想要招聘一名新的高管时,另一个问题又浮出水面。CEO试图招聘的那个人,曾面临两次来自前员工的性骚扰指控。最终,他被迫辞职。然而,CEO对他就是一见倾心,无论如何还是聘用了他。很多员工都对此表达了不满和鄙夷,结果就是CEO开除了这些人。Joe说,他在公司的时候,这位新高管多次对女员工有“变态”举止。

  “这种行为甚是猖獗,而且没人能管。”Joe说,“即便管了,也没人知道结果如何。”

  还是这家公司,Joe说,曾经有个被提拔到高管位置的人跟他透露了自己的管理心得:“征服手下的人,让他们变得容易掌控。”那人还特别强调女人更容易被掌控。

  不幸的是,人们往往没有勇气站出来指责这些高位者,Joe说。确实是这样。高管们手中掌握着你前程好坏的生杀大权,正如Fowler指责Uber中所提到的一样。

  “间接地说,硅谷的文化氛围让性骚扰变得可接受。”Joe说。

  在另一家公司,Joe说,一位高管性骚扰了下属。CEO知道后旋即要求这位高管辞职,不过却允许他作为公司顾问留下。

  “我遇到的问题都是,当这些性骚扰事件发生后,肇事者从未被真正地惩罚过,”Joe说,“还是有公司会雇佣他们。”

  另一位女性(化名Stacy)曾在科技行业工作了有二十余年。她说,性骚扰自她在科技领域工作以来都是个难解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仍在继续。

  公司一位高管和我谈话时抓挠丁丁并多次在我面前显露自己的隐私部位。——Stacy

  “我向人力资源经理反应了这件事,然后她告诉我她知道这人的行为,她十分清楚这个人的德行。当时我还觉得自己有了依靠。但是第二天,我被记过迟到十分钟。”

  虽然这件事发生在2002年,Stacy表示如今环境并没有任何好转。在她现在的科技公司里,她也曾向人力资源部反应过其他领导层的不当行为,但是“当我向公司反应了此事之后,我得到的答复是领导层不会对此进行任何处理,因为你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有技术才华的人,所以就当什么都发生好了。尽管这个人早就劣迹斑斑。”

  不过,Stacy说她还是打算在公司呆下去,因为她知道换家公司情形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以上仅仅是科技圈的几个案例,在性骚扰几乎成风气的时代,我可以说这种案例还有很多很多。如果性骚扰如此之根深蒂固,我们该怎么办?

  Amy认为,管理者在处理性骚扰问题上需要更好的职业培训,因为员工对他们上级的信任程度大于人力资源部门。

  “如果你的老板或部门负责人负责这方面的培训,并且确保性骚扰不会发生,事情会好转很多。”Amy说。


本帖地址:http://bbs.liuxue86.com/920903.html

谭笑头

回复 2 楼 2017-02-21

优步聘请司法部长调查性骚扰案

  北京时间21日早间CNBC称,美国打车软件公司优步(Uber)CEO卡兰尼克周一晚间向公司全体人员发出电邮,宣布美国前司法部长霍尔德(Eric Holder)和他所在Covington & Burling律师事务所另一位合伙人将领导对优步性骚扰案展开一次独立调查。

  卡兰尼克在电邮中表示,参与此次调查的还包括优步董事会成员Arianna Huffington、首席人力资源官Liane Hornsey,以及副首席律师Angela Padilla。

  此前一天,优步前网站可靠性工程师(SRE)、科技书作者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在个人博客上发文,揭露了她在优步工作一年期间被男上司性骚扰、并遭受打击报复的经历。

  福勒于2015年11月加入优步,据她所称,在入职第一天,新上司就在公司内部的聊天工具里对她进行性骚扰,赤裸裸地表示“他正在寻找女人性交。”

  福勒立即将这些聊天信息截屏,并向人力资源部门进行举报,但收到举报的高层管理人员对此回应称,这位男上司是“初犯”,而且他的业绩表现出色,公司不会因为一个对他来说可能是“无辜的错误”来惩罚他。

  但福勒在与其他女同事交流后发现,在关于此人是否“初犯”这一问题上,“很明显人力资源部门和管理层在撒谎,”这既不是他第一次对女同事进行性骚扰,也不是最后一次。

  福勒还指控优步公司内部存在性别歧视现象,这些现象最终让她忍无可忍,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

  优步CEO卡兰尼克随后发表声明称,将对这些指控展开紧急调查,“对这种情况绝不姑息容忍。任何人如果有此类行为或认同这种行为都将被开除。”


云中有眼1

回复 3 楼 2017-02-21

优步CEO回应前员工博文

优步性骚扰

  优步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日前面向全公司发布邮件,宣布将启动对公司内部性骚扰问题的调查工作。

  据悉,此举是为了回应公司前雇员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发布的一篇博客,在该篇博客中,福勒宣称自己在优步工作的近一年时间内,先后过遭遇一系列性骚扰以及性别歧视行为。

  CNBC网站报道称,针对本次性骚扰指控的调查工作,将由前任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的另一位合伙人共同带队。 优步公司董事会成员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以及新近雇佣的人力资源负责人等也都将参与本次调查。

  “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新任经理就通过公司聊天软件给我发了一连串的信息。他说自己正处在一段开放式的关系之中,女朋友正在寻找新伴侣且悠闲自在,不过他却并非如此。虽然尝试着不要在工作场合找麻烦,但是他却控制不住,因为正在寻觅能够寻欢作乐的对象。”福勒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写道。

  CNBC报道称,卡兰尼克的邮件并没有提及福勒博客中的细节内容,而是谈及了公司的性别分布。

  “对于优步技术团队的性别比例,许多人都有疑问。”卡兰尼克在邮件中称,“如果你看一下我们的工程、产品管理以及科研人员阵容,你会发现他们中已有15.1%是女性,这一比例在去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至于参考数据,脸谱公司是17%,谷歌公司是19%,推特是15%。”


  推荐阅读:

  旧版优步将于27日下线 优步退出进入倒计时

  “黑车”的优步

  网约车女司机凌晨被杀 嫌犯刚满18岁